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能放倒你算不算厲害?
穆歡歡眯起眸子看著沈峰:"無事獻殷勤……"

"能允許我旁聽麼?"

"好……"穆歡歡輕笑著端著水杯走進了格斗室.

剛才還在議論紛紛的學員們都安靜了下來,因為格斗課一直都是學院總教官汪銅辛在教他們,這里大多數都是新來的學員,也有是上一次凌歡歡帶過其他課的學生,他們都很詫異進來的是穆歡歡.

沈峰站在門口雙手背在後面嫣然一副打手的樣子漭.

穆歡歡看著圍著一圈盤腿坐在地上的學員們,不緊不慢在圓圈外踱著步子:"在這里的人……有些認識我有些不認識,我就再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穆歡歡……曾經和你們一樣是一名學員,就這麼多……"

正說著,格斗室的門突然開了,原來是之前逃走的兩個十七八歲的男孩已經被送了回來,他們看了眼穆歡歡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聽說過你……"突然有一個男孩突然開口,"你是學院里唯一逃出去沒有被抓住的學員.辛"

學員們立刻沸騰了起來.

"逃出去過……怎麼可能?"

"真的能逃出去麼?"

說話的正是今天已經跑到海邊的那個男孩,被穆歡歡放倒在門口的男孩緊捂著脖子更是詫異的看著穆歡歡.

"你們知道的比我想的要多啊……"穆歡歡唇角帶著似笑非笑的笑容.

"怎麼才能逃出去?"突然有人問.

穆歡歡輕笑著眉頭一挑,看向了沈峰的方向:"這個問題……我想你們還是私下問我比較好."

沈峰垂眸輕笑了一聲.

穆歡歡把水杯放在一旁供教官放教案的桌子:"我只是臨時代課的教官,但是……我的課都是有獎勵,這個……你們這里有些人應該是知道的.()"

學員們又激動開來.

穆歡歡將頭發紮了起來:"今天的授課內容很簡單……誰能把我放倒就可以得到獎勵,什麼招都可以……哪怕是陰招損招!"

"那獎勵是什麼?"有人已經急不可耐了.

"告訴我們你怎麼逃出去的麼?"

穆歡歡走進了學員中間輕笑:"既然你們對我怎麼逃出去那麼感興趣,那獎勵……就是我出逃路線怎麼樣?我敢說……現在照著這條路線逃跑還是能跑的掉,前提是你夠厲害."

"能放倒你算不算厲害?"說著一個男孩已經起身脫下了外套只留著背心朝著穆歡歡走來.()

"哇哦……"穆歡歡輕笑,"肌肉不錯……"

說著男孩一腳朝著穆歡歡踹去,穆歡歡站在原地不動一把鉗住了男孩的腿,抬腳猛擊男孩膝彎,男孩直接跪倒在地,他轉頭只覺耳邊一陣涼風……穆歡歡的腳就停在他的側臉不足一厘米處.

穆歡歡收腳,放開了男孩的腿:"今天上課的第一條,永遠不要輕敵."

男孩臉色有些難看的起身一跛一跛退回了自己的位置,這下……所有的學員臉頰上的笑容都消失不見了.

"還有誰?"穆歡歡問.

"我來……"又一個男孩站了起來,他脫下自己的外套朝著穆歡歡走來.

穆歡歡輕笑著看著男孩,男孩卻只是擺出格斗姿勢繞著穆歡歡轉悠似乎在尋找合適的時機.()

穆歡歡輕笑著轉身也和男孩一樣握拳朝著男孩逼近,見男孩有些緊張,穆歡歡抬手用拳頭輕輕碰了一下男孩的拳頭:"嗨……放松!"

男孩咬緊了牙快拳朝著穆歡歡砸去,穆歡歡拳頭和男孩拳頭相撞震得男孩向後退了一步,穆歡歡沒有給男孩喘息的機會一手拽住男孩的手腕,一手扣住男孩的腦袋向下按去,男孩張大了眼顫抖的瞳仁中倒影出穆歡歡猛然向上沖來的膝蓋,他用雙手擋住臉猛地閉上眼.

穆歡歡的膝蓋依舊是快要撞到男孩時停了下來,穆歡歡拍了拍男孩的脊背將他推開.


