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你怎麼這麼根號四
囧囧的回神過來,千乘猛地哆嗦了下,"關于報紙上的新聞八卦,我覺得我有必要澄清一下,最起碼你得給我申訴權啊!"

"申訴權?你覺得你現在還有這個資格跟我要申訴權嗎?"

"可是你也不能什麼都不讓我解釋就給判死刑吧?就算要判我死刑,好歹也讓我死得明白吧?"

這人怎麼這麼不講道理,機場的意外明明就不是她的錯,不帶這樣遷怒于她的!

"你要解釋是吧?我現在已經到了GM樓下,你到停車場來吧!我給你五分鍾時間."

"哦哦,我馬上來!"乍一聽到有挽回的機會,她想也沒想,拔腿就奔出了辦公室.

對于凌禦行這種陰晴不定又心思深沉的總裁大人來,誰都不知道下一刻他是否會改變主意,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步步為營心翼翼,盡量不得罪他,否則他指不定怎麼找她麻煩.

再者,她現在還有求于他,更加不能得罪!

匆匆從電梯出來,站在陰沉的地下停車場里,她四下搜尋凌禦行的身影,剛轉身一輛黑色的賓利訕訕的停在了她身後,刺眼的車燈直射過來,她猛地轉身,倒抽了口氣往後退了步,抬眸看向從車里下來的男人,挺直了身走向前.

在他身旁,她靜靜的頓住腳步,低著頭輕喚了聲:"總裁!"

凌禦行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轉頭把手里的文件遞給走上前的林澈,也不話,冷著一張俊臉轉身就往電梯走,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讓千乘忍不住直哆嗦.

她下意識的轉頭看向一旁林澈,可憐兮兮的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林澈看了她一眼,心知這個女人對于總裁的意義非同一般,好心的提醒道:"有些事解釋清楚了也就沒事了."

"謝謝……"半眯著眼,她感激的朝林澈投了個眼神過去,快步跟上前方倨傲的身影.

乘坐的是執行副總的私人電梯,一路直上,倒也沒有遇到什麼人,千乘猶豫了片刻,抓著機會開口:"那個……報紙上寫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八卦,你怎麼也相信啊,那些狗仔捕風捉影亂寫一通,十句里邊沒有一句是真的,總裁你英明神武怎麼也相信他們胡八道啊!我昨天只是奉了老太太的命令去接機而已,誰知道他會跟舊人在一起,更沒想到還有那麼多狗仔在那兒."

"所以呢?你是不是也要告訴我,那些照片里的人不是你?"涼薄的嗓音充斥在窄的空間里,徒然讓電梯里的氣溫降了好幾度.

"是我,可是事不是你想的那樣,嚴子饒這麼做純粹是為了維護他的心上人把我給犧牲了而已,我不過是被他利用的那一個,就算是去秀恩愛,也是做戲給那些狗仔看的!"

"是麼?你還真偉大!"凌禦行輕嗤了聲,轉頭涼涼的瞥了她一眼,"與其這樣送上門被他羞辱,為什麼不離婚?成全他和舊人在一起不更好麼?寶貝,你是不是有被虐待症啊?被他這麼利用折騰還能若無其事?"

"你以為我願意啊!我不能離婚還不是因為嚴子饒手里抓著寶義集團百分之三的股份,雖然不多,可也是個威脅."

"你怎麼這麼根號四?!"某人擰眉看著她,頭疼又無奈.

"什麼根號四?"一臉莫名的抬起頭,她眨巴著眼睛看著他,實在不明白他這話什麼意思.

"根號四等于幾啊?!"

"2……"猛地明白過來他話里的調侃,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才2呢!我這是為大局著想,我爸如果跟你一樣是商業翹楚,也不至于弄到如今這步田地,我更不用為了那百分之三的股份和嚴子饒虛以委蛇!"

被逼無奈,她永遠都是最杯具的那一個,本以為斗贏了嚴子饒自己很了不起了,卻沒想到再來一個凌禦行,每一次她都輸得慘不忍睹,還得受他威脅,她這流年不利也太坑爹了吧?!

"我不是告訴過你我可以幫你麼?怎麼,在你看來那百分之三的股份我凌禦行拿不回來是嗎?"對于她那又聰明又迷糊的腦子,他實在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不是……"她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看著她,"天上不會掉餡餅只會掉陷阱,你不可能無條件的幫我,與其被你算計,我還不如繼續和嚴子饒虛以委蛇,至少他還比較好對付."

