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可是她還只是一個孩子!
"明小凡!"穆歡歡喚了明小凡一聲,"這些東西你們在學院的時候都學過吧,你也做過不是麼……色-誘,這是一個特工的必備技能." "可是甯詩詩……"明小凡咬緊了牙,"可是她還只是一個孩子!她才18歲!" "正是因為甯詩詩還是處-女所以才能獲得那個法國特工的信任."夏蘭沉眸,"我們做特工的……誰沒有經曆過,當然……穆歡歡是個例外,她總是能通過別的辦法得到情報." "你既然經曆過……你為什麼還要把你曾經經曆過的痛苦強加在別人身上!"明小凡怒吼. "是痛苦麼?你知道對甯詩詩來說是痛苦麼?"夏蘭咬緊了牙眸子沉了下來,"要不是你中途出來攪局,我們早已經拿到情報,用一人之身……讓我們中國安甯,對甯詩詩來說犧牲是值得的!" "明小凡,你之所以反應這麼大是因為你喜歡上了甯詩詩,但是你不要忘了甯詩詩是個特工她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十八歲……已經算做成人了已經不是小女孩了."穆歡歡轉過身面對明小凡一字一句. "穆歡歡……你別太樂觀了,喜歡上甯詩詩?我看明小凡很可能是法國潛入我們內部的間諜."夏蘭的眸子眯了起來,"穆歡歡……我們要去那的情報就是法國安插在我們中國境內部分特工名單資料,可是偏偏這個時候明小凡出現了還殺了那個人,我怎麼知道是不是他被逼狗急跳牆了,甯詩詩只是他的幌子." "小凡!師傅相信你……你先把槍放下."穆歡歡一字一句. "師傅……"明小凡看著穆歡歡的目光帶著失望和痛苦,"我以為……你和他們是不一樣的,原來……你也是一樣的." "明小凡把槍放下!"穆歡歡的眸子也沉了下來,"聽話." 明小凡說著舉著槍向門口的方向退…… "明小凡!你要是這麼離開了就是叛逃特工了,你知道你將要面對什麼!"穆歡歡咬緊了牙,瞳仁輕微顫抖. 夏蘭見明小凡已經拉開門向外退了急著想要動手,卻被穆歡歡扣住了手腕. "穆歡歡!"夏蘭怒吼了一聲. 穆歡歡到底是不忍心,她咬緊了牙關. "穆歡歡你是不是瘋了!明小凡知道我們國-家-安-全-部內部太多的事情,你怎麼能放他走!"夏蘭一把甩開了穆歡歡的手追了出去.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