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這次出行真是處處有驚喜
 他快步走過去拿了衣服要下樓,甯浩宇從臥室走了出來揉了揉自己的頸脖:"那個汪墨綸的嘴真硬,什麼都問不出來."

霍辰西皺起眉,唇角勾起一個邪魅的笑意,猶豫了一下把衣服丟在沙發上走進了臥室將門關好,甯浩宇被霍辰西那陰森森的笑意看的脊背直發毛,轉身揉著手腕和頸脖躺在了沙發上.

臥室內的燈光是昏黃的,霍辰西看著被綁在椅子上已經滿臉滿口是血的汪墨綸,輕笑著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抬眸借著面前的鏡子看著背後坐在椅子上氣若游絲的汪墨綸,一雙在黑夜中異常閃亮的瞳仁里是比陰間寶石還要陰冷的光芒.

"汪墨綸……52歲,丹麥籍華人,美國牛津大學畢業,現為哥本哈根大學教授,膝下一女汪溫華在阿馬林堡宮是丹麥女王的首席管家……我說的對麼?"

霍辰西轉過頭唇角帶著邪肆笑容看著汪墨綸.

"呵呵……"汪墨綸笑的十分釋然,"知道還問."

霍辰西晃了晃酒杯斜靠在桌子旁:"46歲和一名俄羅斯女人偷情生下一子,今年5歲三個月零八天,住在俄羅斯弗拉基米爾州科尼爾第三大道563號,很可愛的一個小朋友,眼睛和他媽媽很像,還有什麼要補充的沒有?"

汪墨綸的笑容一僵,眸子突然變得陰狠……他掙紮著想要從椅子上站起來,一副要將霍辰西吞之入腹部的樣子:"你想要干什麼."

霍辰西笑了笑,放下酒杯朝著汪墨綸走去:"那就要看你配合不配合了."

甯浩宇在外面等了二十多分鍾聽著里面歇斯底里的聲音翻看著電視節目,直到霍辰西出來,甯浩宇轉頭看著滿手鮮血的霍辰西抓過桌子上的毛巾丟了過去.

霍辰西擦了擦手輕笑道:"這次出行真是處處有驚喜……里面處理一下別讓他死了."

見甯浩宇比了一個OK的手勢之後霍辰西去了總理的房間.

—————————千千分割線——————————

穆歡歡來到了哥本哈根Bella中心對面大樓的頂層,她從黑色的袋子里掏出了射弩,對准了對面大樓射了出去,倒鉤穿透了對面的牆壁死死勾住,穆歡歡將另一頭釘死,然後背起工具帶滑了過去.

黑夜成為穆歡歡的掩飾,讓她十分順利的落在了Bella中心大樓的頂層.

穆歡歡半蹲跪在地上打開了小筆記本查看白浩晨發過來的圖紙,借著手電微弱的光芒她查到三號通風口連接著頂層的女士洗手間,穆歡歡立刻收拾工具背包去了下樓去洗手間.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