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偽裝
看著那懶得搭理自己的身影,袁麟愷隱隱明白了最近很常聽到的一句話:有錢就是任性!

而面前的這個女人是屬于那種,花起錢來也同樣任性的女人,可他偏偏還是覺得可愛!

如果不是因為她是凌禦行的女人,他這會兒不會帶她來這里,而是直接帶她回北京見家長了!

也許有些事,真如算命的說的那樣,需要一點緣分和機緣,早一刻或是晚一點都不行.

最終她還是挑選了一套紅色的紗麗,但不是他指的那套,這套紗麗可以說是店里的鎮店之寶,繁複的紋路和金線刺繡以及細碎珠子點綴的立體效果,讓這套紗麗看起來格外獨特耀眼.

趁著她去換衣服的時候,袁麟愷把手里握著的眉心墜交給店主,吩咐了她幾句後,若無其事的站了回去,看著她挑選好的那幾套一副,眸光不自覺的變得溫柔而慵懶.

閑暇時間里,他還是挺享受這樣的時光,即便是陪女人逛街買衣服,也是一種難得的體驗.

換好紗麗出來,千乘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琉璃眸底隱隱有淡淡的驚喜,以前不是沒穿過紗麗,在國外學習的時候還考過怎麼穿紗麗,她對紗麗上的刺繡也有獨特的情感,總覺得這里邊的圖案似乎是在傾訴著什麼.

這套紅色紗麗其實她一進來的時候就看上了,只不過不大愛穿紅色,也穿不出那種妖豔來,奈何不想錯過那美麗的刺繡,又不想遂了某人的願,索性讓店家把這套拿了過來,沒想到竟有意外的驚喜.

女店家走了過來,把一枚眉心墜遞給她,用不太標准的英語告訴她這是配套這件衣服的,半賣半送.

看著她遞過來的眉心墜,千乘也沒多想,就著鏡子把眉心墜擱在頭上比劃著,女店家笑著遞了小夾子過來替她夾好.

鏡子里呆著異域風情的女子,和她來時那要去野外探險一般的裝束,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

女為悅己者容,許是真喜歡這樣美好的東西,又或者純粹為了刺激沒有遂願的某人,她故意轉頭朝身後的男人看了眼,半側過身子,挑釁的問:"怎麼樣,好看嗎?!"

袁麟愷剛按掉一個來電,抬眸便看到站在鏡子前的身影,紅金的紗麗包裹著纖細的腰肢,及地的裙擺輕柔搖曳,一枚白珍珠眉心墜點綴著那張美麗的東方面孔,紅金的顏色非但沒有把她襯得庸俗,反而有一股難以言說的豔麗.

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都沒回神過來,千乘也懶得搭理他,轉頭跟女店家談好了價錢,正要付款的時候,愣著的男人走了過來,從錢夾里掏出美金遞給女店家,順道禮貌的道了聲謝謝.

千乘擰著眉盯著面前替她付款的男人,絲毫不領情的瞪眼:"我又不是沒錢!"

"你的錢留著等會請我吃晚飯,我沒帶零錢!"他挑挑眉,說得一本正經.

千乘遲疑的看了眼他手里的錢包,也確實,他錢包里的都是美金,幾乎沒有印度這邊的貨幣盧比,她出門的時候在兌換點換了一些,方便出來買東西.

頓了頓,她總覺得自己被繞了過去,仰起頭冷聲道:"他們也收美金!"

"美金一直在貶值,有些地方已經不收了,必須要盧比,難不成你忍心讓我晚上餓肚子?!"

"你後頭不是跟著一群下屬嗎?就算我忍心他們也不會見死不救!"

袁麟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也不跟她計較,輕笑著往外走,"走吧,外頭的夕陽很漂亮,再不走就看不到了!"

"……"

吃過晚飯回來,路過酒店附近的集市,買了幾套輕便簡單的紗麗,袁麟愷還是一如既往的搶著付款,千乘實在無力跟他爭執,反正會還他錢,無謂在這種小事上浪費時間.

在外頭逛了一圈回來,回到酒店自己的房間,整個人突然安靜下來的時候,偌大的套房就顯得愈發空曠.

其實來這里的第一天她就後悔了,她舍不得a市的一切,舍不得凌禦行,舍不得顧爸顧媽,還有自己努力了一年的事業.

可是她卻沒得選擇,她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凌禦行因為自己的自私而破產,他是她要守護的人,心里頭的難受和不舍,只有她自己知道.

