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別讓我失望
霍辰西抬眼看著穆歡歡,通過這件事後……穆歡歡倒是對霍辰西有一個很意外的認識,她輕笑著起身牽著珍妮弗的手朝著國-家-安-全-局派來的車方向走去,珍妮弗一直往回看,不斷的對霍辰西揮手.

霍辰西站在飛機旁看著那一大一小上車的背影,唇角勾起也轉身上了飛機.

穆歡歡陪著一起把珍妮弗安排在安全屋,穆歡歡告訴珍妮弗聽這里叔叔阿姨的話,之後回家收拾了一下就被帶去見了裴浩偉.

因為這次任務太重要不容有失,所以國-家-安-全-局除卻裴浩偉,穆歡歡,高世偉之外無人知曉,就連給穆歡歡這些資料的白浩晨都不知道.

"任務我已經了解清楚了,我會按照我的方式完成任務,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立刻派人把珍妮弗送回她爸爸身邊."穆歡歡開口道漭.

裴浩偉輕笑著按了遙控器,電視機打開……

"中國警方于今日下午招開記者招待會,在會上中國警方宣布搗毀了曆史上規模最大的國際販賣少女賣淫集團,該組織專門從事買賣少女的交易.據罪犯交代,該國際犯罪組織在2009年至2012三年期間,一直從事從西方向獨立聯合體國家轉移販賣"活商品"的秘密工作,其中包括英國,美國,加拿大,南非,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的少女.這個犯罪組織網絡一般是把這些少女轉移到a市,通過這個中轉站將少女轉往獨立聯合體國家……警方正在通知被害人家屬,承諾會將所有被害少女安全送回親人身邊."

穆歡歡在那些孩子里竟然看到了怯弱的珍妮弗,不得不說裴浩偉的辦事速度很快,這樣珍妮弗會曝光在媒體的聚光燈下,美國政府也就無所作為了知.

裴浩偉點燃了一支雪茄將去往美國的機票推向了穆歡歡的方向,煙霧繚繞中那雙深邃的瞳仁滿含笑意:"你還有一個小時."

穆歡歡拿起機票之後一言不發的朝外走去.

"穆歡歡……別讓我失望."裴浩偉雙腿交疊靠坐在沙發上,輕笑.

穆歡歡沒有回答關了門離開.

—————————千千分割線——————————

華燈初上,曼哈頓的夜生活從來都不寂寞.

這里時曼哈頓市中心46大街,這里是46俱樂部,是曼哈頓最火的夜店,光從這兩側停著的各色跑車就可以看出能出入這里的不是上流社會那些所謂的貴族……就是電影明星或者官家子弟.

守門的是穿著46俱樂部t恤的五六個個黑人,肌肉發達看上去一拳就能將人打死.守在門外的除卻兩側都是穿著美麗衣服排隊等候入場的男男女女還有個大小雜志社的記者,他們都聚集在對面的角落里抽著煙,只要一有名貴跑車停在46俱樂部的紅毯前,他們就立刻蜂擁而上.

就是站在這外面都能夠聽到里面傳來的音樂尖叫和歡笑聲,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往前看隊伍還有多長似乎下一刻就想要沖進去,可是看到那面無表情的黑人還是不敢越線.


穆歡歡帶著茶色的大墨鏡,開著一亮十分***-包的紅色布加迪威航敞篷版跑車停在了46俱樂部紅地毯前.

"there……(那里……)"突然有記者喊了一聲,大家瘋湧朝著穆歡歡的方向跑來.

幾個記者連忙深吸了一口煙也朝著那邊跑去.

黑人門衛立刻打開阻攔鎖鏈,三個黑人保鏢快速沖了出去,兩個人攔住了那些蜂擁而至的記者,一個人替穆歡歡拉開了門.

穆歡歡唇角勾起,拿了副駕駛的手提包……下車去掉了墨鏡,濃密黑色的大波浪長發隨意地披在肩頭,絲絲縷縷都***誘人!濃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豐厚的雙唇,無時無刻不透露出萬種風情.

穆歡歡一條紅色耀眼的v領時尚連衣短裙橫紮一條金色的寬腰帶,讓原本就火辣的身材更嫵媚動人.穆歡歡穿了雙整整14厘米的細跟鞋.

