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和他們不一樣
沈峰看了眼安菲:"安菲你先回去……其他人自習."

說著沈峰就把穆歡歡拽到了格斗室外.

穆歡歡一把甩開了沈峰的手:"你忘了我們當時為什麼逃走麼?就是因為汪銅辛會性-虐女學員……"

"不是這樣的歡歡!是那個安菲自願的……這件事已經結束調查了!"沈峰打斷了穆歡歡的話,"不信你可以私下問問安菲,這都是真的……"

穆歡歡深深地看了沈峰一眼:"這件事我會自己調查清楚.漭"

穆歡歡回到了格斗室,皺眉靠在桌子旁拿起名冊接著念了兩個名字.

下課之後穆歡歡把安菲留下,兩人談了談,果然是安菲自願的……安菲說,汪銅辛說如果她答應汪銅辛,汪銅辛就可以讓她早點畢業可以回歸到外面的世界,所以她答應了.

可是穆歡歡還是想殺了汪銅辛,眼前這個……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小女孩,他竟然下的去手…辛…

"好了,沒事了……"穆歡歡輕輕揉了揉安菲的肩胛,"你記住……在這個地方誰都不能靠只能靠你自己,以後不要再做這種傻事了,懂麼?"

安菲抬手擦了把眼淚點頭.()

"去吧."穆歡歡看著安菲走出格斗室,煩躁的端起水杯朝外走去.

剛走出門口,今天早上那個逃到海邊被抓回來的男孩子就連忙跟上了穆歡歡的腳步.

"教官……"男孩叫了一聲跟在穆歡歡身後,"我知道你是有史以來最出色的特工……"

穆歡歡回頭看了男孩一眼並未停下步子:"我不是你們的教官……我只是暫時來給你們代課的,想說什麼的話我建議你直說……我和汪銅辛不太一樣,不喜歡溜須拍馬.()"

"我想知道你當時是怎麼逃出去的!"男孩追上拽住了穆歡歡的手腕.

穆歡歡抬眉看了眼男孩扣在自己手腕的手.

男孩立刻松開了手,喉結上下翻滾著眸子有些微紅:"我想回家……我想爸爸媽媽,他們一定都以為我死了,他們只有我一個兒子!"

穆歡歡這才轉身正視著男孩:"你叫什麼?"

"古文傑……"男孩看著穆歡歡.『』

"古文傑,既然你進入了這個地方,我建議你最好忘了你的父母忘了你是他們的兒子."穆歡歡定定地看著他開口.

古文傑瞳仁一顫,他看著穆歡歡的神情似乎有些失望,喉頭哽咽的厲害:"我以為……我以為你和他們是不一樣的……我以為……沒想到你也是這樣說……"

穆歡歡心頭一顫……這句話讓她想起了明小凡,那個已經上了特工黑名單總叫自己師傅的男人,這句話……他曾經也說過,穆歡歡清楚的記得明小凡瞳仁里的失望.()

她朝著古文傑走近了一步,鄭重道:"我和他們不一樣,我讓你忘記是為你父母你所有在意的人是為了你好而不是為了讓你更好的為國-家-全-部賣命,如果你不想他們死的話最好照我說的做.我不知道你進來多久了,但是我以我的經驗告訴你,你到這里一年之後還是這樣一直念念不忘你的家人,那麼有一天你會被帶回家……然後就發現你的家人死了,或者是車禍或者是火災……又或者是淹死,總之不論任何方式他們都死定了."

古文傑顯然被穆歡歡的話嚇到了,驚愕的向後退了一步.

"相信我,我絕對不是嚇唬你……"說完,穆歡歡對著在走廊里巡視而來的守衛者一點頭打招呼之後轉身離開.()

穆歡歡一出電梯門就看到了正照鏡子的王燕,她看到穆歡歡一張臉都冷了下來,她將粉餅放入包內一語不發的走進了電梯.

"王燕……"穆歡歡突然轉身喚了一句.

"嗯?"王燕抬眉看著穆歡歡.

"能借用一下你的鏡子麼?"穆歡歡道,"我來的時候沒有拿,這里的鏡子都是在牆上的不方便."


