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只要我想找
"關于內奸,因為這次的東西太重要了,所以軍-情-六-處啟用的很草率也也很粗糙這次要是放過這個機會,以後……就不好查了."穆歡歡沉聲道.

"我會的."裴浩偉輕笑著離開.

病房終于安靜了下來,穆歡歡掀開被子要下床,護士馬上就過來阻止.

穆歡歡沒有傷到內髒也沒有傷到血管,所以下午就回家了,她躺在床上眉心皺的像是個疙瘩,這件事也不知道算是完了沒有,裴浩偉她不知道,但是李虹艾那個人……穆歡歡卻知道特別的多疑.

而且經過這次事情,穆歡歡真的很寒心……雖然她告訴自己是特殊情況可以理解,但是還是不免胸口發涼,覺得自己這麼多年為國--家-安-全-部不知道經曆過幾十次差點喪命可是竟然被懷疑.

她穆歡歡在國-家-安-全-部創下了從來沒有失敗過任務的記錄,就算是這樣同樣還是會被不信任.

"叮叮叮叮叮……"

電話突然響了,穆歡歡起身看了來電號碼不認識皺眉接了電話卻沒有開口,那邊也沒有開口,穆歡歡皺眉.

"喂……"

良久,那邊傳來了霍辰西低沉性感的聲音,穆歡歡瞳仁一緊抬頭看向了牆上霍辰西的照片,穆歡歡聲音輕緩刻意壓低了嗓音:"好像……我也沒有給你留座機號碼吧."

霍辰西那邊唇角邪魅的笑容蔓延開來,果然打對了……他轉動著座椅看著手中穆歡歡的資料,女,22歲,霍氏旗下AIDA品牌服裝的全球頂級買手,男友是AIDA亞洲區首席設計師,也就是那天凌虐自己愛車的那個男人.霍辰西真的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是自家公司旗下的員工,當然這個身份只是穆歡歡的掩護而已.

"只要我想找,不管你留了電話與否,我都會找到你."霍辰西聲音低沉沙啞的撩人心弦.

穆歡歡輕笑著撫著自己胸前的傷口走到貼著紀斐成和霍辰西照片的牆面前唇角勾起:"是麼?"

"我記得在哥本哈根的時候你是不是還欠我一杯酒?"霍辰西走至窗前看著外面星辰閃爍的夜.

穆歡歡也走至窗前,拉開那層紗簾看著天空中璀璨的群星唇角揚起,聲音性感朦朧:"下個星期天怎麼樣?在我家……"

霍辰西那雙漆黑的瞳仁閃耀著華光竟讓這夜空為之失色,他精致的薄唇揚起,喉結微微滾動:"好."

穆歡歡掛了電話,唇角的笑容漸漸冷了下來,既然你要來……那麼我一定好好迎接你.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