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們兩個干什麼!
"我也是從那里出來的,所以特別了解你們的心態也知道你們都想要逃出去."穆歡歡眉頭緊皺,其實她最不願意回憶的就是在那個鬼地方的事情.

"你們每天都在荒無人煙的孤島上訓練,方圓幾百里全是大海,而且被三米高的高牆電網阻攔,那里就像是你們的監獄,我的話……就像是你們的希望,那天我看不到你們是彼此的朋友,厮殺雜亂無章的打斗,像是非要置對方于死地一般,唯獨你明小凡……你在最後一刻手下留情了,不然我相信最後站立在那里的會是你."穆歡歡目光灼灼的看著明小凡,她指著明小凡的胸口,"你這里……還有點人氣,如果一旦是集體任務……和你這樣的人去,比和最後站立在那里的那個人更加讓人放心."

"可是……"

"你給我記住明小凡,我從來沒有幫過你……你畢業的第一個任務是你自己完成的,這件事你要牢牢地刻在腦子里,不然不僅僅是你,連我……都要受到處分,懂麼?"

明小凡用力點頭:"懂!我懂……"

穆歡歡笑著揉了揉明小凡的腦袋,從他手里拿過了那一罐酒:"你胳膊上還有傷,別喝酒了,我給你倒一杯牛奶."

穆歡歡為明小凡倒了一杯牛奶,可是明小凡卻一直握在手里沒有喝,似乎還有話沒有說的樣子,穆歡歡只當是明小凡還在為和他在哥本哈根執行任務時死去的特工難過沒有再說什麼.

"鐺鐺鐺——"

聽到敲門聲明小凡看了穆歡歡一眼起身盯著門口.

這還奇怪了……穆歡歡都郁悶了,今天晚上這是怎了居然又來人了.

穆歡歡示意明小凡躲在電視牆後拿起槍透過貓眼往外看了一眼.

夏蘭?穆歡歡抬眉開了門.

"別這麼看著我……我也不喜歡你,沒辦法……受了白浩晨所托,他說是你受了傷不能做飯也肯定不願意叫外賣,讓我過來給你送吃的,那家伙怕你餓死了可是女朋友纏身走不開."夏蘭看著還擋在門口眉頭緊皺一臉不爽看著自己的穆歡歡一點都不客氣的推開穆歡歡朝著穆歡歡開放式廚房走去,"微波爐呢,給你熱好我就走."

夏蘭正要進入廚房時看到了明小凡一怔:"你不是應該在……審訊室麼?"

明小凡眸子一沉,夏蘭見狀立刻警戒了起來,兩人同時迅速從身後拔槍指著對方速度之快讓人乍舌.

"嗨嗨嗨!"穆歡歡立刻關門,"你們兩個干什麼!"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