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三人見面
終究還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星期五下午還沒下班千乘便接到凌禦行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依舊是霸道的決定性語氣.

"明天和我一起去C市出差,機票已經訂好了,明天上午九點,我會到你公寓樓下接你!"

"猛地想起明天是星期六要回嚴宅,她忙開口拒絕:明天?明天不行啊!明天我有事要忙,可能去不了,你能不能找別人……"

她實在想不明白凌禦行為什麼會找上她,倘若真是為了出差那為什麼裴航沒有事先通知她一聲,而是讓他這個總裁來親自通知?

凌氏集團名下產業涉及幾個產業和區域,GM只是其中一個分公司,主攻時尚品牌,如果不這是隸屬于凌氏集團名下,恐怕也沒有多少人會相信,地產業的大鱷會去經營時尚品牌,倒像是心血來潮鬧著玩兒似地,整個凌氏集團的主要支柱還是以地產業為主,倘若沒有凌禦行坐鎮,恐怕如今的凌氏集團也不會有如此讓人羨慕的成就.

身為集團總裁,凌禦行果斷的行事作風,雷厲風行的手段和高瞻遠矚的決策,都讓一眾同齡人望塵莫及.

"明天是星期六,你有什麼要忙的?我可不記得我有規定過GM星期六日要加班!"

"但是嚴家有規定,星期六必須回嚴宅吃飯,而且市長今天登門拜訪……"

"哦,我倒是忘了這事還是我促成的,我還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呢!"

"……"如此明顯的威脅她又怎麼聽不出來,奈何胳膊擰不過大腿,她也只能認了,微微歎了口氣,"明天早上你不用來接我,我直接去機場吧!"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凌禦行直接掛了電話.

收起手機,她暗暗地罵了聲:"殲商!"

凌禦行比嚴子饒更懂她的軟肋在哪里,她所有的驕傲自尊在凌禦行那兒其實根本就不值一提,他總有辦法摧毀她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城牆,然後把她逼入絕境里,讓她自己選擇退路.

如果不是受制于人,她又怎麼會屢屢向他低頭?

她輕歎了口氣,深知得罪嚴子饒也莫得罪凌禦行,收起手機坐回到辦公椅上,在下班之前她必須把手頭上的工作忙完.

………………………………………………………………………………

也不知道凌禦行是要去幾天,千乘只能估摸著帶了幾套衣服,提著個簡單的行李箱出門,前兩天才和嚴子饒鬧翻,即便是回了嚴家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至于老爺子那邊,她只能以出差為借口開溜了.

爺爺終究還是比邱華雪好話,聽了她的解釋後不僅叮囑她要照顧好自己,還知道她不會開車,特意讓嚴子饒來送她,一想到凌禦行,她還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雖是被逼出軌,可她現在還不想爺爺知道,畢竟這場婚姻里,他老人家才是最期待的那一個,她不想讓他傷心.

去機場的路上,星雨開車,安靜的車廂里播放著淡淡的鋼琴曲,千乘坐在後座上,偏頭看著快速往後掠去的風景,繁亂的思緒莫名的浮了上來.

星雨不時往後視鏡看了眼,放慢了車速開著車子,莫名的來了句:"老大,你和凌禦行現在是什麼關系?"

她總覺得他們兩個關系不一般,尤其是在南帆十九年慶典的挽上出了那樣的意外以後,凌禦行似乎沒少踏足她的生活,而她看到她發呆出神的次數也比以往多了.

她剛問出口,副駕駛座上的星云便不客氣的瞪了她一眼,她這個單純的傻妹妹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13acV.

緩緩從思緒里抽神回來,她抬眸看向後視鏡里朝自己看了眼的星雨,淡淡一笑,"你覺得我和他現在是什麼關系?"

沒想到她會反問回來,星雨微微愣了下,卻還是單純的斟酌了片刻才開口:"額,我覺得有點像地下人……"

有好幾晚上她都夜宿在他那兒,這樣的關系恐怕不用多都能看出來的,更何況她還是成年人了,不會不明白其中的意圖.究是化期好.

"嗯,差不多是這樣的關系吧!"其實也算不上是人,只能算是個給他暖床或者滿足他生理需要的女人,而人之間最起碼是有一方是帶著感的,而他們之間似乎除了交易之外還是交易,所謂的感,一直都虛無飄渺.

