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大鬧機場
不僅是他,還有嚴氏集團還有寶義集團,為了這塊地,估計也下了不少功夫吧?!

她是不清楚他們之間還有什麼利益糾葛,只不過競標剛剛開始,平靜的水面下就已經開始暗流洶湧了,也不知道最後誰能奪得那塊地.

凌禦行是勢在必得的,但是嚴氏那邊恐怕也不會輕易放手,如此激烈的競爭,她不敢想象有什麼後果.

"剛開始就複雜了?牽扯到其中的不僅僅有凌氏和嚴氏,還有一個……葉氏!"

"什麼?!"乍一聽到這個,千乘猛地抬起頭來,緊張的看著他,"你是葉氏?"

"嗯哼,你這麼大反應做什麼?怎麼,葉氏有你認識的人麼?"他直直的看著她,深邃的暗眸沉沉的泛著一股冷氣.

"沒……沒有!"她心虛的別開頭,抓著包包的手徒然收緊了幾分.

駕駛座上,凌禦行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在看到那張失魂落魄的臉的時候,原本柔和的俊臉頓時沉了下來,涼薄的嗓音仿佛沁了寒冰:"葉崇熙即將回國繼承葉氏,你很快就能見到他了!"

"……"猛地轉頭,她眸光閃爍的看著他,一臉緊張:"你,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葉崇熙回來了,這場爭奪戰就會更有趣."直視著前方的暗眸幽沉無光.

一個是她的現任老公,一個是她的舊人,還有一個是她現任的人,新歡舊愛外加一個現任老公.

都三個女人一台戲,這三個男人加起來,還真是有一出好戲了!

燈路口,他緩緩把車子停了下來,轉過身抬手在她略顯蒼白的臉上輕撫著,薄唇勾著一抹戲謔的淺笑,"寶貝,這趟水深著呢,你就站在岸邊,慢慢看吧!"

松了手,他發動引擎把車子駛離斑馬線,不斷飆升的車速預兆著某人此刻不佳的心.

上一刻的溫柔,下一刻的地獄,讓千乘有些晃了神,緊張的握著車門上的扶手,轉頭看著側臉僵硬的男人,再看看那不斷飆升的車速,額頭突突的跳著,實在不明白他到底在氣什麼.

葉崇熙……這個名字對她來已經很遙遠了,然而卻像是她心口上的一道傷痕,即便傷好了結了疤也還是留著一個難堪的痕跡.

不是時間不夠長不能把一個人遺忘,而是過去的傷太痛,記憶太深,以至于她想忘卻怎麼都忘不了.

車子在她的公寓樓下停了下來,千乘深吸了幾口氣,驚魂未定的輕拍了拍胸口,忍著那股因為車速過快而引來的惡心感.

"謝,謝謝你送我回來!"顫著手,她伸手去解安全帶,愣是廢了好一番力氣才解開.

抬眸的時候不經意撇到凌禦行那沉冷的眸子,她猛地一驚,下意識的繃緊了神經,直勾勾的盯著他看,卻不知道該些什麼.

想起自己等會還要去機場接嚴子饒,她張了張嘴,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只是淡淡開口:"我先回去了,沒什麼事的話你也回去吧!"

"怎麼,不打算讓我進去麼?"半側著身子,凌禦行一手搭在方向盤上,看著她的眼神深冷莫測.

"我……我等會還有事."她看著他徒然暗下去的眸子,猛地哆嗦了下,生怕下一刻他徒然伸手把自己掐死,忙扯了個笑臉出來,偏過頭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急急忙忙的推門下車:"我真的有事,晚點再給你打電話吧!"

不等他開口,她快速的關上車門,已經灰溜溜的跑了.

看著那倉惶而逃的身影,凌禦行在車里坐了好一會兒,這才發動引擎離開.

要馴服這只野貓,除了需要耐心之外,更多的還是要耐得住性子.

來日方長,他不急.13acV.

………………………………………………………………………………

星云星雨不在,千乘只能自己開了車到機場接機,平常車技就不好,再趕上下班高峰期,她開著輛甲殼蟲幾乎開出了龜速!

急急忙忙趕到機場的時候,她來回梭巡了下四周,再看看航班時間,恰好飛機已經抵達,她忙探著脖子往出口處望去.

人都還沒看清楚,不知道打哪里湧來一群狗仔和粉絲,捧著照相機等候在出口處的通道上,她下意識的往後退了步,看著那洶湧而過的人群,頓時倒抽了口冷氣!

這等的是哪位大牌明星啊,粉絲成群的在機場等著,還真是熱心!

