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誤入陷阱!
偌大的套房,頓時成了幽閉的空間——

潛意識的,千乘猛地提高了警惕,這一進來就關燈不話,這似乎不是嚴子饒的作風.

黑暗中,高大的黑影緩緩朝她靠近,就在她抬頭朝他望去的時候,男人倏地伸出手掐住了她纖細的脖頸!

下一刻,沒等她回神,整個人就被推到了柔軟的大床上,深色系的床單跟她散落的長發融在一起,昏暗的月色下,高開叉的裙擺散在一邊,修長的凝脂鈺腿曝露無疑.

黑白分明的視覺效果,帶著一股異樣的you惑.

龍涎香的味道夾著濃重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男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身下的獵物,那雙黑亮冰冷的眸子,一片幽黑,隱隱閃動獸的氣息.

掐在脖頸上的手力道不輕,她艱難的吸了口氣,幾乎是借著全身的力量,修長的雙腿突然環住他的腰身,借著昏暗的夜色一把拽住男人的衣領,猛地起身,快速翻身把他壓在了身下!

局勢反轉,她揚手就要朝男人招呼過去的時候,那雙陰鹜的黑眸在黑暗中透著精光,精准的扣住了她招呼過來的手腕!

"沒想到還是只帶了爪子的貓兒!"嘶啞醇厚的聲線,飄散在空氣中,沁著些微的魅惑.

第一次有女人敢沖他出手,很好,他倒是想看看,她有幾分能耐!

男人的嗓音帶著淡淡的磁性,千乘微微一愣,這人不是嚴子饒,那麼又是誰?

房卡號碼明明沒錯,怎麼會走錯房了?!還是……這是嚴子饒設下的陷阱?!

乍一想到有這個可能,她猛地慌了起來,嚴子饒一心要跟她離婚,如果讓他抓著把柄,那麼這個婚定然非離不可,那她老爹的公司怎麼辦?!

心里想著,抽手掙紮的動作突然加快,她扭著身子試圖從他身上逃離,卻沒想到,細微的動作,讓原本隱忍緊繃的男人輕顫了下!

被人下了藥的身體開始微微發燙,他擰眉收緊了扣著她手腕的手,猛地起身把她反身壓在了床尾,帶著昂然的氣勢,不容她掙紮反抗!

身體里攢動的**在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的時候,如同點燃的火把一般,濃濃的燃燒了起來!

該死!千防萬防,他沒防到竟然有人會在他的酒里下藥!

沒想到男人的動作如此利落,千乘猛地一慌,抬腳正要攻擊的時候,他卻趁機分開了她的腿躋身其中,高開叉的裙擺方便了她的攻擊,也同樣方便了他的侵占!

男人突然偏頭,精准的吻上了她的脖頸,頸動脈跳動的地方,溫熱的血液從那里流過,這個地方,對不吻唇的男人來,具有很大的you惑力.

濕熱的吻在脖頸上吸允著,粗暴而狂肆,修長有力的手沿著鎖骨往下油走……

"放開我!混蛋!"她今天還真是栽在嚴子饒手里了!

男人沒在開口,利落的扯掉身上的襯衫,"吧嗒"一聲,昂貴的襯衫被他扯開,四下飛散的紐扣飛到了床頭櫃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

求收藏求支持哇,傾傾會加油的撒~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