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看來霍少也很……饑餓啊!
雖然只有一面之緣……可是穆歡歡卻是喜歡這個孩子,或者說……喜歡他們一家三口幸福的樣子.可是穆歡歡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孩子的母親,那個唇角帶著溫潤笑容的女人竟然是韓國特工組織的潛伏人員.

不過……不管她母親是什麼,穆歡歡絕不能把這個孩子拖入他們這種生活中.

第二天,沈峰不知道怎麼得知穆歡歡要出任務的事情,在穆歡歡去給學員們上課的半路跟在了穆歡歡身後.

"這次是什麼任務到底?你又想要一個人去完成任務麼?"沈峰追在穆歡歡的身後皺眉問道.

穆歡歡側頭看了眼沈峰:"你不用擔心我……漭"

"歡歡!"

就在穆歡歡正要推開格斗室門的時候沈峰扣住了穆歡歡的手腕,他看著穆歡歡一字一句的問:"歡歡……是不是那年的事情,在你的心里還有陰影……所以你才不要任何人成為你的搭檔?"

穆歡歡握著格斗室門把手的手驟然一緊,面色有些微變愚.

良久,穆歡歡對著沈峰笑道:"你在不松手……我要遲到了."

"歡歡……"

穆歡歡唇角勾起:"please……(拜托……)"

沈峰眉頭緊皺,還是松開了穆歡歡的手.

"thanks!(謝謝!)"穆歡歡輕笑著推開了格斗室的門.

披著軍裝的霍辰西就坐在桌子上單腳踩著椅子,那雙深邃的瞳仁一瞬不瞬的盯著那道門,笑容像是月光下的罌粟花一般透漏著危險卻誘-人的氣息.

一見穆歡歡進門,霍辰西單手撐在身後的桌子上,歪著頭吹了一個口哨.

穆歡歡回頭,一怔……霍辰西!

"hello……lady……(你好……女士……)"

那個低沉充滿磁性讓穆歡歡幾度想要捏碎的聲音傳來……

是……霍辰西?

沒錯!眼前的竟然真的是霍辰西,他一只骨折的手臂吊在胸前,身上披著軍裝……一臉的笑意.那一張面容比女人還要漂亮,狹長的桃花眸閃耀著奪目絢麗的華光……這不是霍辰西是誰!

穆歡歡眸子微微眯起,她不緊不慢的關了門輕笑著朝著霍辰西走去:"不要告訴我……我們學院什麼時候開始收大齡弱智兒童了."

盤腿而坐的學員們沒有忍住輕笑了一聲.

霍辰西倒也不惱,他從桌子上一躍而下,唇角的笑容帶著危險的氣息走到了穆歡歡的面前,低聲道:"我是來你們學院教這些菜鳥近身格斗的."

教近身格斗?怎麼沒有人通知自己?

"哦?"穆歡歡點頭輕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擾了."

說著穆歡歡就要轉身離開,霍辰西輕笑一聲一把抓住穆歡歡的手腕還未開口……穆歡歡側眸猛拽住霍辰西的手腕一個過肩摔.

霍辰西眸子一緊,整個人被摔了過去……就在所有人以為霍辰西一定會摔個四腳朝天的時候,他居然雙腳著地,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反給了穆歡歡一個過肩摔,快到……大家一眨眼間就看到霍辰西已經單膝壓在穆歡歡的腹,那只骨折的手臂壓住了穆歡歡的頸脖.

"哇……"

學員們一聲驚呼,竟然都激動的站起來圍觀.

霍辰西深邃的瞳仁中流光肆意,他唇角揚起一個邪肆的笑意在穆歡歡耳邊低聲道:"你打不過我……在洛杉磯的時候你就知道,何必多做掙紮."

穆歡歡眸子一眯,唇角也露出了笑意,眼眸示意霍辰西朝下看.

霍辰西眉頭一緊……垂眸.

他眉頭微微一跳……穆歡歡手中的一把刀正不偏不倚的抵在自己的襠部.

"你上課來……還帶這個玩意?"霍辰西漂亮狹長的眸子眯了起來.

