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別廢話速度過來!
穆歡歡唇角揚起一抹笑容,應該很痛吧……

這個結……是她凌歡歡專門用來審訊別國特工或者是叛逃特工用的,沒有想到霍辰西還挺能扛的……硬是不發出一點聲音,見霍辰西身上被繩子勒著的地方已經滲出了細細密密的血絲,穆歡歡猛然放手.

"咳咳咳……咳咳……"霍辰西胸口劇烈的起伏著,依舊用那一雙笑眸看著穆歡歡,"就這點麼?對我來說……不夠瞧的."

穆歡歡笑著走到了霍辰西面前,小手順著霍辰西健碩的胸膛朝下滑動:"是麼?"

"穆歡歡……你知道麼,你絕對不能讓我活著……不然,你會後悔的."霍辰西笑容不改,一雙漆黑的瞳仁就像是獵豹一樣危險,目光灼灼溴.

"寶貝,你會喜歡的……"穆歡歡邪魅的笑著一把拽住了霍辰西胸前的繩子將他拉向了自己,霍辰西的呼吸再次被遏制.

他咬緊了牙就那麼目光灼灼的看著穆歡歡,全身肌肉緊繃,面頰到頸脖都是一片通紅,他面頰上頸脖上胳膊上暴出的血管快速跳動著,血痕越來越明顯.

寶貝,你會喜歡的…禱…

霍辰西瞳仁微微一顫,他認真的看著眼前這個笑容邪肆的女人,洛杉磯希爾頓酒店!

——啊……放開我!你妹!你不是個女人麼!

——我是男是女你還沒有感覺麼!

是她!霍辰西瞳仁劇烈一顫,是啊……怎麼忘了那麼女人,怪不得會覺得這個女人有些熟悉!同樣純屬的調-情手法……自己怎麼就能忘了!

"心跳很快啊……"穆歡歡再次松手.

霍辰西深吸了一口氣,胸口起伏的越發厲害,他看著穆歡歡瞳仁中竟是華光肆意:"你在我身下承歡嬌喘的時候……心跳比這快百倍!"

穆歡歡瞳仁驟然一緊縮.

"怎麼……忘了?"霍辰西看到穆歡歡的反映瞳仁越發的星光熠熠,"讓我提醒你一下……洛杉磯希爾頓酒店,那可是你的第一次……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緊,幾乎要把我咬斷卻也讓我瘋狂要了你一遍又一遍……呃……"

穆歡歡一把拽住了霍辰西胸前的繩子,狠狠將他拽向了自己,眸中一片肅殺恨不得將候車你想碎尸萬段.

霍辰西喉頭幾乎要被勒斷,明明已經快要窒息他卻還是笑著堅難開口:"你的呻-吟嬌喘……你心跳的速率我……我現在……都忘不了."

穆歡歡像是被霍辰西踩著了尾巴的貓,起身一腳將霍辰西踹翻在地.

椅背著地……幾乎要將霍辰西的手臂砸斷,他緊咬著牙……眸中被鮮紅的藤蔓爬滿.

"很喜歡玩女人是麼!"穆歡歡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很好……我要讓你這輩子不能痛快."

穆歡歡走進廚房發了瘋似得尋找刀具,可是半天之後才發現自己從來不在家里做飯哪來的刀具,簡直是被氣糊塗了.

豆大的汗珠順著霍辰西的面頰不住向下滾落,他用力扭動著想要掙脫束縛著自己的繩子,可是不論他用什麼辦法都不能成功.

穆歡歡抓過了外套套上,冷眼看著霍辰西.

"怎麼……不玩了?"霍辰西冷笑著……眸中一片寒涼.

"我去買菜刀!"穆歡歡眸中全都是怒火.

"殺我?"霍辰西眸子眯了起來.

"我不會殺你,我要剁了你的小j-j讓你這輩子***得不到解脫."

說完穆歡歡猛地拉上門離開了.


霍辰西見穆歡歡已走,蒼白的面頰上這才露出了些許痛苦的神情……胳膊一定是骨折了,他小心翼翼的憑借感覺想要掙脫繩子,可是卻只是讓自己頸脖手臂胸膛上的勒痕越來越深入皮肉.

再這樣下去……那個穆歡歡沒有回來自己就先把自己勒死了,霍辰西忍著手臂的劇痛單手從椅背後撐起移動著身子到了電話前卻夠不到,腿腳也被束縛在櫈子腿上幫不上一點忙,他緊咬著牙撞了一下桌子,電話掉了下來……

霍辰西艱難的背過身,此時的手臂已經是血肉模糊,他摸索著撥通了一個電話打開免提.

"喂……誰啊!"那邊傳來甯浩宇不悅的聲音.

霍辰西眸子一沉道:"景天公館c樓11速度!"

"老大!你到哪去了電話一直打不通,我們隊里的人都快瘋了!"甯浩宇立刻喊道,因為今天本來有一個霍辰西帶隊的任務,結果霍辰西不見人了.

"我被困在這里了,別廢話速度過來!"霍辰西低吼一聲.

穆歡歡氣的簡直肺都要炸開,一出門開車直沖超市挑菜刀.

超市的銷售員見穆歡歡眉頭緊皺挑選著刀具,連忙走過去問:"小姐……有什麼我可以幫助您的麼?"

"你們這里什麼牌子的刀最鋒利最快?"穆歡歡側頭問.

"您看看這把刀怎麼樣……這是唯愛今年出的最新款刀具,經過低溫零下°c冷鍛處理,刀刃長18厘米寬11厘米刀柄1厘米,重量38g非常適中……人性仿生設計女士用的話很輕便,處理雞,鴨,魚,豬腳這些帶骨肉制品還有比較堅硬的蔬菜都可以非常的堅固耐用."

