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侶?
"要是沒記著怎麼辦?我貌似每天都要記很多事,不一定記得著……"難得看到他這般動怒,實在不容錯過!

裝傻誰不會,想讓她乖乖的順從他的意思,她有這麼好話的麼?!

剛剛還對她來陰招,這會兒就想讓她聽他的,沒門!連窗子都沒有!

"寶貝,不要跟我賣萌,我不吃你這套!記不住我的話,下一次,我可就不會輕易放過你了!到時候你就算是撕破嗓子都沒人會救你!"13acV.

"你!"被戳破,她不服氣的瞪著他,尖銳的眼神恨不得直接把他秒殺:"你,你要是敢對我來強的,我,我告死你!"

她那點兒心思一暴露,整個人又成了個炸毛的獅子,怎麼看怎麼的囂張,可她沒有囂張的資本,只能比比誰的嗓門更大.

"嗯哼,告我?"凌禦行輕笑了聲,慵懶的支著手看了她好一會兒,俊臉邪肆,勝券在握的光芒刺了她的眼.

"在A市,還沒有什麼事是我凌禦行擺不平的,如果你想試試看法律在我身上有何效用,你盡管去試試!"

伸手輕拍了拍她那不服氣的粉臉,霸氣而得意的停留在上頭撫摸著,享受著掌心下柔軟的觸感.

"寶貝,我過,做事要先考慮到後果,三思而後行.你若真想告我,我沒意見.但是,你得先想好批判我的罪名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你丟得起這個臉嗎?嗯?!"

"……"這下子真是刺激到她的痛處了,千乘瞪了他幾秒,忿忿的別開頭一把推開他站起身走出了衣帽間,不打算再搭理這個囂張的魔鬼.

惹不起,她還躲不起嗎?!

她的對手是A市首屈一指的男人,一個她沒有絲毫勝算的對手,在權勢和金錢的世界里,她贏不了他!

況且她現在還有求于他,鬧翻了對誰都沒好處!

…………………………………………………………………………

帶上文件,千乘換了套簡單清新的雪紡長裙下來,轉頭看向客廳里掛了電話走過來的男人,淡淡開口:"我們走吧!"

凌禦行收起手機,略略的打量了她一眼,淺水藍的顏色比他身上的polo衫的色系更淺,極好的襯著她白嫩的肌膚,及裸的長度勾勒著纖細曼妙的身姿,休閑隨性中透著一股女子的嬌柔,和他站在一起,倒像是和諧的侶裝.

見他盯著自己看,千乘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再看看面前的男人,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你讓人送來的裙子,你是故意的吧?!"

"什麼故意的?我的衣服可是你自己選的,我怎麼知道你會選什麼顏色,而你的衣服昨天就已經讓人送過來了,真要是故意,恐怕故意的那個人是你吧?"走上前,他戲謔的看了她一眼,轉過身摟著她出門.

千乘仔細想了下,這麼來似乎故意的人還真是她,只不過她真不是故意的,剛剛選衣服的時候,只是覺得這套衣服比較適合今天的場合而已,壓根就沒想那麼多,一切純屬巧合!

今天凌禦行開車,換了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看著車庫里並排著的好幾輛限量版跑車,幾乎世界級跑車每個牌子都有一款,五顏六色的充斥在視野里,千乘再度被這個男人的奢侈給驚到了!

坐上副駕駛座,她轉頭看了眼一旁的男人,別開頭開口問道:"我們去哪里吃早餐?"

"帶你去個地方."打轉方向盤,他把車子從車庫里利落的駛了出來.

凌禦行倒是挺會選地方,去的是一家極有名的私房菜館,酒香不怕巷子深,私房菜館地處偏僻,倘若不是熟人,很少有人能發現這個地方還藏著一間餐館.

館子座落在巷子深處,這樣的地方車自然是開不進來的,古老的建築處處透著一股年代久遠的氣息,青灰色的圍牆堆砌出四四方方的一片天地,門口挑著兩盞半舊的牛皮燈籠.

是記似天招.繞著巷子走了好一會兒,幽靜的巷子里依稀可聞鄰家傳來的孩童玩鬧的聲音,在這喧囂的都市里,還能找著這麼一片安靜的地方,著實讓人驚訝.

想起凌禦行的身份,來這種地方吃飯,倒是顯得他有些格格不入.

走在他身旁,她偏頭看了他一眼,半眯著眼笑道:"我還以為你們有錢人吃飯,都是選聖廷那樣的俱樂部或者高級餐廳那種極盡奢華的地方,這樣才彰顯身份呢!"

