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她設的局
"嗯,我有在享受,只是覺得自己還年輕,想去做自己想做且還能做的事情."

有些事,如果現在不做,以後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再去做了.

而有些人,這輩子也只有他,值得她不顧一切.

顧夫人輕歎了口氣,輕拍了拍她的手,忍不住感歎:"媽不反對你多學點東西,也支持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媽只是好不容易把你找回來,錯過了那麼多年的時間,總想著要把那些遺憾在自己有生之年都彌補回來."

"媽,我明白……"繞到這個話題上來,千乘總覺得心里梗著什麼,臉色僵硬到再也笑不出來.

這是她和她之間這麼多年的心傷,也是顧夫人心里最過不去的一個坎,即便她回來了,可在顧夫人心里,二十幾年的歉疚和自責,也並非是一朝一夕就能抹去.

不想讓她因為當年的事情太過自責,她笑著繞開話題,"媽,你教我做菜吧,凌禦行剛說喜歡吃您做的糖醋魚,可是我每次都做不好,總覺得少了那個味,晚上我們一起去買菜,你教我好不好?"

"嗯好,等會上樓去休息一下,瞧你這黑眼圈多嚇人,晚點媽給你做你喜歡吃的下午茶點."

"好……還是媽最疼我了……"

回到自己的臥室,千乘看著這個原本就是給她留著的房間,雖然後來改成了客房,可在她回來後顧夫人卻親手重新布置了一番,溫馨喜慶的東南亞風格的裝潢,很有民族特色也很溫馨.

從架子上抽了畫板和筆過來,她走到藤編吊*上,坐下來便開始發呆.

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複雜繁亂的思緒全都纏繞在一起,就像被貓爪弄亂的線團,越纏越多,最終亂成一團.

看著手里的畫稿,給凌禦行設計的衣服其實都已經設計得差不多了,唯獨這件給他生日宴的禮服,反複修改到最後都沒能設計出自己滿意的款式.

無奈的歎了口氣,收起畫稿靠在吊*上,搖曳的吊*搖晃得人昏昏欲睡,可她此刻的思緒卻無比清明.

她抬手看了看手里的婚戒,耀眼而深邃的矢車菊藍,即便是在陽光下也還是那樣澄澈清透.

而現實里,總有些東西並不像這些俗物那樣純粹簡單.

................................................................................

因為旅游城項目出現的人命事故,整個項目被叫停,葉氏集團也因此遭受了媒體的大肆攻擊和公眾的譴責和質疑.

葉崇熙看著自己手上流失的訂單和項目,焦急又煩躁.

董事會上一群老家伙已經給他下下達了最後通牒,讓他放棄這個不可能的項目,專心解決公司目前的危機.

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放棄這個工程,不甘心在自己跌倒的地方輸給凌禦行.

因為這次的報道,之前所有願意和自己合作的公司全都撤了回去,啟動資金嚴重不足,再加上葉氏集團內部原有的虧空,這個項目即便有四大家族的人幫忙撐腰,也不足以解決所有的問題.

如今整個旅游城項目于他來說既是救命稻草,卻又是燙手山芋.

如果有足夠的資金,他就可以借由旅游城項目翻身,可是現在資金周轉才是最大的問題.

沒有那筆資金,他想做什麼都不行,銀行那邊鑒于葉氏集團最近的財務狀況都不願意貸款給他,尤其是知道他的競爭對手是凌禦行之後,更是不作考慮.

估計他們都認為在這次的明爭暗斗里,處在下風的他斗不贏凌禦行的財力雄厚吧!

冷笑了聲,他拿起內線電話打給秘書,叮囑他繼續尋找合作對象後,秘書韓揚略顯遲疑的聲音傳來,"總裁,樓下有位自稱是姓徐的先生找您,說是過來跟你談談合作."

"姓徐的?什麼人?"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自己找上來的人不多,而這個姓徐的顯然來的太是時候了!

"好像是叫徐蒼烈,這個名字我沒聽說過,我已經讓前台帶人上來了,您看看是否安排時間見一見?"

"你帶他到會客室等著,我等會過來!"

不管怎麼樣,在這個時候還有人願意來跟他談合作,這對他來說多少是個好消息.

會客室里,徐蒼烈漫不經心的打量著偌大的會議室,葉氏集團倒也氣派,只可惜這樣的氣派維持不了多久了.

冷笑了聲,擱下咖啡杯的時候,韓揚已經領著葉崇熙走了進來,他淡淡的看了眼這個曾經讓那丫頭痛不欲生又不擇手段算計了她的男人,總算是明白了"偽君子"這三個字的含義.

這個三個字用在葉崇熙身上真是再合適不過,面上的謙謙君子風度,如果不是對他的底細他摸得一清二楚,還真會被這張臉給騙了.

輕勾了勾唇,他站起身朝葉崇熙伸過手去,簡單的介紹自己:"你好,徐蒼烈."

"你好,葉崇熙!"葉崇熙禮貌的伸手握手,略帶疑惑的看著他,"徐先生很面生,聽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

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面前這個氣質明顯不是普通人的徐蒼烈,葉崇熙有些疑惑這號人物是打哪里冒出來的,這樣凌厲而鎮定的氣場,還有那雙閱曆非凡的眸子,a市有這號人物他倒是忽略了!

"是啊!我是c市人,最近這一年都在a市,對于葉總略有耳聞."說著,他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他,"我其實是風投公司的人,對于這次旅游城的項目很感興趣,想找葉總合作開發."

