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美人在懷
回自己的公寓換了套禮服出來,千乘從樓上下來,高跟鞋的聲音落在木質樓梯上,回蕩出清脆的聲響.

聽到聲音,坐在客廳里等得有些不耐煩的男人站起身朝樓梯口望去——

深V剪裁的淺天藍晚禮服很襯她的氣質,希臘女神式的風格,把她輕盈飄逸的身形襯了出來,長長的裙擺拖曳在地板上,絲線刺繡的花紋束著纖細的腰肢,胸前的弧線上勾勒著誘人的溝壑,雙肩的地方嵌著幾顆碎鑽後面裸.露出她一整片光潔的美背.

看著她翩翩走來,他仿佛看到了林中迷失的精靈,靈動而魅惑!

本就天生麗質,在透淨顏色禮服的襯托下,更加美得令人心驚.

高貴而性感,清新卻神秘.

一頭如瀑長發被盤成複古赫本發型,再別上水鑽珍珠發夾,稍微化了個精致的淡妝,整個人看起來高貴而典雅,炫目得讓人移不開眼.

從面前男人錯愕的神上,千乘滿意的看到了自己的傑作,輕咳了聲,"走吧!時間差不多了!"

猛地回神過來,嚴子饒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微微有些尷尬,尤其是在看到蘇千乘那略顯得意的嬌顏,俊臉頓時冷了下來,輕哼了聲率先往外走.

"別人都自己的老婆漂亮帶出去倍兒有面子,怎麼到了你這兒就那麼不屑了呢?還是我今天這身衣服穿不出去,會丟你臉啊?"

走在後頭,千乘拽著裙擺,不忘把下午自己受得氣變相的討回來.

前頭的男人突然頓住腳步,後頭正顧自高興的女人一頭撞了上去,美人投懷送抱,嚴子饒自然不會拒絕,伸手把她撈到懷里,淡淡的馨香撲鼻而來,竟比以往任何一個在他身邊的女人都要好聞!

似乎是洗過澡了,白嫩的肌膚在淺水藍的色彩下襯托得愈發水潤,沒有絲毫化學香氣的味道,誘人得讓他恨不得咬上一口!

"把你帶出去確實挺有面子的,以前我沒發覺自己的嚴太太竟然也有媚惑男人的本事,如今知道了,以後使用起來就可以無所顧忌了,既然你對自己的美貌這麼有自信,那以後你就代替萱萱陪我出席應酬場合吧!"

隨口提到林如萱,卻生生的刺激了蘇千乘的自尊,原本得意的嬌顏頓時冷了下來,輕哼了聲從他懷里掙脫,驕傲的退後一步抬眸看著他.

"我不是花瓶,不是讓你們男人觀賞褻玩的,如果不是因為我老爸,你以為我會送上門來受你羞辱?"

輕哼了聲,她無視一旁沉下臉來的男人,轉身坐入後座.

車子緩緩駛入奢華的酒店,燈火璀璨的酒店門口,侍者殷勤地打開車門.

從車里下來,嚴子饒把車鑰匙遞給一側泊車的工作人員,轉過身紳士的打開後座的門,待蘇千乘從車里下來,他才側過身把手臂伸給她.

瞥了眼身旁一身筆挺西裝的男人,英俊的側臉泛著淡淡的光,自信而驕傲.

依稀讓她想起某個男人,曾經她也曾這樣,卑微的仰望著身份尊貴的他,心翼翼的守護著那一份讓她心痛的愛.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們終究還是沒有走到傳中的天長地久.

見她還愣著,嚴子饒也不客氣,抓過她的手挽上自己的手臂,轉身往酒店走去.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