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是什麼?總統?
穆歡歡一下子就笑開來,笑的越發的魅惑人心:"if-you-can-don't-ask-telephone,,don'task-name,don't-ask-address……in-my-husband-e-back-to-leave,you-can-go-up-a-drink,do-you?(如果你可以做到不問電話,不問姓名,不問住址並且……在我丈夫回來之前離開,就可以上去和我喝一杯,願意麼?)"

"噹——"

電梯到了.

詹姆斯一下子就笑開來嗎,這根本就是正中了詹姆斯的下懷,他笑道:"it's-good!(當然.)"

穆歡歡低笑一聲,抓住詹姆斯的手臂將他拽進了電梯,正好霍辰西給的房卡用上了漭.

3708總統套房.

詹姆斯一進去不由得在心里感歎了一下,皇家酒店的總統套房果然華麗無比.

穆歡歡放下手提包走至吧台抽了一瓶酒,問道:"this-bottle-of-wine-ok?(它怎麼樣?)直"

詹姆斯微笑點頭,解開了自己西裝紐扣脫下……看著穆歡歡正在開瓶,輕笑了一聲轉身坐在沙發上打量著四周.

穆歡歡在酒里加了點東西,俗稱……嗨粉,穆歡歡是想在詹姆斯嗨的迷迷糊糊之後問一些東西.

她隨意脫掉了高跟鞋,赤腳拿著酒瓶和兩個高腳杯跪坐在沙發前的白色毛絨毯上,倒了兩杯酒,一杯遞給了詹姆斯:"cheers……(干杯……)"

"cheers……"

美色當前詹姆斯直接一飲而盡,穆歡歡只是淺淺抿了一口將酒杯放在一旁,隨手拉過一個抱枕抱在懷里,單手撐著頭部問道:"what-kind-of-work-do-you-do?(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are-you?(你呢?)"詹姆斯問.

"me?(我?)"穆歡歡一下子就笑開來,"my-job-is-to-chase……my-husband,follow-the-footsteps-of-my-husband……to-catch-his-mistress,you-konw……his-honey.(我的工作……就是在捉-奸,跟著我丈夫的腳步……去抓他在全世界給地的小甜心.)"

詹姆斯也輕笑了一聲:"interesting-job.(很有意思的工作.)"

"are-you?(你呢?)"穆歡歡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看著詹姆斯.

"i……i-work-for-the-country.(我……我為國家工作.)"詹姆斯似乎對穆歡歡也沒有什麼防范,畢竟一夜露水之後誰還認識誰.

"a-civil-servant?(公務員?)"穆歡歡笑開來,"in-our-china's-most-don't-need-is-a-civil-servant.i-am-also-civil-servants,but-later-married-later-resigned,suchcalculatinge……we-can-called-colleagues.(在我們中國最不缺的就是公務員了.我也考上過,不過後來結婚了之後就辭職了,這樣算來……我們可以稱作同事呢!)"

"i-and-your-nature-of-work-is-not-the-same.(我和你們的工作性質不一樣.)"詹姆斯似乎是有點得意,"what-you-said-civil-servants,may-be-to-run-errands-or-something,,but……i-am-the-state-is-very-important-one-of-the-members.(你所說的公務員,可能就是跑跑腿什麼的,我……可是國家很重要的成員之一.)"

穆歡歡笑著起身坐在了沙發上,身體朝著詹姆斯靠去,笑聲爽朗清澈:"of-what?president?(是什麼?總統?)"

"that-is-not-to……(那到不是……)"詹姆斯眸子盯著穆歡歡豐盈柔軟的唇瓣,心跳的速率有些快……他朝著穆歡歡靠近,"if-i-say-i-am-agent,you-believe-that?(我如果說我是特工你信麼?)"

穆歡歡一下子就笑開來,起身跨坐在詹姆斯的身上……躲過了詹姆斯剛才差點親上她的唇.

詹姆斯看著騎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喉頭已經開始滾動,穆歡歡笑容燦爛極了,聲音里全都是滿滿的誘-惑:"哇哦……那麼,最近有什麼刺激的經曆能給我講講麼?"

穆歡歡十分緩慢的解開了詹姆斯襯衫的第一顆紐扣,慢的……撩人心弦.

詹姆斯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大手已經環住了穆歡歡的腰身……順著她光潔的脊背向上輕撫:"現在我已經不執行危險任務了……"

"我難道不危險麼?"穆歡歡小手曖昧的下移……解開了詹姆斯的第二顆紐扣.

詹姆斯的呼吸更加的急促……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是……你即危險又誘-人!"

穆歡歡一下子就笑出了聲,她將詹姆斯在自己脊背來回輕撫的手抓住放在自己的面頰上輕輕磨蹭:"我最喜歡聽特工的故事了……最近有什麼顧氏麼?講給我聽聽."

說著穆歡歡側頭輕咬住了詹姆斯的拇指.

詹姆斯輕哼一聲,笑道:"最近我們抓到了一個別國潛入我們國家的間諜……呃……"

穆歡歡小手滑下唏嗦聲後穆歡歡直接握住了詹姆斯的昂揚,詹姆斯整個人都僵住.

"繼續講……我很喜歡聽."穆歡歡用性撩人的聲音在詹姆斯耳邊低吟,小手又沿著詹姆斯緊實的腹肌向上滑動……

"是由我看管的……"詹姆斯已經再也按耐不住一個翻身將穆歡歡壓在身下.

"那麼……如果我由你看管你會怎麼樣?"穆歡歡眸子里魅惑萬千的笑意讓人根本就拒絕不了.

"我會……和你不停的做-愛!"詹姆斯說著吻就落了下來.

穆歡歡一個翻身兩人從沙發上滾落到了毛絨毯上,紅酒被撞到……撒了兩人一身.

穆歡歡和詹姆斯都笑開來.

她壓在詹姆斯的身上,小手輕撫著詹姆斯的面頰:"不停地做-愛……那你和那個間諜也做了麼?她漂亮麼?"

藥勁已經上來了,穆歡歡明顯看到詹姆斯的瞳仁有些恍惚,他喘著粗氣低低笑出了聲:"她在安全屋……那里到處都是監控,怎麼做?"

"安全屋?"穆歡歡輕笑著咬唇,小手解開了詹姆斯剩下的襯衫紐扣,騎坐在他的身上輕撫著他急劇收縮的小腹,"是你們家麼?"

"當然不是……"詹姆斯急不可耐的伸手想要剝去穆歡歡的衣裳.

穆歡歡卻笑著押在詹姆斯的身上,小手握住他的分身用力收緊.

"呃……"詹姆斯悶哼一生抬頭卻起不來身,雙手緊緊抓住白色的毛絨毯,下體的刺激加上嗨粉藥性發作……詹姆斯現在腦子嗡嗡直響.

"告訴我……安全屋在哪?"穆歡歡的聲音就像是魔音一樣傳入詹姆斯的腦中.

"3……36大街……最盡頭被查封……查封的梅林幼稚園."詹姆斯在一種放松的情況下……加上藥性作用和下體快感的刺激無意識的說了出來.

穆歡歡唇角勾起:"謝謝……"

語罷,穆歡歡一下子敲暈了詹姆斯,起身走進浴室將自己的手洗了一個乾淨.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