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怎麼霍少丟了女人就打電話到我這里要麼?
——就是你所說的廢物打電話告訴你汪墨綸是去刺殺總理的,我的人和汪墨綸相處不到半個小時,而你的人和汪墨綸相處的時間絕對超過一個小時都沒有發現汪墨綸的異常,你是一群人,我這邊是一個人,霍辰西……誰的人是廢物?

還有昨天晚上裴浩偉邀請穆歡歡跳舞,這幾件事霍辰西聯系在了一起……穆歡歡的身份似乎呼之欲出.(總裁寵你上癮)愛殘顎疈

霍辰西猛然握緊了手中的照片,很好……裴浩偉,你敢耍我!我說讓那個在哥本哈根給我打電話的女人來見我,你卻給我弄一個假的來!那個人……恐怕就是穆歡歡吧.

霍辰西唇角的笑容越發寒涼,他轉身對著其他人做了一個出去的手勢,甯浩宇點頭帶著所有人都離開了房間.

他垂眸撥通了裴浩偉的電話漭.

嘀聲之後裴浩偉接了電話:"喂……"

"裴浩偉……穆歡歡在哪里?"霍辰西聲音寒涼.(庶女也自強)

裴浩偉瞳仁一緊縮,輕笑了一聲:"穆歡歡?哦……是昨天晚上霍少的女伴吧,怎麼霍少丟了女人就打電話到我這里要麼?我這里什麼時候成了霍少女人的收-容-所了?辛"

"裴浩偉你最好不要和我耍嘴皮子,上一次我說要見那個在哥本哈根給我打電話的女人,你卻糊弄我……給我弄去一個假的,這次……你覺得你還能藏得住穆歡歡,還是你已經有了和我為敵的覺悟了?"

"霍少這話說的我越來越糊塗了."裴浩偉唇角雖然在笑,眸子卻已經沉了下來.

"雖然你直接聽命于主席我直接聽命于總理."霍辰西唇角笑容清冽,"但是裴浩偉,相信我……讓我欠你人情比你欠我人情好!"

裴浩偉不是傻子這話他當然聽得懂,霍辰西說的是他的鐵哥們陸云少那里有他罪證的事情.(花開美利堅)

裴浩偉笑開來:"好……我會幫著霍少去找這個人,找到了給霍少電話."

"很好."霍辰西掛了電話,看向窗外霓虹燈夜景的眸子忽明忽暗……

穆歡歡我霍辰西還從來沒有被人虐過,你是第一個……所以,我會加倍的償還給你.

—————————千千分割線——————————

穆歡歡到的時候並未見到白浩晨的小女友,反倒是看到白浩晨面頰上多了一個紅紅的手掌印,穆歡歡笑了一聲拎著行李進了屋.

"小臉怎麼花了?"

白浩晨揉著自己的臉:"你還好意思說!就是因為你要過來……我和她怎麼解釋她都不相信大半夜要來我們家的女人和我只是普通朋友,甩了我一巴掌就走了."

穆歡歡把行李箱放在一旁,輕笑著捏住白浩晨的下巴,用力扳過他的面頰看著他紅彤彤的側臉.(重生之斗破後宮)

"我說你輕點好不好!"白浩晨麼有好語氣的拍開了穆歡歡的手.

"挺漂亮的,以後就沒有人叫你小白臉了."穆歡歡低笑了一聲.

白浩晨倒了一杯水遞給穆歡歡,斜靠在牆上問:"到底怎麼回事?什麼叫你們家被攻占了?"

"沒事……"穆歡歡接過水把筆記本電腦拿出來,打開之後輸入了一串代碼……畫面立刻就切到了她的家里.

白浩晨感興趣的靠了過去看著電腦……畫面里是一個脖子上吊著一只手臂身披軍裝的男人,背對著攝像頭站在窗口似乎是在和誰打電話.

穆歡歡唇角勾起.

"嘖嘖嘖……"白浩晨看著穆歡歡家里被撞的亂七八糟的家具發出了嘖嘖聲,"都是你的傑作?"

穆歡歡合了電腦,直徑朝著白浩晨的客房走去:"房間收拾好了麼?"

"自己收拾!"

雖然白浩晨這麼說……可是當穆歡歡打開燈之後發現里面已經換上了乾淨的床單,她輕笑著側過頭:"小白……謝了!"

