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總裁大人的火氣
是去吃飯,嚴子饒還真發揮了他大爺的本性,把千乘當仆人使喚,就連刷卡買單都是直接把卡扔給她,連誰句話都懶,都不知道是真的累還是有心折騰她.

從餐廳出來,千乘坐上車,轉頭看了眼副駕駛座上的男人,伸手就去摸他口袋里的錢包,原本閉著眼睛休息的男人猛地睜開眼,繃緊了神經一臉緊張的看著她,"你要干嘛!"

"不干嘛,把卡還給你啊!"著,她亮了亮手里的金卡,似乎是撇到了他臉色不對,偏著頭好奇的看了看,一臉鄙夷的擰起眉:"你不會是以為我想對你干嘛吧?"

"不然呢?我還以為這些天我不在你想我想得如此饑渴,迫不及待要在車里對我下手了呢!"

"滾!"乍一聽到他不著邊際的調侃,千乘臉一,揚手就把手里的卡砸在了他臉上,"我可不是你玩的那些女人,老娘我就算再饑渴,也不會對你這種百花叢中過的男人下手的,要是一個不心得了什麼病,回頭我跟誰申冤去!"13acV.

"哦?是嗎?你可別忘了,你現在是我老婆,我就算現在在這里要了你,那也是屬于合法的夫妻義務!"

"你滾一邊去吧你!你要夫妻義務你找你那舊人去啊,我不願意的事嚴子饒你也別逼我,你別忘了就算是夫妻義務,還有個名詞叫婚內強女干!"

"嗯哼,所以呢?我都還沒要碰你,你這麼緊張做什麼?"他抬手揉了揉她的頭,似乎是帶著幾分無奈和疲倦,"開車吧,我今天很累,不想跟你吵."

"……"戰火突然偃旗息鼓,千乘微微愣了下,看著那略顯疲憊的俊臉,她這才意識到他似乎真的挺累的,也沒多什麼,系好安全帶發動車子離開.

回到嚴子饒的別墅,千乘剛拎著行李踏進客廳,便聽到嚴子饒的手機響了起來,熟悉的專屬鈴聲正昭告著來電主人的身份,千乘挑挑眉,讓下手里的行李,"你自己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

"回哪兒去啊!今天住這里不行麼?"握著手機,嚴子饒轉頭看著她,眼神莫名的有些冷.

"明天又不用回嚴宅,我住在這里不是打擾你跟美人話麼?我還是回我自個的地方去吧!你該干嘛干嘛去,我走了!"著,她瀟灑的擺了擺手,也不管他什麼臉色,灰溜溜的出了門.

嚴子饒原本還想些什麼,手里的手機不厭其煩的響著,他只能接了起來,哪里還顧得上剛剛那迫不及待離開的身影.

"我已經到家了,你自己好好休息吧,今天很累,有事明天再吧!"罷,他沒等那頭的人開口,直接掛了電話.

從未像現在這樣焦躁而厭煩,滿身的疲憊再度湧來,他轉頭看了眼空蕩蕩的玄關,再看看那被扔在客廳的行李,微微歎了口氣,轉身上樓.

……………………………………………………………………………

A市的娛樂媒體傳播八卦的速度簡直超乎想象,當千乘一早看到報紙上那頭版頭條的新文的時候,尤其是那張嚴子饒貼著她的臉話的抓拍照片,她簡直有想死的沖動.

"嚴四少夫妻機場大秀親密,破不和傳聞!"

"影視新星林如萱疑似嚴四少新歡,嚴四少為擋留機場秀親密."


"……"

各種各樣的標題幾乎是把昨天下午在機場的那一幕炒得天花亂墜,更是把林如萱給狠狠炒作了一把,千乘看著報紙上的報道,頭疼的擰起眉,隨手把報紙扔到了一邊.

星雨撿起報紙看了眼,一臉不屑的輕嗤了聲,"這個林如萱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怎麼到哪里都有她!不過老大,這次不心抓著了林如萱和四少在一起,四少沒找你麻煩吧?"

印象中四少對林如萱一直很保護,甚至不惜對蘇千乘撂下狠話,招惹誰都好,就是不能去招惹林如萱,如今碰巧遇到了一塊,又讓記者給抓了個現行,雖然嚴四少為了保護林如萱極力澄清和林如萱的關系,但也難免讓眾多媒體八卦猜測一番.

"沒有,嚴子饒這次出差回來似乎特別累,還好沒找我麻煩!"咽下最後一口面前,她站起身,"管他的,他和林如萱怎麼鬧都沒關系,只要不踩著我的底線,隨便他們怎麼樣.你們倆等會也換衣服准備上班吧,第一天上班可別遲到了,免得我這個總監難做."