聽著著不咸不淡的戲謔,凌禦行也沒急著反駁,只是揚唇淡淡的笑著.

"去那種地方只是為了應酬,現在,是私人的用餐時間,兩者性質不一樣,選的地方當然不同."

到了那間館子門口,候在門口的兩個服務員見著凌禦行進來,似乎是認識,忙恭敬的上前迎接:"凌先生,您來了,里邊請!"

千乘看了他一眼,只見他隨性的朝他們笑了笑,報上他平常用餐的包廂後,他們便帶著他往里邊走,可見某人常來這種地方的.

三進式的清代私家花園,環境十分優美,一排排的雕花回廊從門口延伸進去,院子中央有兩株茂密的石榴樹,火飽滿的石榴密密地結了滿枝.

推門進去,凌禦行帶著她繞到了包廂里,這麼大的一個院子只有四個包廂,在寸土寸金的A市來,可謂是極盡奢華.

包廂的裝潢沿襲了清代的古樸典雅風格,楹窗木桌青花瓷,所見之處盡顯大氣的中國風.

落了座,凌禦行招了服務員過來點了幾樣菜和兩份粥點,趁著上菜的空隙,他從她手旁把文件夾抽了過來,細細的翻看著.

看著她在文件上做了記號,斑斑點點的算起來倒是不少,他抬頭朝她伸出手,"把手機給我."

"哦."從包包里拿出手機,她遞給他,不解的眨了眨眼:"做什麼?"

"這是林澈的手機號碼,以後找不到我可以找他,有什麼問題他可以替你解答,我已經讓他收集管理方面的資料,還有他這些年的工作經驗,可以讓你少走彎路.不過有些必要的彎路,你還是要自己去走一走,不然以後你不會長記性."

"嗯,謝謝!"他的意思她明白,這種事急不得,只能慢慢來.

早餐很快送了上來,看著面前清淡的早餐,她深吸了口氣,濃香的味道讓人食欲大開.

沒一會兒,菜館老板敲門進來,送來一份清脆爽口的綠豆糕,禮貌的看向凌禦行和蘇千乘這個新客人:"禦少來了,今天的粥點如何?還合口味麼?"

"還不錯!剛剛蘇姐還這是她吃過最好吃的海鮮粥."緩緩抬頭,凌禦行偏頭朝身旁的女人看了眼,淡淡開口道.

"哦?是嗎?能得蘇姐喜歡,是我們的榮幸!"微微點頭,老板笑著退後了步,"不打擾兩位用餐了,有什麼需要盡管吩咐!"

"好的,謝謝老板!"抬起頭,千乘禮貌的回了個含蓄的笑容.

不得不,這間私房菜館的早餐確實正宗,比她吃過的任何一間粥店的粥點都要清香濃郁,果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呢!

吃過早餐,凌禦行帶著她從一側的拱門出來,繞到庭院里,偌大的庭院種植著不少當季的植物,還有一株爬滿了藤架的葡萄,時值盛夏,架子上掛著一串串青翠欲滴的葡萄,依稀可聞假山下潺潺的流水聲.

坐入藤架下的搖椅,凌禦行指著一旁的石椅,"坐,我給你講講你標記的那幾個問題."

在他身旁坐了下來,千乘偏頭看著搖椅上慵懶的身影,有些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好話,甚至無條件的教她一些商業上的規則,這些東西恐怕就算是花錢都買不來的吧?而他卻並沒有向她提任何條件,這讓她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安.

似乎是看出了她此刻糾結的心思,凌禦行偏頭看了她一眼,微微勾唇,"怎麼,想不明白我為什麼要教你商業守則還是覺得我沒威脅你提什麼苛刻的條件,你心里感到不安了?"

"額……"她的心思一眼被洞悉,她局促的笑了笑,愣是沒找著話來回答.

別過頭,凌禦行似是而非的回了一句超出她預料的回答:"你是我的下屬,把你培養好了,GM以後在工作上會少很多麻煩,最後獲益的還是公司,我不過是在履行一個上司的職責罷了,你不用多想."

"哦,知道了!"是啊,他是她的老板啊,她怎麼把這點給忘了!

他這麼做,純然是為了公司的利益和前途考慮,倘若她有足夠的能力坐穩設計總監的位子,對于GM甚至是凌氏集團來,都是利大于弊的,她還真是想得太多了!

拿出筆,她一邊聽著他的解釋,一邊記著重點,對于他精辟而簡單的解釋,她再度對這個男人的學識和見解刮目相看!

她似乎開始有些明白,為何他這樣的年紀,能執掌一整個龐大的集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