王燕深深地看了穆歡歡一眼,從包里掏出了粉盒遞給穆歡歡:"我沒有鏡子,但是有粉盒……反正我要出去,可以在外面……"

就在穆歡歡要接過粉盒的時候王燕卻微微將手抬高:"我希望……回來的時候看到你穿好教官的衣服,可以麼?"

穆歡歡接過粉盒:"好!"

"很好!"王燕滿意的笑開來.()

電梯門緩緩合上,穆歡歡也轉身離開,她當然知道她沒有鏡子,有的話……她就不會用粉盒當鏡子用.

穆歡歡一回到教員宿舍,立刻掏出了手機她將粉餅研碎緩緩倒在手機平面,輕輕一吹……高世偉的指紋就顯露無疑.

紙張手機屏保是穆歡歡在飛機上換的,為的就是取到高世偉的指紋,因為整個學院……只有高世偉辦公室的電話可以聯系到外界,穆歡歡想要查清楚自己被送到這里來的真相,自然需要和外接聯系.

穆歡歡用膠帶固定好指紋,撕下屏保後利用手機屏保做了一個簡易的套手摸.

穆歡歡看了眼表,半個小時之後就是晚餐時間,高世偉的習慣他會和學員們一起用餐,她不能走的過于早,所以……如果她在十分鍾內用餐完畢那麼將有五分鍾的時間,從餐廳到高世偉辦公室兩分鍾,用完電話清理記錄她需要兩分鍾,也就是說……穆歡歡有一分鍾的時間打電話,一分鍾也就夠了.

吃過飯,穆歡歡照原定計劃去了高世偉的辦公室,一邊打開高世偉的電腦一邊撥通了白浩晨的電話.

"喂……"白浩晨急躁的聲音傳來似乎是在忙著什麼.

"我是歡歡."

"歡歡?你在哪?怎麼會……"

"你聽著……"穆歡歡打斷了白浩晨的話,"我要你查一下關于路廷臣被抓的來龍去脈,這很重要說不定關乎我的性命,明晚這個時候我再給你打電話."

"明白!"

穆歡歡掛了電話之後,迅速修改剛才密碼鎖開啟的時間,然後將撥出電話刪除……所有完成之後正好五分鍾,她立刻開門離開辦公室剛關門離開.

一只胳膊吊在胸前的霍辰西戴著墨鏡和遮陽帽靠在越野軍車上抽著煙,看著負重五十公斤的士兵們從面前跑過,眉心緊皺.

甯浩宇取下墨鏡怒吼道:"都速度快點沒看都大中午了麼!隨便叫一個大姑娘都比你們跑得快!還得停下車等你們!都快點快點!"

程成也從駕駛座站了起來趴在扶手上輕笑:"我說……這就是各個部隊送上來的兵王麼?就這水平還想進A大隊?才幾公里都喘成狗熊了!"

最後一名的士兵已經快要不行的樣子,甯浩宇氣不過走過去往前踹了他一腳吼得頸脖都粗了:"行不行!不行說話!"

士兵惱火似要和甯浩宇動手卻被同伴拽住,兩人接著往前跑.

"菜鳥們……不行了吭一聲,老子專車送你們回營地,好吃好喝伺候著……完了老子還會親自送你們回原本部隊!"程成輕笑.

"上車!"霍辰西滅了煙道.

車一路向前開,終于在中午十二點多一點大家全都在訓練場集合完畢.

報數完畢後,甯浩宇喊道:"稍息!立正……"

動作完畢,甯浩宇跑向霍辰西的方向,敬禮:"隊長通知,參訓人員應到五十四人……實到五十四人請指示!"

霍辰西輕笑了一聲看著喘籲籲的士兵們面前,語氣不急不緩帶著淺淡的笑意道:"都挺喘啊……現在是正午十二點零六分,我知道你們菜……但是沒有想到你們這麼菜,幾公里就把你們跑成這個熊樣了?就這種水平還想進特種部隊?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干嘛呀,你們這是沒有完成任務!沒有完成任務該怎麼辦知道的吧……"

甯浩宇輕笑了一聲轉過身吼道:"全體都有……俯臥撐一百個開始!"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