正文 我的命可在你的手上了
穆歡歡……現在立刻帶著目標任務撤離聽到了沒有,部長要求你安全將目標人物轉移!"

汪銅辛吼叫著,可是穆歡歡卻選擇了無視.

"不好意思!"穆歡歡對著韓真希說了一聲用槍柄敲暈了她.

她快速將韓真希拖到車旁,動作迅捷的跳下下水道朝著剛才霍辰西進去的那一間安全屋跑去.

"小白……你告訴我從迷宮出來的路線!漩"

"我這邊畫面里已經沒有霍辰西了,迷宮這邊只有這麼一個監控器!"白浩晨急道.

"穆歡歡我命令你現在馬上撤離."汪銅辛已經急眼了.

"剛才你看到霍辰西的時候在哪?烀"

"我正在嘗試按照建築結構確定霍辰西位置."

"切斷所有監控和頻道!"汪銅辛道.

那邊管理頻道的女孩抬頭看了汪銅辛一眼.

"我說切斷!"汪銅辛吼道.

女孩立刻切斷……

白浩晨太專注都沒有注意,他開口道:"歡歡……位置在……"

"喂?"穆歡歡這邊突然就斷了聲音.

白浩晨猛然回頭看著汪銅辛.

"你瘋了!"白浩晨起來一把揪起汪銅辛的衣領,卻被汪銅辛擒拿住直接按在了辦公桌上.

"你會害死他們的!"白浩晨吼得面紅耳赤可是就是無法掙脫開汪銅辛.

整個辦公室都靜了下來,這樣的狀況在這個辦公室還是第一次發生.

"穆歡歡沒有了幫助,知道自己救不了霍辰西自然會出去帶著目標人物離開!"汪銅辛咬緊了牙一字一句,"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帶著目標人物離開,為了達到目的……犧牲多少人都不再會你懂麼!這就是特工的價值!"

"另外……"汪銅辛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白浩晨……你要知道誰才是老大!懂麼!"

"我老你媽他大爺!你他媽放開我!"白浩晨怒吼.

這是白浩晨第一次罵人,指揮室里都安靜了下來.

"把他給我關進禁閉室!"汪銅辛面子上掛不住喊了一聲,立刻過來了兩個特工將白浩晨架走了.

—————————千千分割線——————————

穆歡歡一把將耳麥摔在了地上,瞳仁一片陰涼.汪銅辛要是能活著回去一定宰了你!

穆歡歡跑進了迷宮,卻在路口犯了難,她喊了一聲:"霍辰西!"

霍辰西腳下步子一頓,似乎聽到了穆歡歡的聲音……他往後退了兩步……

"霍辰西!"

穆歡歡的聲音再次從這便傳來,霍辰西快步朝著那邊走去.

穆歡歡見沒有人回答,握著槍的手一緊沖進了迷宮中,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穆歡歡額頭沁出了汗珠.

突然聽到腳步聲穆歡歡猛然舉槍,可出拐彎處出來的居然是霍辰西.

穆歡歡舒了口氣.

"你怎麼又進來了?"霍辰西眸子眯起一把扣住穆歡歡的手腕往外跑.

"救你!"穆歡歡道.

霍辰西回頭看了穆歡歡一眼,握著她小手的手猛然收緊,他緊咬著牙……一雙宛如陰鷙的眸子直視前方.

霍辰西一直在算時間……還有三十秒,所以走下水道出去時間不夠!走出迷宮那頭的那道門,他帶著穆歡歡走到了一個十子交叉點,霍辰西停下步子閉眸聽了聽……毅然決然的拉著穆歡歡朝右邊跑去.

果然……跑到這條路的盡頭,右側拐彎之後就是出去的門.


霍辰西腳下的步子越發的快……他心里念著倒數計時……

終于在霍辰西念道3的時候他一腳踹開了門帶著穆歡歡跑了出來……2……1……

"碰——"

霍辰西護著穆歡歡撲倒在地……

房屋爆炸,指揮室那邊所有的畫面都是一片火海只是消失不見,就連莫暢所監控的交通監控器也被爆炸的碎片砸的失去了畫面.

