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那就干的漂亮一點
"哈……"霍辰西輕笑了一聲,喉結滾動間那低沉沙啞的聲音從薄唇中溢出,"沒想到……你洗澡也帶著刀?"

"是啊,既然不想死,那……不論在什麼情況下身邊都必須留著武器不是麼."穆歡歡唇角微微勾起,抬手擦了擦自己唇角的津液.

霍辰西抬手將穆歡歡握著甩刀的手推向了一旁,笑道:"我們的時間多的是,不急……"

說完霍辰西唇角帶著邪肆的笑意朝外走去.

穆歡歡看著霍辰西的背影將甩刀收起來別在了腰後,瞳仁中一片寒涼漭.

穆歡歡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幾個女學院似乎聚在一起火熱的討論著什麼,一見穆歡歡卻都連忙斂了笑意站在一旁一句話都不敢說.穆歡歡皺著眉離開.

—————————千千分割線——————————

穆歡歡在醫務室里進行了一個小手術,為的是去除她胸口的傷口.畢竟一個正常人身上出現這種槍傷太過引人懷疑愚.

"好了……"女醫生完工後對著穆歡歡笑了笑.

穆歡歡起身將衣服穿好,眉心皺的像是個疙瘩.

"怎麼了那個表情?"女醫生問道.

學院醫務室的這位王華醫生,從穆歡歡進來的時候就在了,她的任務就是負責去掉這里所有特工身上譬如說胎記之類的東西,當然平時訓練摩擦碰撞頭疼腦熱產生病痛也都是由她負責.

"沒什麼."穆歡歡穿好了外套之後看似無意的抬頭看了眼王華的背影,猶豫間穆歡歡還是張口,"嗨……"

"嗯?"王華轉身看著穆歡歡.

只見穆歡歡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照片遞給王華.

"什麼東西?"王華一愣之後抬手接過了照片,當目光觸及到照片內容的時候……她紅著眸子看向了穆歡歡.

穆歡歡唇角勾起道:"我今天下午就走了,保重."

"謝謝!"王華眼淚一下子就掉了出來,她看著穆歡歡的背影眸子里全都是感激.

良久,她坐在一旁看著照片,里面一個穿著婚紗的女孩子幸福的回頭對著自己丈夫輕笑著.

那個女孩就是她的女兒,在她女兒6歲的時候她被國-家-安-全局帶到了這個地方.因為她是整容界最年輕最著名的醫生,之後就一直在這里,外面所有的親人都以為自己死了.

她從沒有想過自己還能看到女兒的婚紗照,最後一次見到女兒照片的記憶中還是她17歲考上大學的時候,高世偉給自己帶來了女兒的照片卻只是讓自己看了一眼就燒了,王華捧著照片哭出了聲.

那張照片穆歡歡拍了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給王華.這次裴浩偉說讓自己來學院的時候……穆歡歡就把照片帶上了,算是給王華在這永無天日的人生里……一點點光芒.

"鐺鐺鐺——"

穆歡歡敲了敲高世偉辦公室的門.

"進來."

穆歡歡進去的時候,霍辰西雙腿交疊斜靠在沙發上正逗著珍妮弗玩耍,似乎是在給她變魔術.

"again……again……(再來……再來……)"珍妮弗拍著小手很高興的樣子,她一見穆歡歡進來立刻從沙發上跳起朝著穆歡歡跑去,"where-did-you-go?everywhere-i-cannotfind-you,i'm-afraid……(你去哪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我害怕……)"

穆歡歡輕撫著珍妮弗的小腦袋抬頭看向了霍辰西,只見霍辰西一臉邪魅的笑意.

珍妮弗在這里除了自己誰都不信,可是剛才居然和霍辰西玩的很好.穆歡歡看著霍辰西的表情眉頭一緊……那個表情是什麼意思?告訴我他的魅力很大?

"穆歡歡,從你走出學院開始,你的任務就開始了."高世偉看了眼坐在一旁一點都不避諱的霍辰西.

良久,高世偉間霍辰西不自覺出去卻又不好說什麼,只能看著穆歡歡道:"既然你要用你自己的方式,那就干的漂亮一點."


