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覺得穆歡歡教得更好還是我會教得更好?
甯浩宇輕笑了一聲轉過身吼道:"全體都有……俯臥撐一百個開始!"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卸下了身上的負重包趴下開始做俯臥撐,可是卻還是有幾個人猶豫著站在那里……

"老大……裴浩偉電話."程成喊了一聲.

一聽是裴浩偉霍辰西唇角勾起朝著軍車的方向走去接了電話:"喂……"

"你們幾個還站在那里干什麼呢!當木樁呢!"甯浩宇吼道漭.

"報告!"

"說!"甯浩宇看著那個拳頭緊握的士兵,他認識……是王將軍的兒子.

霍辰西看著那個說話的士兵唇角勾起,那雙掩在墨鏡後的瞳仁微微眯了起來:"喂……迂"

"穆歡歡現在在學院臨時代課,想要見她你得等她回來."裴浩偉開口道.

霍辰西輕笑一聲:"聽說汪銅辛被你臨時拉過去當負責人了,說道近身搏斗……你覺得穆歡歡教得更好還是我會教得更好?"

裴浩偉唇角勾起:"好……既然如此,我就勉為其難明天一早我就派人送你過去."

"裴浩偉你要的不就是我這一句話麼?"霍辰西竟是笑出了聲,曾經裴浩偉多少次邀請都被霍辰西拒了,這次為了那個叫穆歡歡的女人算是破戒了,"不過說好了……我只帶一節課."

霍辰西掛了電話唇角上揚,那弧度頗帶危險的意味,穆歡歡……我霍辰西從來都是說到做到,你……最好有所覺悟.

"凌晨五點緊急集合,早飯沒吃就是實彈射擊訓練,氣都不給喘就來五公里負重越野,我們其中有是十二點鍾之前達到只有最後一個人是十二點零六分才到為什麼要全體受罰!"

霍辰西聽到那句話不悅的側頭看向了還在叨叨的士兵.

甯浩宇朝著王將軍兒子的面前走了幾步:"知道我為什麼特別不喜歡你麼?"

士兵咬緊了牙看著甯浩宇:"報告,我成績是所有人中最好的,我想不出你為什麼不喜歡我!"

"我特別不喜歡……有人在我的面前自以為自己是老大."甯浩宇吼道,吼得臉紅脖子粗.

"所有人中最好的?"霍辰西挑眉斜靠在車身上,隨意將電話遞給了程成,"這話都敢說啊……"

士兵轉頭看著霍辰西目光灼灼一字一句:"是,我得過全國-軍區單兵作戰能力總冠軍,全國-軍區秋季射擊冠軍,全國戰神近身搏斗獎杯,偵察兵素質考核全國總冠軍,我可以和任何人比試!"

"嗯,得過不少獎,沒記錯還上過軍報是吧……"霍辰西一邊點頭輕笑一邊朝那邊走去,"看的樣子很不服氣啊,一人犯錯集體受罰……你原部隊連長都沒有教過你麼?"


"我是不服氣,更加不服氣你們!"士兵一雙瞳仁堅定.

"說說……"霍辰西笑開來.

"你們從不考慮人體所能負荷的訓練強度,你們坐車我們用雙腿跑步不說還要負重五十公斤,兩條腿沒有追上四個輪子就對我們進行言辭侮辱,在沒有吃過早飯的情況下實彈射擊訓練完畢之後直接五公里越野還要求12點前到達,試問你們能做到麼?我們是來想要加入特種部隊的不是來受虐的!還有……我們是人,需要得到最起碼的尊重!說是按照分數來,可是誰走誰留都是你說了算,我質疑你們的公平度!"

霍辰西道:"質疑很好!我喜歡質疑,我說了……扛不住,隨時可以收拾包袱走人."

士兵拳頭一緊:"我既然來了就沒有打算走!不論你怎麼虐待我們……不過,我還是不服氣!"

"孩子……沒搞明白麼?這里我說了算……"霍辰西笑容涼了下來,轉身朝著軍車方向走去,"程成!派車送他離開!"