倘若讓她在凌禦行和嚴子饒之間選一個當對手,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嚴子饒,凌禦行的道行深不可測,即便是現在她和他之間曖昧不明的關系,她還是沒有想明白像凌禦行這樣身份尊貴從不缺女人的人,為什麼會偏偏選擇了她這樣一個有夫之婦.

比她家世外貌好上百倍的女人多不勝數,怎麼他偏偏選擇了她?

倘若真是為了征服她那倒也罷了,可是他這樣無條件的幫她,甚至不惜和嚴子饒為敵,如果沒有目的的話,什麼她都不信.

她不解釋還好,這麼一解釋簡直把他氣得半死!

沉著臉,他一臉涼薄的勾了勾唇角,戲謔的挑挑眉,"既然這樣,那你求我做什麼?求嚴子饒不就沒人逼你爬牆,也不用被我算計了麼?"

"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

"只是覺得我最近太好話是嗎?以至于讓你覺得我另有圖謀?"冷笑了聲,他抬手摸上她的臉,俊臉上的笑意冷得足以凍結空氣,"寶貝,看來我最近真的太寵著你了!既然在你心目中我是個唯利是圖的商人,那以後你就把我當殲商看吧!但凡你有事要求我的時候,先想好你有什麼值得拿來跟我交易的再找我!"

猛地松了手,此刻電梯也到了辦公樓層,叮一聲打開,他冷冷的轉身出了電梯,留下一臉錯愕的千乘好一會兒都回不過神來!

的神哆了都.她這算是把他給徹底得罪了?!該死!她怎麼這麼笨呢!即便心里這麼想也不能表現得太明顯啊!

這麼一來,不僅傷了總裁大人的自尊,更是斷了自己的後路了,她還要求他幫忙約市長吃飯呢!現在該怎麼辦?!

失魂落魄的從電梯里出來,千乘有氣無力的歎了口氣,剛一抬頭便看到從另一側電梯上來的林澈,仿佛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忙跑上前來,一臉沮喪的哀求道:"林秘書,你好人做到底,就再幫我一回吧?"

挑挑眉,林澈看著面前犯傻的女人,輕笑了聲,"怎麼了?又把總裁給惹著了?!"13acV.

"這次是真的把人給得罪了,怎麼辦?有沒有補救的辦法?"

她和他相處的時間不長,她只知道他的性子陰晴不定,摸不清他的脾性自然容易中招,而唯一能救她的也只有這個跟在總裁身邊多年的秘書了!

"什麼話該什麼話不該,你自己心里要有數,總裁吃軟不吃硬,你越是跟他倔性子,他越不會輕饒了你,為了讓他消氣,你這幾天就別跟他對著干了,順著他一點."

"可是我順著他,他還是給我冷臉看怎麼辦?我厚著臉皮貼上去,他冷著臉把我打回原形,那我不是很丟臉麼?"

"丟臉好過丟了你現在的一切強,不是麼?你死皮賴臉的順著他幾天,等氣消了也就沒事了."林澈看了她一眼,無奈的輕笑.

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總裁,會為了個女人動氣,真是讓他意外!

看來,這個女人對他的影響力,恐怕已經超過了楚芙了,倘若楚芙回來了,那這個女人又該何去何從?依著她那驕傲倔強的性子,恐怕不會心甘願的當別的女人的替身吧!

垂眸看著面前一臉糾結的女人,他無法預測她將來的命運,只能祝她自求多福了.

"真的嗎?"聽著他的建議,千乘眼睛一亮,一臉激動的朝他笑了笑,"謝謝林秘書!"

"先別急著謝我,等會的早會,你可准備好了?別在那麼多高管面前丟了你總監的臉,那以後在工作上你就不容易樹立起威信了."

"嗯嗯,我知道,反正現在時間不夠了,臨時抱佛腳也沒用,等會我也只能臨場發揮了!"深吸了口氣,她揚起自信的笑容看著他,"那我先回去准備了,今天謝謝林秘書了!"

"不客氣!"緩緩收斂起臉上的笑容,林澈轉身往副總辦公室走去.

………………………………………………………………………………

總裁突擊檢查,臨時參與的早會,讓原本還帶著困意的一群高管戰戰兢兢的安坐在會議桌前,尤其是在意識到主席座上的總裁大人臉色不佳的時候,更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相對于他那渾身散發著的生人勿進的氣息,一旁陪同過來的裴航倒是一臉淡定,手指優哉游哉的在ipad上滑動著,怎麼看心思都不在會議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