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一遍!
"我只是想問問你……"汪銅辛目光掃過白浩晨落在了穆歡歡的面頰上,"你有傷出不了任務,那麼……這一陣子你可不可以去學院帶一下學生,畢竟找要立刻找到一個合適的教官不太可能,你先頂替一陣怎麼樣?"

"歡歡哪里都不去!"白浩晨幾乎是下意識的將穆歡歡護在身後.(宅魔王)愛殘顎疈

穆歡歡扣住了白浩晨的手臂示意他沒有事,她唇角提了起來:"是你的意思……還是部長的意思?"

"呵呵……"汪銅辛笑了一聲,"部長不會過問這種事情."

"那好……我覺得不怎麼樣,我甯願留在家里養養傷,我的回答怎麼樣?"穆歡歡唇角笑容明媚溴.

"好……很好!"汪銅辛點頭輕笑.

穆歡歡冷笑一聲,拍了拍白浩晨的手臂:"你去工作吧……我先走了."

白浩晨睨了汪銅辛一眼點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穆歡歡也離開了總部禱.(龍舞九天)

汪銅辛站在原地看著穆歡歡的背影,瞳仁中的笑意越發的深邃.

—————————千千分割線——————————

甯浩宇聽霍辰西說是被困住了腦子嗡了一聲,進特種部隊a大隊這麼長時間……從來沒有聽說過霍辰西被困住.

甯浩宇帶隊,七八輛軍車幾乎將景天公館c樓團團圍住.

"你們在下面守著……你們跟我上樓."甯浩宇帶著人上了1樓將11室包圍.

甯浩宇對著隱蔽在右側的同伴做了一個手勢,只見男人利索的從包里掏出了解碼器,甯浩宇也想一槍崩了這個密碼鎖,但是這里是居民區甯浩宇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解碼後門開了,甯浩宇舉著槍示意其他人就隱蔽在外面,他一手舉著槍……一手輕輕推開門.(采陰成仙)

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霍辰西從沙發下的空隙看到了甯浩宇小心翼翼的步伐,那是軍靴霍辰西認識,他咬緊了牙道:"甯浩宇我在這!"

"老大!"甯浩宇連忙把槍藏在身後朝著沙發這邊走來.

外面的同伴聽到甯浩宇松一口氣的聲音也要跟進來,霍辰西瞳仁一緊:"除了甯浩宇都給我滾出去!"

甯浩宇已經走到了沙發前,看著霍辰西瞳仁驟然睜大……他看著一臉陰沉倒在地上的霍辰西眨巴了兩下眼睛,連忙轉身:"愣著干什麼!還不出去把門關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連忙退出去把門關上,甯浩宇趕緊走過去扶起霍辰西替霍辰西解開了繩子:"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霍辰西總不能告訴自己的部下說自己泡妞不成反被虐吧!想他霍辰西,特種部隊高級軍官竟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虐了,這md讓他如何能忍?

"我來之前查了一下資料……這所房子的所有人叫穆歡歡,該不會是……"


甯浩宇還沒說完就被霍辰西的聲音打斷……

"那個女人在哪?"霍辰西唇角帶著詭異的冷笑解開了身上的繩子,聲涼的嚇人.(獵國)

果然是……哪個穆歡歡做的麼?甯浩宇看著霍辰西被繩子勒過的地方全都是鮮紅的血痕,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女人死定了.

"不知道……"甯浩宇老實回答.

霍辰西一把將繩子擲在地上,手臂因為骨折已經有些微微變形了,他暴怒的走到窗前看了眼下面,轉過身……唇角的笑容陰沉的像是來自地獄的羅刹.

"讓下面的人都撤了,就在這里……等!"霍辰西漆墨一般的眸子微眯,如果沒聽錯……那個膽子肥的冒油的女人說要去買把菜刀剁了自己的小j-j.(武踏蒼穹)

"老大你的手臂是不是先得治療一下?"甯浩宇問.

"去找我的衣服來!"

"好."

霍辰西穿好衣服後就坐在那張剛才被幫著的椅子上,他霍辰西要在這里坐等穆歡歡,並且……一定要把自己承受的這些加倍的奉還.