"霍辰西我知道你!"士兵面子上里子上都掛不住,吼了一聲,"不就是你爺爺是前任總理所以你才能成為a大隊隊長麼!要是你真那麼厲害怎麼還是被人打斷了胳膊,我還聽說是個女人……"

霍辰西瞳仁驟然一緊縮,轉過頭冷眼看著士兵唇角揚起一抹笑容,眸子看向了甯浩宇……只見甯浩宇緊張的摸了摸鼻子,甯浩宇發誓啊……他的原話可不是這樣的!

霍辰西緊盯著士兵朝他走去:"最擅長什麼?"

"近身搏擊."士兵看著那個比自己高出半頭幾乎緊貼著自己站立的霍辰西有些疑惑.

"哈……"霍辰西輕笑了一聲,"全國戰神近身搏斗獎杯是吧……"

只見霍辰西將披在身上的軍裝外套眼鏡還有帽子全都脫下遞給了甯浩宇.

他轉過頭眸子一片肅殺:"贏了……你留下,我滾蛋!輸了,你滾蛋……以後再也別想進特種部隊大門,敢麼?"

士兵上下打量了霍辰西一眼:"我不欺負傷殘人士……"

這句話直接把程成逗笑了.

"孩子,二十個你加起來都不是老大的對手,還是擔心你自己會變成傷殘人士吧."

士兵面頰一紅覺得受到了羞辱,咬緊了牙朝著霍辰西走去擺出了近身格斗的姿勢.

霍辰西冷笑了一聲,桃花眸種的不削刺激了士兵的神經.士兵咬緊牙右拳虛晃一招假意朝著霍辰西面頰砸去左拳猛地由下朝著霍辰西下巴方向襲去.

霍辰西不不慌不忙閃身躲過士兵的襲擊瞳仁一沉一個回旋踢,那速度快的讓人幾乎看不見他抬腳就見從士兵嘴里飛出兩顆牙之後……倒地不醒.

"近身搏斗戰神?好弱的戰神!"霍辰西淡漠道.


程成嚇了一跳連忙從車上跳了下來,檢查了一下士兵的鼻息和瞳仁:"浩宇叫救護車過來……"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怎麼一腳下去就要叫救護車了.

救護車就在不遠處甯浩宇喊了一聲,救護人員立刻將士兵台上擔架離開了.

霍辰西轉身看著那幾個還站著的士兵,瞳仁里明明帶著笑意卻讓人感覺到一片肅殺……士兵們立刻都俯下身子開始做俯臥撐.

"我這里不看你們之前的榮耀,什麼獎杯什麼冠軍……都是廢話,不過是一張破紙和破杯子.你之所以得了第一是因為比你強的沒有去參賽,別在這和我僑情顯擺,我還是那句話……扛不住,收拾包袱走人,懂麼?"霍辰西問."懂!"

"別娘娘腔腔像是個大姑娘,懂了麼!"霍辰西怒吼一聲.

"懂!"那嘹亮的聲音回蕩著訓練場.

霍辰西轉身朝著軍車方向走去:"挑選新隊員的事情就交給你和程成了,我會向上級報告……我出去幾天."

"好嘞!"程成一臉笑意.

—————————千千分割線——————————

第二天,穆歡歡如約溜進了高世偉的辦公室給白浩晨打了電話.

"歡歡……我什麼都沒有查出來,甚至連路廷臣現在被關押在哪的消息都沒有查出來."

穆歡歡可以聽到白浩晨聲音里的疲憊,她皺緊眉頭:"好……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點."

她照例清除了記錄,剛關上高世偉辦公室的門……就看到高世偉從走廊盡頭拐彎過來,穆歡歡不慌不忙的站在門口淺笑看向了他.

高世偉似乎很詫異穆歡歡在他辦公室門口,腳下步子略微一頓,之後卻輕笑一聲接著朝她走去:"電話用完了?"

穆歡歡眸子一眯,高世偉笑容越發明媚:"穆歡歡……你忘了你一身所學都是這里賦予你的,當你向王燕要了粉盒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要干什麼了."

高世偉停在了穆歡歡面前,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能幫我開門麼?"

"十分樂意."穆歡歡輕笑著替高世偉打開辦公室的門姿態平靜疏離.

兩人一起走了進去.

高世偉為穆歡歡倒了杯酒輕笑:"讓我猜猜你的電話是打給誰的……白浩晨,對麼?"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