心煩意亂的睡不著,她打開郵箱接收郵件,里頭塞得滿滿的郵件三百多封,其中有星云星雨發來的也有裴航和凌禦行發來的,她怔怔的看著上頭那些標題和發件人,那一個個被喚為"老婆"不帶重樣的標題生生刺傷了她的眼.

她顫抖著手,卻沒有勇氣點開來看,生怕看到那些,她會更加控制不住自己.

一頁一頁的瀏覽而過,她卻在第二頁意外的看到了一封英文郵件,看著那標題,她顫抖著手點開.

郵件是她大學實習的時候的同學兼上司發來的,只是短短幾句話,卻讓她再也平靜不下來.

她大學時候的伯樂導師病重,想再見她一面,看著上頭發來郵件的時間,是今天早上,她今天早上忙著研究酒店大廳頂層的油畫,沒有看到郵件.

搜索了一下最近的航班,這個地方不算富裕,機場距離這邊還有一段距離,而且機場的航班飛米蘭的並不多,最快的也要明天下午才有,轉機時間太長,她擔心趕到米蘭會見不到老師最後一面.

猶豫著,她查了一下鄰市的地址和航班,恰好明天上午有一班直飛的航班,按著導航地圖上的數據,她估算了下出門時間.

袁麟愷在她身邊其實也安排了幾個人跟著,她實在不想讓他再跟著自己,猶豫了片刻,她翻了翻錢包,慶幸今天回來的時候取了錢出來,還了袁麟愷的錢還夠她坐一趟飛機去米蘭.

簡單的收拾了下,她關了燈躺在*上,其實睡不著,可她卻甯願在這樣的黑暗里,靜靜地想著一個人.

................................................................................

第二天一早,千乘找借口出去買早餐,輕松的把跟在後頭的尾巴擺脫了,溜進一間巷子的土房旁,快速的換了套昨天買的輕便型紗麗出來套上,再拿粉底把自己的臉抹黑,化深眼眶和眼線,薄紗裹住頭偽裝好後,從箱子里撿了個籃子把包里的東西遮住,這才從巷道里出來.

當年她學的野外偽裝,如今倒是派上用場了,袁麟愷把她當犯人似得盯著實在讓她不舒服.

她這麼急著離開他肯定會派人到機場找,她沒忘記他跟凌禦行之間的恩怨,不會給他機會讓自己成為控制凌禦行的掣肘.

打了車去火車站,直到火車緩緩開動,她才從緊張中松懈下來.

接到下屬的電話,袁麟愷正跟下屬吃著早餐開早會,一聽到人跟丟了,惱火得差點兒掀桌子.

一眾跟著過來勘測的下屬見著首座上怒不可揭的男人,繃緊了神經誰也沒敢說話.

"馬上給我去找,人生地不熟的這里又那麼亂,她一個女孩子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們就別來見我了!馬上去機場車站找!"

下屬戰戰兢兢的應聲掛斷電話,袁麟愷焦躁的站在窗邊,什麼胃口都沒有.

而就在這時,卓風領著一群人朝著大廳走來,聽到腳步聲,他轉頭看向面色肅然的卓風,風塵仆仆的似乎是剛到這里.

能這麼快找到這里來,袁麟愷並不意外他的能耐,只可惜還是來晚了一步.

冷笑了聲轉過身,他挑眉看向朝自己走來的男人,"千里迢迢的來找我,你倒是有心!"

頓住腳步,卓風冷聲問:"蘇小姐呢?!"

袁麟愷聳了聳肩,笑得很是無奈,"不知道,我的人剛剛也跟丟了,正找著呢!"

卓風似是不相信,擰著眉臉色沉了下來,"袁麟愷,你這是想坐實拐賣的罪名嗎?!那是凌太太,不是你的女人!"

"信不信由你,我也不是非要你相信不可."袁麟愷冷笑了聲,拂了拂手讓一眾看戲的下屬先離開.

卓風拿不定主意,撥了電話給凌禦行,報告了一番後,把電話遞給袁麟愷.

袁麟愷輕挑了挑眉,玩世不恭的把電話接了起來,半笑著諷刺那頭的人:"怎麼,人自己看不住現在反倒來找我要人?!"

"袁麟愷,這筆賬我遲早會跟你算回來!乘乘人呢?交出來,否則別怪我讓你們袁家不得安甯!我聽說老爺子最近身體不太好,前幾天剛進軍區總院檢查,你說這事要是捅到他老人家耳朵里……"

"凌禦行,你別逼我!我說得很清楚了,人一大早自己甩掉我的下屬跑了,我的人正往機場找呢,你不相信就讓你的下屬自己去搜!"

冷哼了聲,袁麟愷直接把手機扔會給卓風,轉身離開了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