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皇家賭場!
"就在後門停著."男人嗅了嗅穆歡歡的發香,***在這震耳欲聾的音樂中更加的強烈,他聲音沙啞低沉,"你很香."

穆歡歡微微一側頭,眸中全都是清冽的殺氣,可是轉眸……她卻又對男人提起了唇.

"後門……人多麼?"穆歡歡性感的聲音就像是給男人的***加了一把火.

"那是我的vip停車位……"男人道,唇瓣幾乎要吻到穆歡歡的耳朵,細微的摩擦……

穆歡歡側頭竟是在男人的耳邊輕哈了一口熱氣,聲音低沉撩人:"i'm-so-hot……(我很熱……)漭"

男人眸的流光肆意越發閃耀,他直起身正要牽起穆歡歡,卻見穆歡歡小手順著他的頸脖劃過胸膛落在了他的小腹……動作輕柔地拽著他的皮帶,起身朝著後門的方向走去.

男人就像是著了魔一樣喉結不住滾動著,跟著穆歡歡一起往外走.

一出後門男人就直接將穆歡歡按在了牆上,一把將穆歡歡的短裙推了上去,唇瓣狠狠朝著穆歡歡吻去知.

"噓……"穆歡歡的食指按在了男人的唇瓣上,眸中帶著魅惑的流光,"別急……我們慢慢來,車……在哪?"

男人笑容越發明麗,他從褲兜里掏出了車鑰匙按下……

"嗶嗶——"

穆歡歡側頭……竟是限量版的法拉利.

穆歡歡看著男人示意過去.

男人輕笑著放下穆歡歡,牽著她的手朝那邊走去,他拉開了後駕駛座的門,可是穆歡歡卻拉開了駕駛座的門對著他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男人眸子中流光一閃坐了進去,穆歡歡輕笑著跨坐在男人身上將車門關上,按動了椅坐按鈕……霎時男人向後倒去……

只聽到男人喉頭發出一聲嗚咽,穆歡歡甚至已經感覺到男人已經昂揚的下體.她笑的風情萬種,手肘狠狠壓在男人頸脖處,從大腿側摸出槍抵在了男人昂揚處.

男人眸子下意識往下一瞄,看到了穆歡歡手中的槍分身居然瞬間軟了下去,他迅速反抗想要從車上拿武器卻被穆歡歡的膝蓋狠狠壓住了手.

"oh,oh……"穆歡歡輕笑了一聲,"if-i-were-you,……i-wouldn't-do.(我要是你……就不會那麼做.)"


"who-are-you?(你是誰!)"男人額頭一下子就冒出了冷汗.

"i-know-you-can-speak-chinese,so……tellme……(我知道你會說中文,所以……告訴我……)被你抓住的那個韓國特工韓真希,現在在哪里?"穆歡歡說著就扣動了保險,男人渾身一顫.

"i-do-not-know!(我不知道!)"男人額頭已經沁出細細密密的汗珠.

"well……this-so-unfortunately(哇哦……這真是遺憾),那……你覺得我先廢了你的寶貝,然後在用別的辦法逼你怎麼樣?或者……你根本就不想要命了,我也可以直接送你去見上帝之後再去找別人問也一樣,二選一如何?"穆歡歡笑的一臉無害風情萬種.

男人緊抿著唇,額頭的汗滑下……

"嘖嘖嘖……"穆歡歡唇角勾起,"流了這麼多汗啊!三秒鍾考慮時間……一,二……"

穆歡歡眸子一沉……

"三!"

"safe-house!she-is-in-the-safe-house!(安全屋!她在安全屋!)"

就在穆歡歡數出"三"的時候男人同時張口,他緊閉著眼喘著粗氣,下體顫抖的厲害.

見穆歡歡沒有開槍,男人送了一口氣,喉結上下滾動著有氣無力道:"she-is-in-the-safe-house,ok?(她在安全屋,行了麼?)"

"安全屋多了,哪個安全屋?"穆歡歡問.

"i-really-don't-known!(這個我真的不知道!)"男人喉結混動的厲害,"i-caught-one-handed-the-counter-intelligence-group-assistant-director-james.(我抓了人之後交給了反情報組的助理主管詹姆斯.)"男人連忙回答.

"很好……現在給詹姆斯打電話."穆歡歡輕笑,"問問他在哪?"

男人看了穆歡歡一眼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然後輸入了號碼之後正要撥出穆歡歡卻阻止了……

"在你打電話之前……我需要先提醒你一下,你的父母還有你那個漂亮的妹妹,對了還有你那個三歲的女兒……他們現在都在我那里做客,要是你不好好配合我……"穆歡歡輕笑著眯起眼,"嘭……懂麼?"

男人瞳仁狠狠一顫.

"有疑惑?沒關系."穆歡歡笑開來,"不信……你可以給家里打一個電話問問你們家那個叫費昂娜的保姆."


男人握著電話的手驟然一緊,他緊抿著唇……手微微一顫.

"我給你機會,可以……重新輸入號碼."穆歡歡唇角勾起.

男人立刻重新輸入了號碼,然後按了公放.

"holle……"那邊傳來詹姆斯的聲音.

"james……whereareyou?(詹姆斯……你在哪?)"男人問.

"i'm-in-casino-royale……what's-up?(我在地下皇家賭場……怎麼了?)"詹姆斯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心情很好.

"nothing……i-just-ask-you-have-time-to-e-to-my-house-to-drink-it?(沒事……我就是問問你有沒有時間來我家喝酒嗎?)"

"drink?why-do-you-want-to-drink?(喝酒?你為什麼想喝酒了?)"詹姆斯有些詫異.

穆歡歡眸子一沉,槍抵在了男人的眉心,男人驟然深吸一口氣顫抖著開口:"you-know……themoodisnotgood!(你知道……心情不太好!)"

"i-can't-leave-right-now……i'm-going-to-win1thousands-of-qualified-tounrestricted-gaming-tables,i'm-excited-man!what-about-tomorrow?since-you-are-onvacation……you-should-some-time.(我現在走不開啊……我馬上就要贏到1千萬有資格上無限制賭桌了.我很興奮伙計!明天怎麼樣?反正你現在在休假……應該有的是時間.)"

"ok!(好!)"

男人掛了電話,抬頭看著穆歡歡:"casino-royale!(皇家賭場!)"

"good-boy!(好孩子!)"

穆歡歡猛然敲暈了男人,然後將男人的衣服扒光捆綁成了粽子丟進了垃圾箱里,然後大搖大擺的開著男人的車離開.

路上穆歡歡撥通了白浩晨的電話:"白浩晨……立刻把美國cia反情報組的助理主管詹姆斯的資料傳給我!盡可能詳盡."

"馬上傳到你的手機."白浩晨道.

白浩晨早就接到了密令,在任何情況下無條件幫助穆歡歡,雖然白浩晨不知道是什麼任務,但是他不想讓穆歡歡出事,所以穆歡歡的要求自然是全體照辦.

從白浩晨傳過來的資料中穆歡歡大概了解了一下,原來詹姆斯和剛才那個男人邁克是多年的好朋友,難怪說話那麼隨意,居然可以直接告訴邁克自己在賭場.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