"知道了老大!"

另一邊的別墅里,凌禦行接過保姆阿姨遞來的早報,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翻看著早報上的新聞.

在看到報紙上的頭版頭條的時候,好看的劍眉頓時擰了起來,沉冷的眸光落在報紙刊登的一張親密照片上.

不知道該狗仔拍得角度夠好,還是本來姿勢就很親密,這麼看著他們就好像是一對恩愛夫妻似地,大庭廣眾之下也不忘秀著彼此的恩愛感.

涼薄的唇微微揚起,他冷笑了聲,隨手把報紙扔到桌子上,起身的時候不心撞翻了手邊的咖啡,瓷器的碰撞聲驚動了正在廚房忙碌的阿姨,忙探出頭來,心翼翼的看著他:"先生,怎麼了?"

"沒事.忙你的吧!把桌子收拾了!"深吸了口氣,他垂眸落在那張被咖啡沾染了的照片上,黑褐色的純咖啡染了半邊報紙,有一半染在了嚴子饒的臉上,讓整張畫面看起來分外詭異.

衣角沾著難看的咖啡漬,濃香的咖啡灑了一整個餐廳,鼻息間是那濃郁的咖啡香氣,他猛地想起那天下午她替他泡的一杯咖啡,手藝比阿姨好很好,比他自己泡得更是好上幾倍,把溫度和水量掌控到最佳狀態,泡出來的咖啡幾乎讓他上癮.

一如……她身上的味道!

暗沉的眸光從報紙上移開,他冷哼了聲,倨傲的轉身上樓,隨手拿出手機給裴航撥了過去.

電話剛一接通,他便冷冷的開口:"今天早會我親自參加,讓他們准備好歐洲風尚的新策劃案."

"啊?那個策劃案不是不急麼?怎麼這麼突然?"

"我的話,你有意見麼?"電話這頭,凌禦行涼薄的眯起眼,不等他多,直接掐斷了電話.

握著被掛斷的手機,裴航一愣一愣的看著手機屏幕,這總裁大人大清早的發什麼瘋?不會是欲求不滿把起床氣發泄到他身上來了吧?!


…………………………………………………………………………………

剛到公司,千乘便接到執行副總的內線電話,告知她今天的早會,總裁要親自過來參加,聽一聽新策劃案的意見.

她猛地一驚,事來得這麼突然,她壓根沒什麼准備,新策劃案還在研討之中,她本以為時間不急,給足各部門充分的時間,卻沒想到總裁會在這個時候殺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副總,這事你怎麼不提前呢通知我啊?!這麼急急忙忙的我可是什麼都沒准備啊!"等會讓她在會議上什麼?凌禦行是怎麼回事,突擊檢查好歹也給她吱個聲啊!

當初口口聲聲要參加歐洲風尚的人是她,如今毫無策略的人也是她,等會要是在會議上她身為總監,不出個所以然來,那她豈不是成了GM所有人的笑話了?!

"我也是剛接到總裁電話,事出突然,我能有什麼辦法?你還是趕緊准備吧!"

掛了電話,千乘看著手里整理得可憐的策劃案,只能撥了電話逐個去問其他部門准備的況,結果一如她所料,都沒怎麼准備!

無奈之下,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策劃和凌亂的備注資料,再看看時間,已經趕不及了,萬般無奈她只能撥通了凌禦行的號碼.

電話很快被接通,那頭傳來某人涼薄的嗓音:"."

"總裁,您等會是要過來開早會麼?"她試探性的問了句,生怕自己剛剛聽錯了.

"怎麼,裴航沒通知你麼?"

電話那頭不咸不淡的語氣,頓時讓她的心跌入谷底,"這才幾天的時間,歐洲風尚的策劃案我們都還沒准備好,等會會議你讓我什麼啊?!"

"是我沒給你時間還是你時間不夠?"

"額……這什麼意思?"

"你所謂的還有事要忙,就是為了去機場和嚴子饒秀恩愛麼?既然有那個時間和嚴子饒秀恩愛,怎麼沒時間拿來工作?!"

冷冷的聲音聽得她渾身一個冷顫,她總算明白過來,總裁大人大清早的刁難所謂何事了!

是吃發了上.———————————》有個BUG跟親們一下,就是打醬油的設計總監之前用了林如萱這個名字,手快打錯了,後面跟嚴四少的舊人重複了,我就把前面打醬油的總監名字改了,有親提出這個問題我才發現,抱歉抱歉!問題應該不大,女配還是林如萱哈!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