顯然門衛和記者們看出來穆歡歡是個新面孔,但是他們都認識穆歡歡這輛4550萬美元的跑車,所以門衛還是為穆歡歡大開46俱樂部的大門,歡迎穆歡歡進入:"good-night,,ladies……(晚安,女士……)"

穆歡歡唇角勾起朝里面走去,立刻就有人替穆歡歡將車開過去停好.

夜店內紙醉金迷,糜爛幽暗的燈光閃爍不斷,尖叫歡笑音樂聲震耳欲聾.穆歡歡一進來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畢竟這里來的幾乎都是常客……像穆歡歡這樣出色的新面孔太容易引起大家的注意了.

穆歡歡站在門口目光掃過就已經注意到那個在舞池里和三個女人曖昧起舞的男人,唇角勾起朝著吧台的方向走去.

那一路大膽的男人看穆歡歡是一個人已經對穆歡歡吹口哨了,穆歡歡回頭眉眼如絲的看了眼男人,唇角笑容魅惑……尤其是在這樣的燈光和這樣的音樂下,顯得格外的誘-人.

舞池中的男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一身超短紅裙的穆歡歡,他朝著穆歡歡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一背影已經是引得他的注意.他流光肆意的瞳仁死死鎖定這那個走向吧台的女人,手卻在身旁女人的身上游走,唇角勾起一個笑容.

"miss……(小姐……)"

穆歡歡剛走到吧台前,酒保就把一杯雞尾酒推到了穆歡歡的面前,示意穆歡歡看右側……

穆歡歡微微側頭,見那邊有一個男人正對著穆歡歡舉杯.

穆歡歡輕笑著對男人舉杯,男人就像是得到了希望……立刻端著酒杯朝著穆歡歡走來.


穆歡歡側身靠在吧台前,舞池中的男人只看到了穆歡歡的側臉……瞳仁就已經大放異彩.

"first-time-here?(第一次來這里?)"男人抬眉.

"why?(為什麼這麼說?)"穆歡歡輕笑問.

"you-are-so-shine-if-it's-not-the-first-time-i-should-have-noticed-you.(你這麼耀眼如果不是第一次來我一定早就注意到你了.)"男人笑開來.

穆歡歡輕笑著將酒杯中的酒喝盡,敲了敲吧台示意酒保再上酒,目光在舞池中流連的時候觸及了那個男人的目光,穆歡歡目光一頓歪著頭唇角勾起,媚眼中似有星辰熠熠.

舞池中的男人笑開來,穆歡歡也提起了唇角.

男人拍了拍身邊的舞伴,然後直接朝著穆歡歡走來.

穆歡歡身邊的男人還在絮絮叨叨的說些什麼,穆歡歡轉過頭對他輕笑,看上去像是聽的很認真似的.

舞池中的男人已經走了過來他單手撐在穆歡歡身後的吧台上和穆歡歡並肩而立看著穆歡歡對面的男人.

穆歡歡對面的男人面色一變,連忙離開.

穆歡歡垂眸一笑轉過頭看著自己身邊的男人.

男人側頭仔細打量著穆歡歡的淺笑嫣然的面容,最終被那雙乾淨的眸子所吸引,幾乎深陷其中,性感撩人的聲音在穆歡歡耳邊響起:"china,japan,south-korea-or-……other-countries?(中國,日本,韓國還是……別的國家?)"

"china.(中國.)"穆歡歡唇瓣微啟,帶著酒精和幽香熱氣輕輕掃過他的鼻尖……竟是讓男人扣在吧台的手一緊.

男人輕笑著雙手都撐在吧台上將穆歡歡禁錮其中,唇瓣靠近穆歡歡的耳邊竟是用中文說:"中國……我喜歡中國,我更喜歡和中國姑娘做點特別的,你覺得怎麼樣?"

穆歡歡的小手順著男人的手臂滑上去勾住男人的頸脖:"你的車……在外面麼?"

"就在後門停著."男人嗅了嗅穆歡歡的發香,在這震耳欲聾的隱約中***更加的強烈,他聲音沙啞低沉,"你很香."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