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真是自作多
只是因為她的一番話,一向被保護得很好的林如萱,頓時成了狗仔的焦點……

所有的聚光燈都朝向因為嚴四少而差點兒被忽略的大明星,原本嚴四少的緋聞就已經是全城的八卦焦點,如今再扯上林如萱這麼個公眾人物,而且還是正牌夫人和三之間的斗爭,更是讓原本期待得抓第一手八卦新聞的狗仔超乎預料收獲頗豐!

洶湧上來的狗仔幾乎把話題對准了林如萱,一湧而來的人海和推擠著上前的麥克風全數湊到了林如萱面前.

"林姐,請問你是不是嚴四少的新歡?"

"林姐,你和嚴四少是什麼關系?你知道他已經結婚了嗎?"

"林姐,如此尷尬的三角關系,會不會影響到你的工作?"

"林姐,這是你為了新片宣傳有意炒作麼?"

"……"

面對這亂糟糟的一幕,嚴子饒破天荒的沒有開口,也沒有其他動作,甚至沒有開口維護身旁的林如萱,一雙沉沉的眸子落在她身上,看得千乘毛骨悚然.

猛地哆嗦了下,千乘挑眉看著他,一連無懼,倔強而又不服輸的模樣,像極了長滿刺的刺猬,正用自身優勢維護著自己僅剩的自尊.

過了好一會兒,嚴子饒這才轉過頭面對眾多媒體,俊臉上的笑容漫不經心而又閑適淡定,仿佛剛剛那一幕只是個意外,甚至從沒發生過.

"各位把事想得太複雜了,林姐剛剛為我們公司代一個品牌產品,我身為總裁不過是去視察而已,恰好同一班飛機回來.至于剛從我太太的話……你們也知道,她一向喜歡吃醋,豪門太太悶著沒事做偶爾給自己找點樂子找找別人麻煩也是常有的,大家可別亂寫,弄不好的話,不僅影響了林姐的聲譽,也是在破壞我們夫妻感."

完美無暇的笑容再加上那堪比公關部處理公關危機的絕妙發詞,把原本期待好戲上場的狗仔和眾多粉絲唬得一愣一愣的.

而他的這番話,也在頃刻間倒轉了局勢,原本因為蘇千乘那番話而憤憤不平的粉絲,聽了這話更是把矛頭轉向蘇千乘,瘋狂的吵鬧著要給偶像一個交代!

明知道林如萱是嚴子饒的底線,她還無所畏懼的踩了過去,千乘轉頭看了嚴子饒一眼,雖然早有心理准備他會拆她的台,可面對這樣尷尬的境況,她還是有點下不了台!

正當她准備甩頭就走的時候,腰身一緊,原本讓他下不了台的男人霸道的把她摟入懷里,面不改色的看向眾多鏡頭,"我的嚴太太雖然偶爾會給我捅婁子,不過,我還是挺樂意給她收拾爛攤子的,我們夫妻感好著呢,大家可別亂寫!"13acV.

"那四少,之前有傳你有外遇,而且嚴太太也抓殲在場,這事你怎麼解釋呢?"

是為被護再."這你就不懂了吧,夫妻趣啊,我不這麼做怎麼能看得出來我的嚴太太那麼在乎我呢?所以你們媒體寫八卦也要真實一點,別捕風捉影沒一句真話."

偏過頭,他曖昧的湊到千乘耳旁,親昵的問了聲:"我得對吧,老婆?"

千乘撇過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猛地甩開她的手往外走,把一眾好奇的人撇在原地.

"哎,嚴太太你幾句……"有不死心的狗仔在後頭追著.

從葉崇熙身旁走過的時候,千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沒有多少表,挺直了腰身快步離開.

嚴子饒轉頭看向來機場接機的秘書,偏過頭吩咐了他一聲,讓他送林如萱回家後,邁開腿朝那抹纖細的身影追了上去.

不經意的看到了站在一側的葉崇熙,微微愣了下,腳步頓了片刻,也沒有過多停留,很快收斂起眼底的緒,出了候機大廳.

在眾多車子中,他總算找著了停在停車位上的甲殼蟲,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坐了進去.

剛一坐穩,安全帶都還沒扣上,駕駛座上的女人已經發動了引擎,把車子從停車位上駛了出來,堪堪的上了馬路.

"老婆,你在生氣麼?"半側著身子,嚴子饒轉頭看著她,"你踩著了我的底線我都沒跟你計較,剛剛我也已經替你解圍了,你還想怎麼樣?!"

"是啊,嚴四少左右逢源,還能把危機關系處理得這麼讓人滿意,實在讓人刮目相看呢!"剛剛他對著記者的那番話,既維護了林如萱,又間接護了她的面子,可在她臭名昭著的聲名里,無疑又給自己抹黑了一筆.

