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有何用意
剛擦干頭發,他猛地轉身翻身把她壓在床上,俊臉隨之湊了過來,"約見市長的事已經辦妥了,你打算怎麼謝我?"

僵著脖子看著面前這邀功的男人,千乘有些無語,抬手推聳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你想讓我怎麼謝你?"

"你呢?"他偏頭埋首在她脖頸間,親昵的磨蹭著,灼熱的氣息撲打在她脖頸間,惹來她一陣陣輕顫.

如此曖昧的提醒已經不需要明,千乘自是明白他想要什麼,只是她不明白,比她身材比她漂亮的女人那麼多,她就連床技都生澀,為何他偏偏選擇了她這個有夫之婦.

見她還愣著,凌禦行微微眯眼,猛地翻身讓她趴回到自己身上,昂藏的身子懶懶的靠在大床上,如同王者一般霸道而冷靜的看著她:"不如今天換你謝我好了!"

別開頭,她毫不客氣的拒絕:"我不會!"

"不會?那天是誰在衣帽間鉤引我的?!"他輕笑了聲,暗眸沉沉的落在她那張精致的粉臉上,"你要是不願意,換我動手的話,我可就沒這麼溫柔了!"

話落,他倏地收緊了扣在她腰上的手,一把把她按在自己胸口,"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

考慮到明天還要上班,真要是讓他動手,恐怕明天一天都爬不起來,識時務者為俊傑,自己動手又何妨,反正不是第一次!

磨磨牙,她忿忿的瞪著他,一鼓作氣豁出去了一般,直接伸手扯開他的浴袍,利落而野蠻的動作頓時取悅了原本就帶著看戲心態的男人,只是這粗暴得跟母老虎似地動作,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看著泛白的天花板,凌禦行垂眸瞥了眼在自己身上發泄似地亂啃的貓兒,淡淡的揚唇,突然生氣了個主意,看來這里的天花板需要換一個了,以後就這樣看著她亂來,似乎也是個不錯的享受.

磨蹭到後面,她見他沒什麼反應,也溫柔了下來,逗弄的動作漸漸在他身上點燃了不少的火焰,他也總算從神游太虛中回神過來,享受著她那生澀的動作.

折騰了好一陣子,他的耐心盡失,猛地翻過身把她壓回到大床上,利落的扯去她身上單薄的睡裙,借著這個姿勢壓了過來,柔柔的在她脖頸間落下細密的吻,涼薄的指腹從她纖細的腰肢上劃過,落在她敏感點上按壓,灼熱的溫度再度襲來.

半眯著眼,她難耐得扭動了下,不舒服的低吟了聲,熱切的渴望更是刺激了男人的動作.

壓下頭,他狠狠吻上她的唇,在她掙紮的瞬間一沖上前,霸道的占有著她所有的甜蜜和緊致!

夜深沉,昏黃的燈光灑在床上糾纏的身體上,一室曖昧.

………………………………………………………………………………

第二天上班差點兒遲到,千乘轉頭忿忿的瞪著駕駛座上面無表的男人,咬牙切齒又不敢大聲朝他後,愣是把自己給氣得半死.

凌禦行的車子太招搖,她沒敢讓他把自己送到公司門口,隔著一條街便讓他把車子停下,自己走過去.

駕駛座上被當成車夫的男人冷著臉轉頭看她,暗眸隱隱噙著幾分不滿:"怎麼,我是你殲夫麼?用得著這麼躲躲藏藏?"

"難道不是麼?"解開安全帶,千乘沒好氣的抬頭,"為了不毀你聲譽,我們的關系還是悠著點兒比較好!"

著,她推門准備下車,誰知駕駛座上的男人涼涼的撂下一句話:"我昨天提的條件,你自己好好考慮!"

"……"離婚這個問題她確實需要考慮,沒多什麼,她淡淡的點頭,"我知道了!"

回到辦公樓,千乘踏進助理室內,看著兩個比她早到了的助理,"星雨麻煩幫我泡杯咖啡,星云你把你收集的關于歐洲風尚的內容都拿給我,順便通知下去,三十分鍾後早會!"

"好的,老大!"

看了看時間,千乘想起約市長吃飯的事,撥了個電話給邱華雪,她還沒開口,電話那頭已經傳來了邱華雪質問的聲音:"怎麼樣,事辦妥了麼?約沒約到市長?他什麼時候有時間?"

"已經約好了,市長星期六他會去嚴家拜訪老爺子,有什麼話你們到時候跟他吧!"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馬上跟老爺子!"連句謝謝都沒有,邱華雪歡喜的掛了電話,市長登門拜訪,給足了嚴家老爺子面子,也是給足了嚴家人面子.