她抬頭朝粉絲手里舉著的牌子看了過去,在看到"萱萱"二字的時候,她頓時明白過來這群瘋狂的粉絲等的是誰!

想起自己今天接機的大人物,再看看這瘋狂的陣仗和狗仔,嚴子饒和林美人此刻恐怕是在一起的,既然在一起,邱華雪還讓她來接什麼機啊?!這不是純粹讓她難堪麼?

這麼多媒體記者在,明天八卦媒體頭版頭條恐怕又是他們幾個,她這個正牌的嚴太太,恐怕又會成為A市市民茶余飯後的笑談了.

揉了揉額頭,正當她猶豫著是否要提前離開的時候,另一撥瘋狂的粉絲洶湧著從她身邊跑過,她抬眸朝出口處看去,嚴四少果然沒讓她失望,帶著林如萱一前一後的從出口處出來.

他們往前走,狗仔和粉絲就往後退,千乘還沒來得及撤退,就已經被倉促的一群人給推倒在地,如同多米諾骨牌效應一樣,她一倒下,後面跟著倒退的人被她絆了一腳跟著往後倒,正當她以為那幾個人會砸在她身上的時候,一道黑影撲了過來,眼明手快的把她從地板上拽起,牢牢地緊鎖在懷里.

驚魂未定,她依稀聞到了一股再熟悉不過的薄荷香氣,猛地抬起頭看向救了自己的人.

然而,再看到那張俊臉的時候,她頓時像被電擊了一般,渾身動彈不得!

怎麼會是他?!

眸光輕顫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她猛地回神過來,下意識的從他懷里掙脫,急急的往後退了步,保持著一點距離後,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

她怎麼都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他,更沒想到會在這場的場合里這般狼狽的和他再次相遇!

他和五年前比起來似乎並沒有變多少,還是記憶中的模樣,溫潤清雅,多了幾分成熟的魅力,不管是對誰,都是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溫柔得讓人連話都不敢太大聲,站在他身邊,即便什麼都不做,都能感到那股一樣的安心和溫暖.

曾以為自己可以一輩子都擁著這份溫暖,一切也都只是她以為而已.

她怎麼都不敢相信,那樣一個曾經把她庇護在翅膀下,溫柔守護了她那麼多年的男人,也會有背棄她的一天,帶著另外一個女人,離開得那樣決絕,她就像一個傻瓜,一個人在原地傷心難過.

曾經在他離開的那一段日子里,她以為他們再不會見面,就此分道揚鑣也好,時間足夠久遠,久遠到她可以把他淡忘,一輩子不再相見便不會再想念.

可終究,她還是高估了自己……

"乘乘……你沒事吧?"她的慌亂和排斥讓葉崇熙莫名的感到一陣失落,伸出去的手最終還是收了回來,化作唇邊淡淡的一句詢問.

"沒事,謝謝!"別開頭,她轉過身看向朝這邊走來的嚴子饒和林如萱,剛從的踩踏事件已經讓原本鬧哄哄的人群散了開去,此刻空出來的通道上只有她和葉崇熙兩個人,還有朝他們走來的兩道身影.

媒體的閃光燈不斷,似乎有人認出了她,朝著人群喊了聲:"這不是嚴太太嗎?!"

一個狗仔高喊,其他的狗仔也跟著轉過頭來,把鏡頭對准了千乘,咔嚓咔嚓的拍著照片.

被人戳破身份,千乘頭疼的擰起眉,轉頭看向已經走到跟前來的嚴子饒和那一臉趾高氣揚的林如萱,突然覺得自己在這種場合下她身為正牌太太不該這麼弱勢,尤其還是在葉崇熙面前!

她的驕傲和自尊,即便是在這樣的狼狽的境地里,也不容許被任何人羞辱和傷害.

微微揚起下巴,她挺直身朝面前的兩人看了過去,嬌俏的臉上揚起一抹明媚的笑容,"老公,你回來了!"

這一句老公脫口而出,不僅她自己覺得驚訝,就連嚴子饒也愣了下,瞪著眼看她,沉沉的眸子落在她臉上,透著一股犀利的味道.

"林姐也在啊!可真是巧啊!"從嚴子饒臉上掠過,她轉頭看向面色僵硬的林如萱,即便帶著寬邊墨鏡,她也還是能感覺到她那吃人目光,淡淡挑眉一笑,先發制人的搶奪了主控權,"林姐是個大明星,戲演完了還是要回歸現實的,和有婦之夫走得太近總歸不太好,要是讓媒體記者冠上一個三的罪名,那傳出去就不太好聽了."

——————————謝謝親們支持,麼麼~~僅他寶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