穆歡歡點頭:"一定."

高世偉垂眸間看到了穆歡歡頸脖上的吻痕眉頭一抬,輕笑道:"你可以……帶著你的小女孩,離開了."

霍辰西站起身披好了軍裝:"珍妮弗."

珍妮弗朝著霍辰西跑了過去,霍辰西躬身單手將珍妮弗抱起來,笑眸深深看了眼穆歡歡朝著外面走去.

穆歡歡輕笑一聲跟上.

飛機上,珍妮弗坐在霍辰西的腿上一個勁的"again……again……"纏著霍辰西給她變魔術.

穆歡歡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看著外面那一片湛藍的大海.

期間霍辰西抬眸看著穆歡歡,此時的穆歡歡那雙瞳仁里沒有撫媚……沒有殺氣,乾淨清澈的就像是一汪清泉,再順著穆歡歡面頰柔美的曲線朝下……是他今天在浴室更衣室給穆歡歡留下的吻痕.

霍辰西有些捉摸不透眼前這個女人.

飛機落地後,國-家-安-全-局那邊直接派車過來接穆歡歡和珍妮弗,珍妮弗似乎有些舍不得霍辰西,她一手牽著穆歡歡一手牽著霍辰西的手就是不松.

"哇哦……這是在扮演什麼?一家親麼?"程瑞涵關了車門摘了大墨鏡朝著這邊走來,眸子里帶著嘲弄的笑意.

穆歡歡的眸子眯了起來,十分不爽的看向了程瑞涵.

霍辰西唇角勾起,微微偏著頭睨視著程瑞涵.

程瑞涵走過來將墨鏡別再胸前躬身對著珍妮弗伸出手:"hi,younglady.now……e-with-me.(嗨,小姑娘.現在……跟我來.)"

珍妮弗看了程瑞涵一眼下意識的往穆歡歡和霍辰西後面躲.

程瑞涵眉頭一緊,看了一臉面色陰沉的穆歡歡干脆直接伸手要去拽珍妮弗,霍辰西輕笑一聲那只受傷的手抵住了程瑞涵的胸膛.

程瑞涵直起身子看著霍辰西抵在自己胸膛的手……抬頭看向了霍辰西,眸子里的神色像是警告.

霍辰西唇角的笑容一如既往的魅惑:"我說……對待女士有禮貌點."

穆歡歡抬眉,站在一旁沒有吭聲.

程瑞涵看了霍辰西一眼滿臉的不悅,再次要伸手去拉珍妮弗,霍辰西眸子一沉抵著他胸膛的手紋絲未動.

程瑞涵竟然被霍辰西的力道抵的上前不得半步,霍辰西唇角微揚,手下一用力……竟推的程瑞涵一個踉蹌,程瑞涵穩住步子後看著霍辰西一臉詫異.

霍辰西轉身看著穆歡歡,笑道:"穆歡歡……我們之間的事情,等你把珍妮弗送回國之後再算."

"好."穆歡歡唇角也揚了起來.

霍辰西深深注視著穆歡歡,然後蹲下身對著珍妮弗開口道:"jennifer,i-will-see-you-later,ok?(珍妮弗,我以後會去看你的,好麼?)"

珍妮弗一下子就眼淚汪汪了:"when?(什麼時候?)"

霍辰西輕笑著揉捏著珍妮弗的小手,眸子里滿滿的全都是細碎的溫柔:"soon-after-going-to-meet.(不久之後就會見到.)"

"really?don't-lie-to-me?(真的?不會騙我?)"珍妮弗眼眶紅得厲害.

"jennifer……"穆歡歡也蹲下身來,她輕笑著擁住珍妮弗道,"i-promise,ok?(我保證,好麼?)"

說到這里,珍妮弗在依依不舍的放開了霍辰西的手.

霍辰西抬眼看著穆歡歡,通過這件事後……穆歡歡倒是對霍辰西有一個很意外的認識,她輕笑著起身牽著珍妮弗的手朝著國-家-安-全-局派來的車方向走去,珍妮弗一直往回看,不斷的對霍辰西揮手.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