"第二條,當然……這是我自己個人的喜好,速戰速決!因為在你觀察對手的同時對手也在觀察你."穆歡歡道.

"女孩呢?"穆歡歡掃視了一圈問道,"有沒有女孩想要上來試試?"

見大家都沒有反應,穆歡歡再次笑開來:"放心吧……我不會在教你們的時候真的和你們動手,我也不是要讓別人看你們的笑話,我要你們在我和你們的打斗中學習,這些說不定會在實戰中保住你們的性命.()"

"這不公平!"有學員喊道,"你已經是有了多年經驗的特工了,我們還是學員!"

"你們要是面對的是別國的特工,難道你說我是剛畢業的學員你和我打不公平?這樣說他就不會殺了你麼?"穆歡歡臉色冷了下來,"醒醒吧孩子,這個世界上沒有公平."

格斗室里一片沉寂.

"好……既然沒有人願意上來試試,那就沒有獎勵了."穆歡歡輕笑,"連受傷失敗的勇氣都沒有,你們憑什麼還想逃走?你們真的以為,逃走大不了就會被抓住電暈之後在抓回來是麼?我告訴你們什麼叫真正的逃跑……那年我們十五個人,逃跑途中死了五個,抓住之後被殺了七個……我能最後留下的原因是什麼知道麼?因為我成功的逃走了就說明我很強……因為連你們所熟悉的總教官汪銅辛都被我放倒了,這就是我為什麼能活下來的原因,你們可以麼?"

眾人一片靜默.

"那……還有兩個呢?"有人弱弱的問.

"還有兩個……"穆歡歡輕笑了一聲側頭看了沈峰一眼,"其中一個……憑一把你們平時都看不上眼的小手槍用肉眼可以擊中五百米之外的硬幣.其中一個可以入侵到全球各個角落的電腦乃至街頭監控器,就連美國五角大樓都不在話下,你們誰能?"

學員們再次靜默.

"就像我所說的……這個世界上沒有公平."穆歡歡淡淡道,"做不到把生死看的比自由重要……就不要再想著逃跑了,你們那種小打小鬧的逃跑……對學院來根本就是鬧劇.不能強大到足矣對學院產生威脅,那麼就乖乖的在這里接受訓練,或者有一天你們會以特工的身份從這里出去."

穆歡歡突然笑了一聲走過去半倚著桌子端起水杯道:"突然覺得我在給這些孩子上心理輔導課."

穆歡歡看了眼表:"還有些時間……我指定人,讓我看看你們的水平."

穆歡歡拿過了名冊隨意指了兩個人:"龍晨鑫,安菲……"

"男女?"

穆歡歡抬頭看著那個說話的女生:"怎麼?不敢?"

兩個孩子已經脫下了衣服,穆歡歡皺眉看著……哪個叫安菲的女孩,她的狀態似乎怪怪的.

還沒兩下安菲就被打倒在地……

"沒事吧?龍晨鑫連忙走過去扶起了安菲.

龍晨鑫想要將安菲抱起來,穆歡歡清楚的看到龍晨鑫接觸到安菲脊背的時候……安菲倒吸一口涼氣,可是剛剛兩個人過招時……龍晨曦根本就沒有碰到安菲的脊背.

穆歡歡瞳仁一緊縮:"安菲……你過來!"

安菲咬緊了牙起身朝著穆歡歡走來.

"轉過身去."穆歡歡道.

安菲看了穆歡歡一眼,緊咬著唇但是還是十分聽話的轉過身去,穆歡歡正要掀開安菲背後的衣服卻被沈峰扣住了手腕.

"歡歡!"沈峰低低的喚了一聲.

穆歡歡瞳仁一顫,拳頭狠狠握緊:"還有那樣的事情發生是不是?"

沈峰眉頭緊皺.

穆歡歡一把甩開了沈峰的手,扣緊了安菲的手腕:"跟我走……"

"歡歡!"沈峰再次抓住了穆歡歡,"你先聽我說……"

沈峰看了眼安菲:"安菲你先回去……其他人自習."

說著沈峰就把穆歡歡拽到了格斗室外.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