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霍辰西……你一定會喜歡的
"噹——"

電梯一到,霍辰西就抓緊了穆歡歡的手朝著外面走去.

穆歡歡隨霍辰西一起上了那輛十分***-包軍車,霍辰西一路瘋了一樣仗著軍車無人敢攔幾乎是以超過兩百五十邁的速度沖到了穆歡歡家樓下.

穆歡歡側眸睨了眼跟在自己身後的霍辰西唇角的笑容越發寒涼,她不緊不慢的輸入了密碼拉開門.

她走進去正要開燈,霍辰西卻從後面貼過來,他抓住了穆歡歡剛觸及到開關的手,用腳將門關上,輕笑著側頭嗅著穆歡歡發絲的香氣溴.

只見霍辰西瞳仁中流光肆意,他將穆歡歡轉過來面對自己,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腰後,一手環住穆歡歡的腰身一手扣住她的小臉正要吻下去……

只見穆歡歡唇角笑容魅惑,環在霍辰西的雙手順著他健碩的脊背輕撫向上抓住了霍辰西的後衣領,就在霍辰西的唇瓣險些觸碰到她的唇瓣時……用力拽下,拽到了霍辰西的手腕處.

霍辰西的雙手被未完全脫掉的西裝束縛在身後,沒有嘗到甜頭霍辰西眸子眯起看著穆歡歡眼眸里的風情萬種,喜歡直接激烈的……很好,正合我意禱!

霍辰西正要脫掉西裝,卻被穆歡歡阻止:"你會喜歡的……"

霍辰西漆黑的瞳仁中***膨脹就像是呼之而來的海嘯即將噴薄而出,穆歡歡唇角勾起一只小手按在霍辰西胸前……推著他快步向後走,一把將霍辰西推坐在沙發上,霍辰西唇角笑容越發明媚……女人,他就喜歡主動的.

只見穆歡歡拎著長裙輕笑著跨坐在霍辰西的身上,霍辰西直起身想要去吻穆歡歡的唇卻被穆歡歡按回了沙發上,她抬手解開了霍辰西襯衫的第一顆紐扣,抬手解開了自己的發夾……那宛如海藻似得長發一瀉而下.

穆歡歡看到霍辰西喉結滾動,身體似乎有些急不可耐的尋找著什麼笑容越發明媚,她雙手從霍辰西胸前滑至他的肩胛,微微躬身在他耳邊輕哈著氣:"想要麼?"

霍辰西喉頭發出一聲低吟,再也忍不住一個翻身將穆歡歡壓倒在身下狠狠吻住了穆歡歡的雙唇,靈舌探入席卷了穆歡歡整個口腔像是懲罰,吻的滿嘴腥辛,他的***已經快要被憋炸了,霍辰西要將束縛在自己手腕的西裝脫掉,好好寵愛身下這個女人的身體,可是凌歡歡卻死死的拽著不松手?

霍辰西微微起身看著身下頭發已經散亂的穆歡歡,卻見穆歡歡輕笑了一聲,解開了霍辰西第二顆紐扣,第三顆紐扣……霍辰西的目光一路順著她的小手向下,喉結滾動的厲害.

就在穆歡歡解開最後一顆紐扣的時候,她翻身再次將霍辰西以坐著的姿勢壓在了沙發上,襯衫被拉下……和西裝一起束縛著霍辰西的雙手.

穆歡歡一手扶著沙發的靠背,一手已經來到了霍辰西的小腹下,單手靈巧的解開了霍辰西的皮帶,看到霍辰西高高支起的帳篷穆歡歡抬頭用那雙迷離誘人的眸子看著已經要被逼瘋的霍辰西.

霍辰西從來沒有這麼想要過一個女人,他是急不可耐……但是能得到她,他不介意再等等……他更像要看看這個女人到底能讓他還能瘋狂到什麼地步.

就在霍辰西等待著的時候,這個女人卻沒有了動作……霍辰西看著穆歡歡.

"等我……"穆歡歡從霍辰西的身上起來,霍辰西已經被逼得再也受不了眸子一眯想要起身甩開手腕上的束縛狠狠要這個女人.

"啊哈……"穆歡歡輕笑著將霍辰西按回了沙發上,低聲道,"就一會兒……你不會都不願意等吧?"

霍辰西喉結滾動的更厲害,眸子眯起里面全都是勾人的笑意,聲音低沉沙啞,性感的讓人想要吻住那他雙薄唇:"好……我等!"

