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秒,好雄偉的數字!
霍辰西撇了撇嘴點頭示意可以發牌了.

德州撲克……五張公共牌,兩張底牌……

下注後,侍應生發了兩張底牌.霍辰西並未看……只是斜靠在椅背上看著對面的穆歡歡道:"寶貝,人家有名有姓叫穆歡歡!"

穆歡歡拳頭一緊,霍辰西……你就是喜歡占便宜是吧!

詹姆斯看了眼底牌唇角勾起,目光來回在穆歡歡和霍辰西之間轉動漭.

穆歡歡看完了底牌唇角勾起笑看著霍辰西:"哇哦……真是個可愛的名字,那今天怎麼沒有把你的小蜜糖帶來啊."

霍辰西笑開來:"你不是也沒有把你的小甜心馬希斯帶來麼!"

眾人又是一陣唏噓,原來這夫妻倆還雙雙出軌直.

穆歡歡眸子一眯:"我怕馬希斯來了……你會自卑."

"four-players……(四位玩家……)"侍應生放了三張公共牌,然後看向了其中一位道,"should-you-bet,sir.(該您下注了,先生.)"

男人皺眉思索了一會兒,讓了牌……

"check!(讓牌!)"侍應生道.

讓牌讓到了霍辰西面前,霍辰西看了牌直接下了二十萬的注.

"$two-hundred-thousand(下注二十萬.)"

眾人這邊倒吸一口涼氣,這種小賭桌竟然賭這麼大……這是這桌的最大限度額.

霍辰西慵懶的輕笑:"寶貝,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馬希斯的床上功夫好呢,還是我的床上功夫好,我怎麼覺得你對他比對我好!"

穆歡歡握著籌碼的手驟然一緊,險些要將籌碼牌捏碎,她深吸一口氣輕笑著抬頭看著霍辰西,眼神似在說……你非要把咱們兩個人都設計成淫-娃-蕩-婦麼!

霍辰西撇了撇嘴,眼神告訴穆歡歡……你讓我背了黑鍋,汙蔑了我高大的形象,總不能便宜了你吧.

穆歡歡唇角勾起把二十萬籌碼放在了桌上,下注之後風情萬種的開口道:"說道這里我更加好奇,你的小甜心怎麼會對你這個三十秒先生情有獨鍾?"

有人已經笑出聲來……三十秒,好雄偉的數字!

聽著眾人的議論紛紛,霍辰西眸子眯的更緊,三十秒……穆歡歡做人要憑良心!洛杉磯一晚看來是沒讓你好好感受過是多久是吧!

"call.(跟.)"詹姆斯笑過之後也跟了.


侍應生已經憋笑憋得身體都顫抖了,他翻了第四張公共牌.

"親愛的原諒我,面對你……我能堅持三十秒就已經很不錯了!"霍辰西唇角揚起,再次加注二十萬.

圍觀的人再次笑出聲,這兩口子牙口都很厲害……

"bet,$two-hundred-thousand.(加注,二十萬.)"侍應生開口道.

其他人都棄牌.

就是說現在只剩下霍辰西,穆歡歡,詹姆斯三個人了……

詹姆斯還差五十萬就夠一千萬可以上無限制桌了,他現在是激動的很.還有不到三分鍾了……這次一定要贏!詹姆斯握緊了拳頭.

"you-konw-what……(你知道麼……)"穆歡歡唇角勾起,"自從我實話告訴你和你從未有過高-潮之後,你連三十秒都堅持不下來了."

"哈哈哈……"

旁人的人都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

"is-so-funny……thirty-seconds-to-insist-on-not-down!(太有意思了……三十秒都堅持不下來!)"

"don't-look-like!(看起來不太像啊!)"

"this-have-to-try-people-know.(這種事情要試過的人才知道.)"

霍辰西眸子眯的更緊,里面全都是危險的意思……三十秒堅持不下來!很好穆歡歡……我今晚一定要讓你試試!明天要是你還能下得了床……我就不叫霍辰西!

詹姆斯也忍不住笑了一聲.

穆歡歡不用說……跟.

詹姆斯猶豫了一下……抬頭看向霍辰西的和穆歡歡的時候,發現兩人只是盯著對方在看,他抿了抿唇……從他們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關于牌信息,這兩個人根本就是來賭氣的哪是賭什麼錢啊!

詹姆斯覺得自己贏定了,他笑了笑也跟了.

第五張公共牌一出現……

"bet,$one-hundred-thousand.(加注十萬.)"

詹姆斯看向了霍辰西的方向,他居然加注!


穆歡歡最後十萬也跟了出去,詹姆斯眉頭一緊,最後關頭了……他們倆到底是牌真的好,還是真的在賭氣,不過詹姆斯已經沒有時間了……他一咬牙也跟了出去.

"請亮牌."侍應生道.

桌面上的公共牌現在是兩張2……一張黑桃4一張黑桃5一張方片7.

詹姆斯手中的牌竟然是一張2一張5,三條加一對.

詹姆斯滿意的笑開……眾人也是一陣鼓掌.

霍辰西亮牌是一張六和一張八,也就是說順子加一對……是這副牌組合里最好的牌了.

詹姆斯整個人都靠坐在椅背上,完了……沒有希望了.

"叮咚——"

"各位玩家請注意,無限桌席位資格已經停止朝暮,請獲得席位資格的玩家進入無限桌准備開局."

穆歡歡似乎是惱火急了猛然起身死死盯著霍辰西.

霍辰西卻是一臉笑意……

穆歡歡一把抓過手提包棄牌後朝著外面走去.

霍辰西起身系好了西裝的紐扣朝著無限制桌走去,服務生立刻將桌上的籌碼幫霍辰西收拾好提了過去.

詹姆斯一怔……他看著霍辰西進入了無限桌,原來……他已經獲得席位了,不過詹姆斯沒有獲得席位也沒有他想的那麼不好受,至少……自己還有九百多萬美金在手,而且……他側頭看向了正往台階上走的穆歡歡連忙追了上去.

穆歡歡微微側眸……已經看到詹姆斯追了上來,唇角勾起朝著電梯口走去.

詹姆斯追了上去和穆歡歡並排而立,沒有開口.倒是穆歡歡轉頭看著詹姆斯唇角勾起:"is-you……(是你……)"

詹姆斯輕笑了一聲:"you-and-your-husband.……very-interesting.(你們夫妻……很有意思.)"

穆歡歡魅惑萬千的笑開來,她朝著詹姆斯靠近了一步低聲問:"in-our-china.……a-man-and-his-wife-have-s*ex-outside-of-the-woman-is-romantic.(在我們中國……男人和別的女人發生關系叫風流.)"

詹姆斯喉頭一緊正要開口,穆歡歡嫣紅的唇瓣卻再次氣吐幽蘭:"a-woman-and-her-husband-outside-of-the-man-mak*ing-love-is-dirty,what-do-you-think-of-my-mean?(女人和別的男人發生關系叫放-蕩,你不覺得我放-蕩麼?)."

詹姆斯棕色的瞳仁一沉,喉結滾動:"i-think……you-are-very-charming.(我覺得……你很迷人.)"

穆歡歡一下子就笑開來,笑的越發的魅惑人心:"if-you-can-don't-ask-telephone,,don'task-name,don't-ask-address……in-my-husband-e-back-to-leave,you-can-go-up-a-drink,do-you?(如果你可以做到不問電話,不問姓名,不問住址並且……在我丈夫回來之前離開,就可以上去和我喝一杯,願意麼?)"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