汪銅辛著急的問道:"穆歡歡出來了沒有!"

莫暢瞳仁一顫,抬起頭看著汪銅辛:"沒有看到……"

汪銅辛瞳仁一窒.

"呃……"穆歡歡發出一聲呻-吟,手指微微動了動……那剛才熱浪從後面襲來燙的穆歡歡脊背直發麻!

穆歡歡的脊背……額頭都是鮮血,霍辰西也是……

熊熊大火將整棟房子點燃,霍辰西和穆歡歡艱難的站起身,兩人看著對方額頭上的鮮血……似乎是因為劫後余生竟是都笑出了聲.

霍辰西對穆歡歡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穆歡歡一動疼得呲牙咧嘴……還是朝著車那邊走去.

—————————千千分割線——————————

穆歡歡霍辰西回到酒店的時候,韓真希還沒有醒.

穆歡歡赤腳進浴室解開衣扣轉身,將衣服拉下看著自己的脊背……全都是玻璃渣.

突然浴室門被拉開,穆歡歡警覺的將衣服拉上.

霍辰西光著膀子,手里拿著酒精鑷子和四盒創可貼:"別擋了……我都看過."

穆歡歡白了霍辰西一眼.

霍辰西將穆歡歡轉過去,小心翼翼將她衣服褪了下來……看著穆歡歡既背後的碎玻璃渣眉頭一緊……正要解開穆歡歡的文胸,穆歡歡卻扣住了霍辰西的手:"就這樣可以了!"

霍辰西抬頭通過鏡子看了眼表情堅決的穆歡歡,笑著點頭:"有點疼……你忍著點."

霍辰西用鑷子小心翼翼的將那些碎玻璃夾了出來,然後用酒精清擦拭傷口……

"嘶……"穆歡歡疼得緊咬著牙垂下頭,整個脊背都僵硬了……額頭上沁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放松……放松……"霍辰西替穆歡歡貼上了創可貼,"現在條件有限……只能這樣了."

穆歡歡從鏡子里看到表情認真的霍辰西眉頭突然一緊道:"這個陷進去……可能要吸出來,你忍著點."

說著……霍辰西滾燙的唇瓣就已經覆在了穆歡歡的傷口處,穆歡歡扣著洗手台的手驟然一緊,整個脊背都僵硬了.

霍辰西吸出來之後將鮮血吐進了洗手池內,那沾染著鮮血的玻璃渣看起來竟是美麗極了.

霍辰西處理的很仔細……一點一點都替穆歡歡清理乾淨了.

穆歡歡將衣服套好,轉頭看著霍辰西:"你的脊背呢?我看看……"霍辰西撚起一個酒精棉花球直接按在了穆歡歡的額頭……

"啊……"穆歡歡輕呼了一聲躲開抬手護在了自己的額傷口上.

"別動!"霍辰西用創可貼替穆歡歡貼好了頭上的傷口,卻發現脖子上也有……他勾起穆歡歡的下顎,處理好了穆歡歡頸脖的傷口之後,把鑷子交給了穆歡歡,"我的命可在你的手上了……"

說著霍辰西轉過身坐在了浴缸上,背對著穆歡歡.

當霍辰西那慘不忍睹的後背映入穆歡歡眼簾的時候,穆歡歡瞳仁一顫……和霍辰西的後背相比自己的簡直是都是微不足道!

鮮血混著汗水順著霍辰西的脊背向下蜿蜒,他的後背除卻玻璃渣之外還有木頭渣和別的什麼東西,穆歡歡這才想起……爆炸的那一刻,霍辰西是將自己護在了身下的.

穆歡歡抬手一手扣著霍辰西的肩胛,一手拿著鑷子小心翼翼的為霍辰西清理後背,霍辰西竟是一聲都不吭,脊背也沒有僵硬.

穆歡歡剛開始還擔心這些創可貼用不完,看來是多慮了.

穆歡歡一邊清理……發現霍辰西的後背還有好多疤痕,有的已經淡了……但是有的還是可以看的出來,她低聲問道:"你以前受過很多傷?"

"嗯……"霍辰西應了一聲,"你身上……原本也有很多傷痕的吧."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