只見穆歡歡走到了吧台前倒了一杯酒,她不著痕跡的將藥片放入了酒中,藥片一入酒杯霎時冒出一陣沸騰的氣泡之後消失不見,酒杯中暗紅色的液體在月光下散發著詭異的光芒.

穆歡歡抬眸晃著酒杯眸中一片寒涼,再轉頭看向霍辰西時……卻又是魅惑萬千,她一邊朝霍辰西的方向走去,一邊脫了自己的高跟鞋,她端著酒杯再次跨坐在了霍辰西的身上……

霍辰西火熱的分身正抵在她,她輕笑著含了一口酒,將酒杯放在一旁吻住了霍辰西的唇,小丁香糾纏這將這暗紅的液體全部送進霍辰西的口中,霍辰西像是得到了甘露一般奮力吮-吸,他將穆歡歡口中所有的酒液吞噬完畢還不算,死死的糾纏住穆歡歡的丁香,和穆歡歡一起滾落在地上地板上.

穆歡歡小手順著他胸膛紋理分明的肌肉一路向下滑到霍辰西緊實的小腹.

"嗯……"霍辰西喉頭滾動著,忍不住了!再也忍不住了!霍辰西額頭的青筋暴起再也忍不住他要脫去手上的束縛,可是西裝和襯衣糾纏在一起根本沒有辦法.

穆歡歡像是在使壞,小手劃過霍辰西的叢林握住了他的灼熱.

"嗯……"霍辰西發出一聲低鳴,咬緊牙,竟然就那麼生生的撕開了手腕上的束縛,急不可耐的將穆歡歡的長裙推了上去撕開穆歡歡的底-褲.

穆歡歡一驚……霍辰西比剛才還要健碩了她一只小手竟然握不全,看來是挑-逗的太過火了.她唇角笑開用那雙清澈的瞳仁看著霍辰西,握著霍辰西分身的手微微一用力.

"嗯……"霍辰西一把扣住了沙發,幾乎要將沙發捏碎一般,他正要開口……只覺得有些天旋地轉的,身下穆歡歡明媚的笑臉都變得模糊……

穆歡歡唇角的笑容越發勾魂,霍辰西眼前一黑……整個人都栽倒在穆歡歡的身上.

穆歡歡側頭看著壓在自己身上雙眸緊閉渾身癱軟的霍辰西輕笑開來:"霍辰西……你一定會喜歡的!"

"呃……"霍辰西意識漸漸恢複的時候,頭疼得直發蒙抬都抬不起來……穆歡歡已經換上了黑色背心和長褲,她輕笑著拉開冰箱倒了一杯牛奶:"醒了……睡美人."

霍辰西聽到聲音這才艱難的抬起頭,眼前的景物都是花的……只能隱約看到一個人影在遠處,他脖子酸疼想要揉一揉卻發現自己的手動不了,良久……他晃了晃腦袋眼前的景物這才緩緩變的清晰.

霍辰西整個人渾身赤-裸只穿著一條底-褲被綁在椅子上,頸脖連著胸口和雙手被粗麻繩死死地綁在椅背上,雙腿……腰身都被捆在櫈子上,昨晚的畫面就像是過電影一樣在霍辰西腦子里回放.

他猛然抬頭看向了那個端著牛奶杯正朝著自己走過來女人,瞳仁驟然一緊縮.

穆歡歡輕笑著隨手拉過一個椅子在霍辰西對面坐下,抬眉看著他笑意盈盈的喝著牛奶.

"喜歡……刺激的?"霍辰西抬眉.

"喜歡麼?"穆歡歡將牛奶杯放在了一旁,眸子沉了下來.

"你的嗜好……很特別."霍辰西唇角勾起邪魅的笑容里帶著危險的信息,他試圖想要解開身後的死結,卻發現一動……頸脖就勒的快要窒息一般,這到底是個什麼鬼結!霍辰西以前竟然從來沒有見過.

穆歡歡冷笑一聲走至霍辰西的身後,輕笑著垂頭靠近了霍辰西的耳畔,霍辰西轉頭一雙宛如漆眸的眸子里倒影著穆歡歡寒涼的笑意.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不是麼?"穆歡歡露出了一個笑容拽住了霍辰西頸脖後的粗繩,膝蓋抵著櫈子用力向後一拽……

全身的繩子猛然陷進了霍辰西的皮肉中……疼得霍辰西倒吸一口涼氣,頸脖被緊勒住喘不上氣霍辰西的臉憋得通紅,額頭上青筋突兀的跳動著,一雙黑板分明的眸子霎時充血.

穆歡歡唇角揚起一抹笑容,應該很痛吧……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