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問題到底出在哪
"這是什麼意思?"穆歡歡眉頭緊皺.

裴浩偉雙手插兜踱著步子走到了穆歡歡的另一側輕笑:"我聽說這次護送行動沒有讓你參加,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那場行動中麼?"

穆歡歡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竟是把自己當成內奸了.

"那天我在FELKY餐廳吃飯,注意到了對面大樓上有狙擊手四處查看了之後我給夏蘭打了電話想讓他們改道,可是沒有打通,所以把電話打到了余宗豪那里讓他們改道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這就是我為什麼加入到行動中的原因,不相信你們可以查我的通話記錄,包括和時間方面的查對."穆歡歡很清楚程序所以回答的有條不紊.

"嗯……"裴浩偉點頭再次問道,"那麼,我聽余宗豪說……是你讓他們把車開往西郊那邊的為什麼?"

"因為那邊是我國的軍事基地有足夠快的增援,而且地方空曠不會傷到平民."穆歡歡看向了路廷臣,"中途我還給我的負責人路廷臣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讓他打電話給霍辰西讓他增援,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被槍擊中掉落海里都不見增援來,更奇怪的是我已經明確在耳麥里讓A小隊和夏蘭撤回來他們也沒有回來."

"你為什麼要他們撤回來?"裴浩偉抬眉.

穆歡歡眉頭一緊,要是告訴裴浩偉自己和查爾斯在芬蘭的事情,恐怕內奸的帽子就帶定了.

吳向飛看著連接著穆歡歡指尖的心電圖.

穆歡歡平靜的抬起頭,控制著自己平靜的心跳:"因為我在哥本哈根臨時受命接回那一套系統的時候和英國-軍-情六處交手認識其中一個是他們的頭查爾斯,最重要的東西當然是頭拿著,所以我判斷余宗豪追蹤的這邊才是我們被搶的保險箱."

穆歡歡抬起頭就那麼看著裴浩偉:"當我拿著箱子跑到絕路的時候,查爾斯讓我打開箱子,我問他密碼是什麼的時候,他回答我39201847,這套密碼只有路廷臣和副部長吳向飛知道,所以我很想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讓我拼了命從哥本哈根搶回來的東西被我親手毀了,還白白挨了一槍子?"

穆歡歡的回答技巧很好,裴浩偉輕笑著垂下頭……她總會把自己的問題變成她的問題,不得不說……她被培養的很出色.

吳向飛眉頭一緊,那雙深邃的眸子深深看著穆歡歡:"這正是我們想要問你問題,問題到底出在哪."

裴浩偉看了眼激動起來的心電圖,抬手示意吳向飛住口,輕笑著對著穆歡歡說道:"你是說東西是你毀的?"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