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沒有矛盾
凌禦行也不知道是真體貼還是有心要讓她在家里呆著,按掉了她的鬧鍾,導致她一覺睡過了頭,等醒來的時候早已經過了上班時間了.

裴航的信息發了過來,允許她請假一天,沒病沒痛無緣無故的"被"休假一天,此舉只有凌禦行那昏君做得出來,她實在有些無語.

腰酸背痛的起來洗漱,既然裴航允了她請假一天,那她也正好回顧家看看顧夫人和顧書記.

倉促的吃了個早餐出門,所有的一切似乎和往常一樣,又似乎有些不一樣.

站在庭院里,她轉頭看向身後兩人住了大半年的屋子,所有的無奈都化作唇邊一聲輕歎.

先去了一趟舅舅家看望生病的舅媽,千乘順便接凌夫人到顧家吃飯.

有凌夫人在後座上坐鎮,她開車也比平常穩當謹慎,只是車子里安靜而壓抑的氣氛,讓她沒由來的有些緊張.

想了很久,她才問出這樣一句:"媽,這次的事我幫不上凌禦行,您會不會怪我?"

也許在每個豪門婆婆眼里,對家族有利的聯姻,才是最讓人滿意的門當戶對.

她雖然是顧書記的女兒,可是她也是嚴子饒的前妻,嫁給凌禦行她就是二婚,對于凌禦行的首婚來說怎麼都是不公平的,尤其還是他那樣出身的大家族貴公子.

昨天凌夫人跟她說凌禦行瘦了一圈人也憔悴了很多的時候,她多少也能感覺得出來對于她這個兒媳的失職她是有些失望的,畢竟她和凌將軍也就這麼個兒子,又還是凌家所有人的希望,容不得有一點閃失.

她是凌禦行堅持要娶回家的女人,結了婚就該照顧好他的一切,即便工作上幫不上忙,也該為他打點好生活瑣碎,而這一切,她都沒有做好.

在她這個婆婆眼里,她這個兒媳多少還是不令人滿意的.

"沒什麼怪不怪你的,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以顧書記的立場,他若是真插手幫忙說不定也會被卷進來,媽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既然小五自己說了會解決,我相信他有這個能力處理好這件事."

"嗯."千乘應了聲,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那種無力的挫敗感讓她心情沮喪.

一直到到了顧家,見著顧夫人那張和善的臉,她這才露出笑容.

一個是婆婆,一個是親媽,自然是在自己親媽面前輕松放肆一些.

貓在客廳里不知道跟凌夫人該說些什麼,千乘索性攬下了做飯的任務,讓顧夫人在客廳陪著凌夫人說話.

發了信息給凌禦行,知道他沒在開會,她正要撥電話過去的時候,他已經把電話撥了過來,知道她接了凌夫人去顧家,難得有機會讓她跟凌夫人相處,他心里自然也是高興,忍不住調侃起來:"凌夫人沒為難你吧?"

"怎麼會,我估計她很了解自己的兒子是個昏君,倘若對我不好,我要是吹個枕邊風什麼的,那肯定會引發階級矛盾,咱媽那麼雷厲風行的一個人,肯定懂得怎麼權衡的嘛!"

這有褒有貶的一句話,實在是讓凌禦行苦笑不得,"沒為難你就好,中午我過來吃飯,上午沒什麼事兒."

"好,我下廚,凌先生你今天有口福了!"

"聽夫人這話,那是不是意味著以後要吃你做的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

這話隱隱戳到了千乘心底某跟繃緊的神經,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好一會兒她才僵硬的扯了個笑容出來,"是誰說你娶我回去是當老婆而不是當傭人的?!"

"好吧!我是娶老婆回來*著的不是讓她給我做飯的……"

"好了,不跟你說了,你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也許很多時候,有些話會一語成讖,可她還是希望自己能盡可能的讓他快樂幸福一些.

"唔,你做的我都喜歡."

他的口味她很清楚,但凡是回家吃飯,她都會事先讓小阿姨准備他喜歡吃的菜,桌子上的菜幾乎都是他喜歡的,而她卻從不計較自己喜歡什麼,無條件的在吃飯這種平凡又重複的事情上遷就他.

"好,都做你喜歡吃的!"

掛斷電話,她怔怔的看著洗手池里蔬菜,深吸了口氣,牽強的扯了個笑容出來,開始著手准備午餐的飯菜.

................................................................................