畢竟不管怎麼樣,嚴家在A市不論商界還是政界,都有著不的聲望,嚴老爺子還是老革命,嚴家長子又是省級高官,身為市長多少還是要給嚴家一個面子.

收起手機,千乘翻開桌子上的資料,開始為早會做准備.

也許是因為昨天她替各部門高管承受了總裁的怒氣,持續了一個多時的早會,各部門主管和總監竟分外配合她,工作安排下去後,就連一向跟她唱反調的姜可瑩也沒什麼,接下她的安排各自忙了起來.

忙碌的工作甚至讓她忘了機場的那一幕,忘了在機場再遇的那個人,直到晚上下班接到林如萱打來的電話,她才稍稍喘了口氣.

"有事嗎?"站在落地窗前,她挑眉看向遠處漸漸暗下來的夜色,這才意識到時間已經很晚了,修改一份策劃馬不停蹄的忙了好幾個時連自己都沒發覺.

擦頭翻她些."蘇姐,出來喝杯咖啡怎麼樣?"電話那頭傳來林如萱嬌柔的聲音,沁在這黑下來的夜幕中,很有狐媚的味道.

"不好意思,我今天沒空!"她都快餓死了,哪有什麼時間去喝咖啡!

"是嗎?我這里有些東西你估計會很感興趣的,你要是不來可別後悔哦!我在皇廷的咖啡廳樓層等你!"

"……"不等她拒絕,林如萱已經掛了電話,似乎是篤定了她一定會去似地.

收起手機,千乘揉了揉額頭,收起桌子上的文件,拿了包包准備下班.

開著車子行駛在喧囂的馬路上,兩側的燈火璀璨印在視線里,讓這個城市看起來愈加的浮華迷離.

沒有吃晚餐,肚子此刻空空如也,找了間皇廷酒店附近的粥店,點了一份海鮮粥吃了起來.

既然林如萱篤定了她會去,那她也有足夠的自信讓她等,反正不急,填飽了肚子再.

等她感到皇廷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時後了,跟侍者報上名字後,侍者帶著她來到靠窗的位置,她看了眼似乎等了很久的女人,側過身落座.

點了杯檸檬水,她挑眉看向對面隱隱露出些微不耐的林如萱,淡然一笑,"不知道林姐找我是有什麼事?"

"只是有些東西想給蘇姐看看而已."轉過頭,林如萱從包包里拿了個信封出來遞給她,優雅的端起咖啡杯品著咖啡,嬌媚的臉上揚起得意的笑容.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千乘拿過桌子上的信封,抽出里邊的一疊照片,照片上的主角除了她對面的女人之外,另一個便是她那有名無實的丈夫.

從海灘上兩人牽手漫步到酒店里的燭光晚餐,再到兩個人在游泳池里纏綿和那大床上女人幸福的笑臉,每一張照片抓拍的角度都完美在像看官宣召著照片主人的幸福和甜蜜.

看著這些照片,千乘淡淡一笑,挑眉看向對面向自己宣戰的女人,有些不解:"林姐給我看這些照片用意何在?"

"也沒什麼用意,只是希望你放過子饒而已,他愛的人是我,也只有我而已!像你這樣身份的人根本就配不上他,如果你是去的話,就別再纏著他!"

"嗯哼?放過嚴子饒?不知道林姐現在是站在什麼立場跟我話?你剛剛的那一番話,我想從正牌夫人嘴里出來恐怕更名正順,你不過是個插足別人婚姻的三而已,憑什麼這麼要求我?單單憑著嚴子饒愛你麼?如果他真那麼愛你,為什麼要娶我?"

"娶你不過是老爺子的命令而已,他一向孝順!到三,你難道不覺得你才是第三者麼?如果沒有你,我和子饒早就結婚了,根本就輪不到你這個暴發戶的女兒來當這個嚴太太!"13acV.

"是麼?可是有些事只注重結果,沒有人會在在意過程如何.如今我是嚴太太,道德倫理上你就是三,我和他倘若一輩子都不離婚,你就只能一輩子都背著三的罵名.我是暴發戶的女兒沒錯,但現在我是嚴太太,也比你這個戲子強,不是麼?嚴子饒愛你那是你的事兒,離不離婚是我的事.拿這種東西來威脅我起不了什麼作用的,你還不如去求嚴子饒來得實在."

至少,嚴子饒比她好話,只要掉幾滴眼淚,什麼目的達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