雖然已經聲名狼藉,無懼再錦上添花,可是偏偏是當著葉崇熙的面,他讓她下不了台來,真的讓她太失望了.

本來她也不該對他這樣一個心心念念念著舊人的男人寄予什麼希望,以後遇著這種事,明知道他不可能站在她這邊,她也無畏再送上門去丟人現眼.

惹不起,她還躲不起麼?

以後但凡是他們出現的地方,她還是有多遠躲多遠為好,什麼正牌太太,不過是個虛空的頭銜而已,她今天的行為已經自取其辱了,以後犯不著再送上門去.

只是今天嚴子饒的行為,更讓她體會到了這樁商業聯姻的杯具.

"你話能不能不要夾槍帶棒的,我剛剛這麼做不也是在維護你麼?是你自己先找麻煩的,我不是早就告訴過你不要去找萱萱的麻煩嗎?你自己咎由自取,能怪得了誰!"

她自己送上門來的,敢還是他的錯了?

"是,我咎由自取我活該行不行啊!以後有你們出現的地方,我絕不靠近半步!免得四少你為難,既要維護我這個徒有虛名的正牌夫人,又要維護你那心呵護的人實在不容易,以後我不會再給你找麻煩了!"

今天她過于沖動,多少也是因為葉崇熙在的原因,非但沒討好,反而還讓自己更加難堪.

分別這麼多年後再見面,一見面就讓他看自己的笑話,她還真是笨得可以!

找誰演戲不好,偏偏找了嚴子饒,活該她下不了台來!

"你這麼激動做什麼?早告訴過你不要去招惹萱萱你自己不聽,平常這種況你不是都有多遠躲多遠的麼?怎麼今天這麼反常的自己送上門來了?"

"跟你有什麼關系!"輕哼了聲,她咬咬牙擰著臉看著前方,握著方向盤的手骨關節泛白.

她自是不敢告訴他這一切都和葉崇熙有關,倘若他知道,恐怕葉家和嚴家之間的矛盾會更加白熱化,反正她過去的事嚴子饒知道的也不多,而那些都已經過去了,她不提起,他也不會知道.

如今三個家族在A市的競爭,雖然是三足鼎立,可凌氏那邊終究還是占據了不少的優勢,倘若葉氏和嚴氏聯手起來對付凌氏,到時候恐怕凌氏那邊也會有麻煩.

"怎麼沒關系?你不是我老婆麼?我關心你還不行?!"

"哎,嚴子饒,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平常我踩了你的底線你不是變著法子整我麼?怎麼今天這麼好話,剛剛我不是去招惹了你的舊人了麼,要是以往你還不是把我往死里整!你今天不會是吃錯藥了吧?"她轉頭看了他一眼,滿眼古怪.

"你才吃錯藥了呢!少爺我突然良心發現,給你一點嚴太太的面子不行嗎?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就是你這種人!"

這女人根本不值得同和憐惜,他還真是自作多了!

"你……"冷冷瞪了他一眼,千乘磨磨牙轉過頭,深吸了口氣打算不跟他計較.

雖然今天沒了面子,可最起碼嚴子饒的態度還不錯,維護林如萱的同時沒對她痛下殺手,也沒因為林如萱把她往死里整,更沒借此對寶義集團下手,她心里多少還是有點安慰的.

至于在葉崇熙面前的狼狽……都已經是陌路人了,她有多狼狽跟他有什麼關系,如此在意只能證明她還在乎他,那只會讓她陷入新一輪的漩渦中,無法自拔.

抓過後座上的抱枕,嚴子饒半眯著眼靠在狹窄的座椅上,懶懶的開口:"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回來?"

他這幾天出差在外,那天她打電話過來的時候他剛剛跟下屬開完會,她卻以為他去探班了,反正她一直都這麼認為,他也懶得跟她多什麼.

"你媽讓我去接機的,誰知道你跟舊人在一塊,早知道我就不來了!打擾了四少你的好事,實在不好意思!"

"你話就不能好聽一點嗎?我只是碰巧和她同一班飛機回來,有你得這麼不堪麼?!"確實是巧合,可他知道,在她那兒指不定想得多不堪.

"這跟我有什麼關系,你不用跟我解釋,你跟誰在一起是你的自*,不用跟我報告,每次抓殲我都是配合你的,你以為我願意去啊!"

"行行行,看在你今天來接我的份上,我不跟你吵!我現在又累又餓,先去吃飯!"

"……"平常他大爺耍嘴皮子功夫那麼厲害,每次都讓她甘拜下風,這次怎麼臨陣脫逃了?

果然今天很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