"老大……如果你不願意,其實你不用委屈自己的,橋到船頭自然直不是麼?你也沒必要總強迫自己去做不願意做的事,如果蘇老爹知道你為了他又把自己賣了,他會很傷心的,他就你這麼個寶貝女兒,他甯願不要公司,也不會讓你這麼做."

老大和凌禦行之間的糾葛,她多少能猜得出來幾分其中緣由,只是覺得心疼她這樣委屈而已.

別人受了委屈回家了還有爸媽可以依賴可以傾訴,而她卻什麼都不敢,就算再委屈再難過都一個人忍著.

"我不委屈,和凌禦行之間是一場公平交易,我得到我想要的,他也能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整個A市里,除了凌禦行能和嚴家抗衡,找不出別人了……"

終究還是星雨心直口快,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不是還有一個葉家麼?"

咋一提到這個,她猛地意識到自己了不該的話,訕訕的閉上嘴,無辜的挨了副駕駛座上星云的一記凌厲眼神,咬著舌頭急急的道歉:"對不起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系,葉崇熙回來了,都在一個地方生活,抬頭不見低頭見.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人應該往前看不是嗎?"

雖然A市里還有一個葉家可以和嚴家抗衡,可她就算死都不會去求葉崇熙幫忙,葉家當年給她的羞辱,一次就夠了.

如今的她,雖然還不夠堅強,但也不會再傻傻的送上門去任人羞辱.

因為剛剛尷尬的話題,星雨也沒干再亂話,整個車廂里頓時安靜了下來,徒留輕微的鋼琴聲回蕩在耳邊.

去的時間比較早,站在機場大廳里,千乘梭巡了一會兒,沒找著凌禦行的身影,便安靜的在候機大廳坐了下來.

ipad上多了幾款新游戲,她挑了個安靜的角落,一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一場游戲終結的時候,她僵著酸痛的脖子抬起頭,一眼便看到站在面前的黑影,順著黑影抬起頭,再看到葉崇熙那張溫潤的笑臉的時候,所有表都僵在了臉上.

她怔怔的看了他幾秒,手里握著ipad,掌心一陣濕熱,會在這里碰到,她除了覺得有些意外之外,更多是恨不得馬上消失.

"乘乘,這麼巧?"葉崇熙似乎並沒有發現她臉上那一閃而過的厭惡和躲閃,淡淡的揚起唇角看著她,"你去哪里?"

"出差!"別開頭,她轉頭朝大門口看了過去,幾乎是下意識的恨不得凌禦行早點到!

"是麼?我也出差,你幾點的航班?"他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距離自己登機還有半個多時,時間充裕,足夠和她上幾句話.

"不知道."她眨了眨眼,終于轉過頭來,挑眉看向面前偶遇的男人,"你也差不多要登機了吧,誤了航班可就不好了!"

還是這麼不待見他?葉崇熙苦澀的笑了笑,眉眼間依舊是那濃郁的溫柔,"還有半個時,沒關系,我陪你一會兒吧!"

"不需要,謝謝!"別開頭,她總算在通道上看到了凌禦行的身影,估計是真的有公事要出差,他除了帶著秘書之外,還有幾個隨行人員,一群人風塵仆仆的出現在機場大廳,許是因為領頭人身姿不凡,這一隊的幾個人很快吸引了不少旅客的目光.

看到他,千乘總算找回了自己的勇氣,深吸了口氣拿過一旁的行李,"我們總裁來了,先走了!"

不等葉崇熙開口,她已經拖著行李朝凌禦行走了過去,她沒看到身後的葉崇熙也跟了上來,以至于凌禦行再看到他們兩個一前一後的走來的時候,整張臉都是陰郁而凌厲的.

靜默的看了她幾秒,凌禦行偏頭和林澈吩咐了聲,讓他們先去換登機牌,交代完這才轉過身看向她身後的男人,淡淡揚唇:"葉總,這麼巧?"

"凌總."葉崇熙禮貌的點點頭,偏頭看了眼身旁躲閃自己的女人,淡然一笑,"凌總這是去出差吧?"

"嗯."輕應了聲,凌禦行抬手看了看時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走了!"著,他偏頭看了千乘一眼,轉身往登機口走去.

如獲大赦,千乘沒多想,拔腿跟了上去,身後,葉崇熙看了看時間,再看看那落荒而逃的身影,淡然一笑的跟著往登機口走去.

走在凌禦行身後,千乘總覺得某人今天氣場不對,尤其是在看到葉崇熙以後,整個人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即便是背對著她都覺得背脊一陣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