"現在社會色狼居多……不帶點東西防身怎麼行,洛杉磯吃了一塹再不長一智是不是就太笨了點."

"女人還是笨一點才足夠可愛."霍辰西聲音沙啞低沉,眸中笑意流轉.

學員們你看我我看你又開始議論了起來.

"在說什麼呢?"

"聽不見聲音太小了."

"這表示我們的新教員比穆歡歡還要厲害麼?"

聽到學員們的議論,穆歡歡晃了晃手中的刀,有意無意用刀刃磨蹭著霍辰西的男性象征:"學生們都看著呢."

霍辰西笑道:"再說最後一句……"

"嗯?"凌歡歡抬眉.

霍辰西朝著穆歡歡的側面頰壓去……

"哇哦……"

學員們一聲驚歎.

穆歡歡眸子一沉,鋒利的刀刃似乎已經劃破了霍辰西的褲子.

"別緊張……"霍辰西輕笑開來,"我只是想說,穆歡歡……你最好對我好點,我可是專程來接你走的……你要是表現不好,我隨時把你還有你要帶走的那個小女孩從飛機上丟進海里,知道麼?"

說完霍辰西就從穆歡歡的身體上爬了起來,他流光肆意的瞳仁居高臨下的睨視著凌歡歡,躬身隨手撿起了自己掉落在地上的軍裝抖了抖丟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穆歡歡也起身單手利落的將甩刀合在了一起插在腰後.

"呃……刀?那到底誰贏了?"

"要是實戰的話……刀自然是比手好用了."

"但是這是格斗課啊!"

"你要是出去執行任務,誰管你格斗課啊!"

學員們議論紛紛.

霍辰西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褲子:"嘖嘖嘖嘖嘖……心急成這樣,我說過……會給你的!"

學員們一個個都是滿眼放光,這話似乎有內涵.

"我們家的狗已經餓了三五個星期,就等著吃肉呢……我能不急麼?"穆歡歡唇角勾起.

"是你們家的狗餓了,還是……你餓了?"霍辰西笑的意味深長.

當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了!當著這群孩子的面霍辰西還要不要點臉!

穆歡歡已經被氣的有些想要抓狂了,可是面頰上卻依舊帶著淺淡的笑意朝著霍辰西靠近了一步:"看來霍少也很……饑餓啊!"

霍辰西朝著穆歡歡靠近了一些,呼吸都噴薄在了穆歡歡的面頰上,瞳仁中危險的光芒一閃而過:"對于你……我是相當的……饑餓,恨不得現在就把你……吞之下腹."

霍辰西的話一語雙關,穆歡歡聽得出來,她側頭看著霍辰西輕笑:"不過是弄折了霍少一條胳膊而已……這麼小氣,那我要是把你的命根子喂了我們家小狗,那……霍少還不得把我碎尸萬段了?"

學員們又是一陣驚歎,和著新來教官的胳膊是穆歡歡弄折的,怪不得兩個人一見面就是火花四射的.

霍辰西不惱只是輕笑:"今天的授課需要穆歡歡小姐的合作……怎麼樣,幫忙麼?"

"怎麼個合作法?"穆歡歡睨了眼霍辰西吊在胸前的手臂,"不會是對打吧……我可不欺負傷員."

"啊……"霍辰西的笑容愈發的燦爛,還晃了晃自己的手臂道,"托穆歡歡小姐的福,我的這個手臂還在脖子上吊著呢,醫生說想要好就得好好養著.我呢……想請穆歡歡小姐和一個學員做示范動作,我相信以穆歡歡小姐的身手那絕對會非常……標准!"

穆歡歡看著霍辰西那張笑的像是花兒一樣美麗的面容,知道這小子心里准憋著壞想要整自己.

她抬眉:"好!"

"有人願意上來和穆教官過過招麼?"

昨天這些孩子們在穆歡歡的面前學乖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人敢上.

"沒有人啊……"霍辰西看似難為的輕笑了一聲朝著穆歡歡走去,"我看了昨天穆教官給你們的上課錄像,既然你們沒有人上來……那麼我就來教教你們如何破解穆教官那些招數好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