吃過飯,凌禦行把凌夫人送回到了舅舅家,千乘則留在家里陪顧夫人和顧書記說話.

靠在顧夫人懷里,千乘抬眸看向單人沙發里的顧書記,忍不住開口問道:"爸,紀檢那邊的調查結果一般要多久才能出來?"

"這要看程序和審查結果,具體時間誰都不知道,不過a市也不能一日無主,我想他們會認真謹慎的對待這件事的!"

提到陸市長的事情,顧正甯面色有些凝重,轉頭朝千乘看了過去,凌厲的眸底隱隱有些無奈,"丫頭,這件事我們顧家不方便出面,你不會怪爸不肯出手幫忙吧?"

"爸,瞧你說的什麼話,我們都是一家人,我怎麼會因為這件事怪你呢!出了這樣的事誰都不想看到,可我更不希望你被牽扯進來,這麼敏感的問題,大家都避之不及,女兒我又怎麼會任性到不顧一切?"

一邊是舅舅,一邊是父親,兩邊都是親人,又還是這樣敏感的問題,稍有不慎就會毀了整個家族的聲譽,她倒甯願一切都按著章程辦事,而不是把更多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嗯,你能理解就好!"顧書記感歎的點了點頭,抬手看了看時間,"你們母女倆聊著吧,我先去上班了."

目送顧正甯出門,千乘挽著顧夫人的手臂蹭著撒嬌,享受著母女倆獨處的時光.

難得女兒在身邊撒嬌,顧夫人淺笑著低頭摸了摸她的頭,滿臉*溺:"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個孩子似得,早上你跟你婆婆過來的時候我看你臉色不太好,受委屈了?"

因為她二婚的身份和凌家的門檻,她總擔心著自己的寶貝女兒嫁到凌家會受委屈,這恐怕是所有當母親都會擔心記掛的事情.

靠在顧夫人懷里,千乘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聞著顧夫人身上淡淡的香味,輕眯著眼,"沒有,我們不常回北京,跟凌夫人一個月也見不著幾次,沒什麼婆媳矛盾."

伸過手,她朝顧夫人摟了過去,"媽,你不用擔心我,我雖然是二婚,但是凌禦行對我很好,凌夫人也不是什麼勢利的人,除了催著我跟凌禦行早點要個孩子之外,她對我還是挺好的!"

會記得她喜歡吃什麼,從北京過來也會給她帶禮物帶吃的,甚至為了讓她們夫妻倆好好吃飯特地派了阿姨過來做飯,可不是哪個婆婆都能像他這樣的疼*著二婚的兒媳婦.

在這一點上,她心里還是很知足的.

沒有婆媳矛盾,凌禦行也就不用夾在兩個女人中間當夾心餅干,她嫁給他,並不委屈.

"嗯,沒問題就好,話說回來,你們倆也是時候要個孩子了,現在開始調理好身子,以後麻煩會少一些,尤其是小五那孩子做了那種手術,要是以後出了問題可怎麼辦?!"

"……這事我會跟他說的,等這次的事過去以後,平定下來了,再考慮孩子的問題吧!"

顧夫人點點頭,"也好,等這邊的事平息下來了,好好養著,以後生孩子了也不會那麼辛苦."

"嗯."靠在顧夫人懷里,千乘閉著眼,猶豫了許久才開口問了個連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問題:"媽,如果我這個年紀再去游學,你會不會支持我?"

"游學?"顧夫人愣了愣,猛地坐直身看著她,"什麼意思?你要去哪里游學?"

千乘咬著牙看著顧夫人一臉緊張的模樣,跳動的心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狠狠的掐著,呼吸漸漸變得困難.

僅僅只是片刻,她便笑著搖了搖顧夫人的手臂,"媽,你別緊張,我就只是說說而已."

"怎麼好端端的突然想到要去游學了?你不是剛回國沒多久麼,再說了,你婆婆現在還等著抱孫子呢!"見她一臉輕松的樣子,仿佛真的只是隨口一說,顧夫人這才稍稍松了口氣.

"就是想到一些事,覺得自己經驗和實力都不夠,還要多學習學習才行."

"你現在已經結婚了,相夫教子更適合你,你看看那些沒結婚的,努力學習工作就是為了讓自己的將來過得更好,你現在有個愛你的丈夫還有親人和事業,可以適當的享受一下你的人生."

——————————————》鎖小黑屋鎖多了字數,沒爬出來,這是昨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