見穆歡歡眉頭一緊,促銷員連忙接著說道:"還有這一把……"

"就這一把了!"穆歡歡道.

"好的,我給您拿一個新的."促銷員歡天喜地的重新拿出了一個新的遞給穆歡歡.

就在穆歡歡正要付款的時候手機響了.

她看了眼是白浩晨來電十分不悅的接了電話:"喂……"

"小姐有會員卡麼?"收銀員問.

"沒有!"穆歡歡十分不爽的口氣嚇了收銀員一跳.

"歡歡你趕快回總部,出大事了!"白浩晨壓低了聲音,似乎是在偷偷摸摸給她打電話.

"我現在有事要忙,什麼事不能電話里說麼?"穆歡歡付款之後拿著刀開車往回走.

"哎呀,一句兩句說不清楚,快點回來!速度!"

說完白浩晨就掛了電話.穆歡歡看著手機眉頭皺的越發的緊,她本想想回去收拾了霍辰西再說,可是一轉念……該不會是明小凡被抓住了吧?

穆歡歡暗咒了一聲,調轉車頭朝著總部的方向開去.

在過安檢的時候,穆歡歡身上的菜刀被扣了下去……

一般特工進入總部要經過層層安檢,除非是登記過帶出去執行任務用的的武器,不然絕對不能帶進總部.

安檢人員拿著穆歡歡的菜刀眉頭抬得老高,這是神馬情況……什麼時候特工出門不帶槍帶菜刀了?

穆歡歡急急忙忙的進入了總部,見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活往樓上看去.

穆歡歡快步走到了白浩晨身邊:"怎麼了?"

"你來了……"


白浩晨正要對穆歡歡說什麼就見吳向飛從路廷臣的辦公室出來,似有春風得意的樣子理了理自己的衣領,隨後出來的還有曾經白浩晨,穆歡歡,谷楠,肖乃飛他們的教官.

穆歡歡瞳仁一緊,見路廷臣面色難看的走出了辦公室,身後跟著兩個人雖然沒有押著路廷臣但是穆歡歡直覺感覺那兩人是看押路廷臣的.

顧曼華臉色也不好看,她抱著手臂站在吳向飛身側看著下面.

吳向飛站在二樓看著下面的一大群特工輕笑:"前一陣子……我們內部出現了英-國-軍-情-六-部的間諜,為了弄清楚是怎麼回事……所以你們的主管路廷臣將會被請回去配合調查,在路廷臣不在的期間內,將由汪銅辛教官暫代主管一職和顧曼華一起管理這里."

穆歡歡拳頭一緊正要上前說什麼卻被白浩晨拽住了手腕.

汪銅辛輕笑著看向了穆歡歡,眸中意味深長.

"沒有問題的話就該干什麼干什麼吧!"

說著吳向飛轉頭對著那兩個人使了一個眼色,一邊系著西裝的紐扣一邊朝樓下走去.

路廷臣身後的兩個男人推了路廷臣一把,路廷臣面色難看的朝著樓下走去.

穆歡歡握緊了拳頭,裴浩偉昨天晚上在舞會上問了自己那樣的問題之後,今天卻要查路廷臣……這代表什麼?

路廷臣下樓後深深看了穆歡歡一眼,跟著吳向飛的步伐走了出去.

穆歡歡拳頭收緊,雖然自己總是違背路廷臣的意思,總是讓他急得抓耳撓腮之後又暴跳如雷,但是穆歡歡是絕對信任路廷臣的.

穆歡歡還記得以前和路廷臣一起出任務的時候,路廷臣不像是別的帶隊……他總是會以特工人員的安全為主,不像是別人總是以完成任務建功為主.

路廷臣總是說,國家培養一個優秀的特工人員不容易,任務幾乎天天都有,但是優秀的特工人員不會天天都能補入.

"我想在這里的各位都認識我吧,你們……可都是我一手訓練出來的,我就不再多做自我介紹了.好了!都去該做什麼做什麼吧!"汪銅辛以教官式的口吻喊了一句,然後轉過頭對著顧曼華輕笑伸出手,"合作愉快……"

顧曼華唇角也勾了起來,她握住了汪銅辛的手眸子一片寒涼:"但願不會很久……"

汪銅辛也不惱,紳士的笑著看顧曼華轉身進入了辦公室.

大家已經各歸各位.

莫暢撇了撇嘴低聲和身邊的議論:"咱們路老大該不會真的是英-國-軍-情-六處的間諜吧?"

"該干什麼干什麼……這些事情輪不到我們瞎操心."穆歡歡說了一句轉身就朝總部外走去.

莫暢吐了吐舌頭,連忙帶上耳麥開始工作.

"穆歡歡!"

就在穆歡歡的腳剛踏上台階的時候聽到汪銅辛的喚聲,穆歡歡拳頭一緊轉過頭看著汪銅辛.

白浩晨也站了起來,一臉戒備的看著汪銅辛.

汪銅辛輕笑了一聲朝著樓下走來:"rla……rla……(放輕松……放輕松……)你們倆都別緊張."

汪銅辛朝著穆歡歡走去,白浩晨也走到了穆歡歡的身邊和穆歡歡一起看著汪銅辛,握緊了拳頭.

大家都摒住呼吸看向了台階那邊.

"我只是想問問你……"汪銅辛目光掃過白浩晨落在了穆歡歡的面頰上,"你有傷出不了任務,那麼……這一陣子你可不可以去學院帶一下學生,畢竟找要立刻找到一個合適的教官不太可能,你先頂替一陣怎麼樣?"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