"是嗎?"葉崇熙垂眸看了眼名片上的公司名,這個公司他不陌生,是c市有名的電商,公司的業務和投資橫跨幾個領域,可以說資金雄厚.

挑挑眉,他抬起頭朝徐蒼烈笑得有些無奈,"想必徐先生也該清楚,現在旅游城項目停工,市里頭還需要再重新評估,甚至有可能重新招標.你找我合作,恐怕是找錯人了吧?"

如果不是這一次四大家族的人捅出這樣敏感的新聞出來誣陷凌禦行,這會兒旅游城項目早就落到凌禦行手里了!

四大家族的人替他爭取了時間,他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市里頭的決定還沒出來,葉總打算就這樣放棄嗎?我是個風投人,很清楚風險投資的風險系數,不會做任何沒把握的事情.我之所以來找你,是相信我們可以合作.葉氏這邊最近不是在找投資人麼?我想,我應該能幫上忙的!"

靜默的看了他幾秒,葉崇熙不由得有些猶豫,雖然現在很需要他這樣的人支持自己一把,可卻不得不謹慎:"斗膽問一句,徐先生找我合作這個還沒有定數的項目,目的是為了什麼?"

雖然這個項目利益不少,可風險也不低,他是個風投人,在沒有查清楚底細和市場前景之前,不會輕易冒險.

"當然是合作共贏了,旅游城是塊大蛋糕,不僅僅是我們想要分一口,而我們有這個能力和機會,豈會錯過?我們是風投人,投資的自然不是一般的項目,我們老板看中的也是這個項目將來所帶來的利益.葉氏現在缺的是資金,而我們缺一個機會,不正是最好的合作機會嗎?"

葉崇熙靜默的看了他片刻,琢磨著他話里潛藏的深意和兩人將來合作所能帶來的利益,好一會兒才開口道:"徐先生容我考慮一些時間."

"沒問題,我這段時間都會在a市負責這事,你若有任何疑問,可以打電話給我."站起身,徐蒼烈朝他伸出手,"我今天還約了幾個電商談項目,就不耽誤你的工作時間了,葉總好好爭取吧!我等你好消息!"

葉崇熙點點頭,隱約間似乎松了口氣,"好!消息確定下來,我第一個給你電話!"

徐蒼烈出現得太是時候,雖然他並不確定他們的風投公司能給他們帶來多少的援助,但最起碼他的出現,重新燃起了他的斗志.

目送他進了電梯,葉崇熙這才轉頭朝身旁的秘書看了眼,把手里的名片遞給他,"去查查這個公司,盡快!"

"好的!"他們不會貿然跟別人合作,彼此之間的底細自是要摸清楚,如果真的資金雄厚可以跟他們合作的話,對他們來說倒是件好事!

他現在正等著這個項目翻盤,而凌禦行對這個項目恐怕也還沒死心,他就不信這一次還贏不了他!

................................................................................

昏暗的地下停車場里,徐蒼烈坐進車子,系好安全帶後,揉了揉自己臉上笑得都快僵硬的虛偽笑容,拿出手機給千乘撥了過去.

"丫頭,大魚快要上鉤了."讓他出來做這種坑蒙拐騙的事情還真不是件好晚的事兒.

"什麼叫快要上鉤,我要確切的答案."

"葉崇熙已經答應考慮一下我的提議,讓我給他一點時間,我估計他是要先調查清楚我的底細才會出手,我的那些身份他不難調查出來,用不了多久時間他就會聯系我談合作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一點,演戲也演得像樣一點,別露馬腳了."

"我明白.這你不用擔心,咱倆設了個局讓他往里跳,現在是他最需要錢的時候,他如果第旅游城勢在必得,就算有點破綻都會來找我的.從剛剛說話的時候我看得出來,他不甘心輸給凌禦行,所以這一戰他非贏不可."

如果他要贏,就一定不會放過這送上門的好機會.

而他剛剛從他眼里看得出來,現在的葉崇熙輸不起,他們的計劃即便有漏洞,也是瑕不掩瑜.

"嗯,剩下的要怎麼做你自己清楚,我不多說了,小心為上."

"我明白,不過你確定要這麼做?咱們的計劃一旦開始,就不能收手,你舍得讓整個葉氏在a市覆滅?"

"任何對凌禦行有威脅的人或事,都不能留.四大家族那邊凌禦行會處理,至于對付葉崇熙,那也是遲早的事,葉崇熙算計了我跟凌禦行,這不過是禮尚往來罷了,我可不是任人捏的軟柿子."

"既然不是,那沈意樂的條件,你會答應嗎?"

沈意樂手里的證據他們拿不到,甚至無從下手去查,畢竟那是他們四個家族私底下的所作所為,動作大了甚至有可能打草驚蛇,讓他們不顧一切.

已經讓他們占了一次上風,他們不敢在這節骨眼上再輸一次,否則到時候麻煩的只有凌禦行!

"……"被他突然問起,千乘微微愣了下,"你怎麼知道沈意樂跟我提了什麼條件?!"

"沈意樂約你吃飯的時候,我就坐在她後面,你們說的話我一清二楚."

"你什麼時候喜歡聽人牆根了!真是閑得無聊!"

"我這不是關心你麼?怎麼,你該不會真要答應她那無理的要求吧?!"

不可否認,沈意樂手里的證據,也是讓凌禦行最快從這糟糕的境地里脫身的籌碼,可是要得到這樣的籌碼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不是什麼好事.

相信凌禦行若是知道了,也不會同意她這樣做,

可是他明顯低估了這丫頭對凌禦行的在乎,女人在對于自己心愛的男人的事情上,很多時候都是盲目而固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