"我說……"白浩晨抱著雙臂看著穆歡歡,"你對路廷臣被抓了一點反映都沒有麼?"

穆歡歡唇角勾起:"要是你被抓了或許我會有那麼一點點反應.(軍婚難耐)"

白浩晨抬眸看了穆歡歡一眼,低笑一聲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第二天早上穆歡歡是被白浩晨做早餐的聲音吵醒的,她揉了揉自己亂糟糟的頭發來開門有些不悅的拉開冰箱倒了一杯水:"你一大早的干什麼呢?"

"做早餐."白浩晨都沒有抬頭,"桌子上的已經好了去吃吧."

穆歡歡側頭看到餐桌上已經擺好了吐司面包,花生醬,果醬,熱牛奶……還有煎香腸,水果沙拉,白浩晨正在煎雞蛋.(Kiss絕版未婚妻)

穆歡歡走過去單手撐著餐桌拿了一片熱的吐司面包看了看又丟回了盤子里:"你知道我不吃早餐的."

"你不出還不許我吃了?"白浩晨白了穆歡歡一眼.

"你一個人……兩杯牛奶?這麼多東西?"穆歡歡抬眉.

"怎麼樣?"白浩晨傲嬌的揚起自己的下顎.

"鐺鐺鐺——"

穆歡歡聽到敲門聲從一旁拿過槍別在腰後,朝門口走去:"誰啊?"

"裴浩偉!"裴浩偉左右觀察了一下,倒是毫不避諱的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穆歡歡從貓眼里看了一眼拉開門,還果然是裴浩偉.

裴浩偉看到光著腳的穆歡歡輕笑了一聲,他也不等穆歡歡請他直接就走了進去.

白浩晨也是一臉詫異的站在開放式廚房洗碗台前看著裴浩偉,這國防部頂頭頂的老大啊!居然親自光臨了他這個……寒舍.

穆歡歡關了門朝里面走來:"你來……找白浩晨?"

"我來找你."裴浩偉四處打量了一圈雙手插兜轉過頭看著穆歡歡.

穆歡歡眸子一眯.

"聽說你把霍辰西給虐了!"裴浩偉仰著下顎眼角眉梢里全都是笑意.

"怎麼……他找你要人了?"穆歡歡淡淡道.

裴浩偉輕笑了一聲:"反正這段日子你身上也有傷出不了任務,不如去學院吧……教教學生,也就當避避風頭,等你傷好了再把你接回來."

"你下的命令我當然得遵從."

"很好!"裴浩偉笑著點頭,"那就一會兒吧……你吃過早餐,我的車在下面等你……"

"就現在吧,我沒有吃早餐的習慣."穆歡歡拿過了沙發上的外套對著白浩晨開口,"我的東西先放在你這里."

裴浩偉率先朝外走去,穆歡歡往黑色的包里裝了幾件換洗衣服和一張照片穿了鞋正要朝外走,卻被白浩晨拉住.

"學院那種地方……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把你放進去之後再也不打算接出來了!"白浩晨滿滿的全都是擔憂,尤其是昨天汪銅辛也提過這個問題,汪銅辛一向是把穆歡歡視作眼中刺.

"放心吧!"穆歡歡對這白浩晨笑了笑,"別忘了我可是國-家-安-全-部從來沒有過失敗記錄的特工,他們不會的……我以前又不是沒有去過,走了!"

穆歡歡出去順手帶上了門,白浩晨皺緊了眉頭站在屋內.

—————————千千分割線——————————

穆歡歡和裴浩偉並排坐在車內的後座上,兩人一路卻都沒有開口說話.

裴浩偉將穆歡歡送到軍用機場,國-家-安-全-部轉機送穆歡歡去了那四周全是大海的孤島,那里被稱作是學院.

穆歡歡曾經就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那里……讓那些學員們無處可逃,學院內是三米高的高牆……高牆之上還有電網攔截,就算是你僥幸逃出了那個地方,整個孤島一面是叢林……里面到處都是猛獸毒蛇,一面是望不到盡頭的大海……

先是路廷臣被抓,後來又是自己被送回這個地方.

昨天晚上白浩晨問穆歡歡,路廷臣被抓穆歡歡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穆歡歡怎麼可能沒有反應,她只是一直在想路廷臣被抓到底是因為自己嫌疑未脫連累了路廷臣……還是自己那一句我信任……讓路廷臣連累了自己?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