甯浩宇站在一邊,看著霍辰西點燃了一根煙目光如炬的盯著那扇門,唇角還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笑的甯浩宇脊背涼颼颼的.

—————————千千分割線——————————

穆歡歡拎著菜刀到了家門口……剛按了密碼的前兩個數字,就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

她向後退了一步,看著放在門口的小地毯蹲下身發現上面似乎多了一些泥土,穆歡歡驟緊眉頭從緊靠著這道門的走廊窗護右側摸到了那把她粘在那里備用的槍,然後又從門上方摸到了消音器裝好,沉穩的按下了其他幾個密碼開門……

穆歡歡舉著槍緩緩進門並未開燈,只覺頸脖後一陣風,穆歡歡眸子一緊,一把扣住了那個橫向自己劈來的手腕,手肘狠狠砸在了那人的手臂上,槍落地……

"啊……"

穆歡歡狠狠將那人按在地上單膝跪押住他脊背,槍口緊抵男人的後腦:"什麼人?"

忽然,整個房間的燈都亮了.(網游之傲視群雄)

穆歡歡抬頭,只見房間里還有五個人且人人手里都有槍……全都指向了穆歡歡.

穆歡歡眉頭一跳,人家五把槍……自己一把……

她緩緩將槍放在地上,舉起手慢慢起來.


"你們是什麼人?"穆歡歡瞳仁里一片寒涼.

只見其中一個人撥通了電話:"喂……浩宇我程成,那個女人回來了,已經被我們活捉了."

穆歡歡瞳仁一緊縮,難道是……霍辰西的人?穆歡歡再一看……幫著霍辰西的繩子完好無缺的在地上躺著,心里當下明了了.

之前,因為霍辰西在這里等了很久都不見穆歡歡回來,甯浩宇就勸霍辰西先去處理傷口在這里留下幾個人看著,一旦那個女人回來立馬活捉,霍辰西這才去了醫院.

此時,霍辰西手臂打完石膏披著軍裝外套剛從醫院出來上車.

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甯浩宇連忙把電話遞給了霍辰西:"老大……那個女人回去了,被咱們的人活捉了."

霍辰西瞳仁驟然一緊縮,全是華光肆意,他接過電話冷聲道:"把電話給那個女人!"

"是……"程成應了一聲把電話遞到了穆歡歡面前."我接?"穆歡歡抬眉.

"嗯,你接……"程成輕笑著似乎是一臉的不削.

穆歡歡太討厭男人那樣的眼神,她接過電話:"喂……"

"今天玩痛快了吧?"霍辰西唇角揚起聲音性感的不像話.

穆歡歡唇角勾起:"還好."

霍辰西握著電話的手驟然一緊,一雙半瞌著的眸子滿是陰涼的笑意:"很好,那就該我了,你累了我來接著玩怎麼樣?既然你想要我某樣東西,那我就給你!"

"我買的刀絕對夠鋒利……"穆歡歡笑容越發的明麗.

霍辰西的眸子狠狠眯緊,一雙漆黑便的幽深的像是百慕大的海面上的漩渦一般,他將話筒死死按壓在自己的唇邊,聲音低緩深遠:"穆歡歡,我今晚就給你……我會讓你在我的身下嬌-喘,呻-吟……一遍……一遍……再一遍!"

說完霍辰西就掛了電話唇角的笑容透著危險:"開車!"

甯浩宇連忙對著司機說:"去剛來的地方."

穆歡歡輕笑了一聲,扣了電話……將手機遞給程成.

程成手剛觸及到電話,穆歡歡一把抓住了程成的手腕眸子一沉一個轉身轉入程成懷里手肘直擊程成側面頰奪過了程成的槍.

程成腦子一陣眩暈,眾人反應過來舉槍對准了穆歡歡,穆歡歡拽著程成為自己當盾牌,接著他直立的身子一躍而起踹飛了一個人手中的槍將程成推了過去,那人接住程成兩人一起踉蹌倒地.

因為這些都是特種兵凌歡歡並不想傷了他們所以棄槍不用,這些特種兵也都不敢開槍……霍辰西下了命令,不許傷穆歡歡半分只能活捉搞的這些特種兵畏首畏腳不敢對穆歡歡開槍.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