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當特工
穆歡歡掛了電話,唇角的笑容漸漸冷了下來,既然你要來……那麼我一定好好迎接你.

"鐺鐺鐺——"

穆歡歡眉頭一緊,這麼晚了會是誰?她不緊不慢的從沙發下掏出了槍拉動了滑膛之後把槍別在腰後走到門前透過貓眼看了一眼,竟是明小凡……穆歡歡皺眉打開了門.

"師傅……"明小凡一只手臂吊在胸前,輕笑著對著穆歡歡晃了晃手中剛從超市買回來的一大堆食物和啤酒.

穆歡歡錯開一步讓明小凡進了屋關門,警戒心放了下來順手就把槍掏出來放在一旁:"怎麼了?"

明小凡雖然在笑可是穆歡歡看得出來他的笑容不達眼底,甚至帶著淡淡的悲傷,他一語不發的把酒和食物都倒了出來擺在茶幾上,似乎有些有氣無力的樣子坐在沙發上緊握著一罐啤酒輕笑一聲垂下了頭.

穆歡歡緊了緊衣服斜靠在電視牆上看著明小凡,良久走過去坐在明小凡對面開了一罐酒問:"不願意說?"

"師傅,我覺得……我特別沒用."明小凡眉心緊皺,低垂的面頰上一臉的頹敗……眸子里滿滿全都是悲傷,他輕笑了一聲,"當初第一次行動……就是因為我膽怯害怕所以差點讓那個人殺了,要不是你……要不是即使出現一槍了解了他,恐怕早就沒有我了.這次也是……和我一起出去的特工都犧牲了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還是師傅你救了我,師傅……我們不允許有朋友所有我找不到別人聊這些東西,可是我心里……我根本就不是個合格的特工,當初應該告訴路廷臣其實擊殺了目標的是你不是我,這樣我說不定還在特工學院里……你當初不該幫我的師傅,不當特工……就看不到那些不乾淨的……"

明小凡抬手遮住自己的雙眼緊咬著牙口再也說不出一個字,額頭的青筋突兀跳動著.

"嗨……嗨!"穆歡歡坐在了明小凡身邊用力的扣住他的肩胛,"明小凡,我幫你……是因為覺得你有資格成為一名特工."

"可是我……"明小凡抬頭一雙眸子猩紅.

"我還記得那一次教官汪銅辛出去執行任務,我代替他去教你們近身格斗時發生的事情麼?"

"你說,讓我們放開了打……最後站在那里的人會破格給他一個可以和你一起離開的機會,那次我輸了……"明小凡眸子越發的紅.

"我也是從那里出來的,所以特別了解你們的心態也知道你們都想要逃出去."穆歡歡眉頭緊皺,其實她最不願意回憶的就是在那個鬼地的事情.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