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走投無路
凌禦行不上班,千乘發現兩個人膩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難熬,窩在影音室里半睡半醒的看電影,一個下午就過去了.

總算盼到雨停了,本來兩人都沒打算出去吃飯,誰知雷少會在這個時候約他們倆聚餐,看著外頭潮濕的天氣,千乘實在不太想出去.

"老公,雷少請客,咱們不去似乎不太好吧?"趕這麼巧剛好凌禦行不上班請客,也不知道這吃飯的念頭究竟是誰起頭的.

"嗯,怎麼了?"看出了她的不對勁,凌禦行換好衣服走了過來,抬手摸了摸她的臉,一臉關心:"如果不舒服就不去了."

"沒有不舒服,就是不喜歡濕答答的天氣出門,既然是雷少夫婦倆請客,咱們不管怎麼樣都得赴約的."拿了套裙子出來,她轉身換上.

倚在一旁的衣櫥上,凌禦行垂眸看著她,半笑著開口:"今天去的地方是間新開的會館,比較特別."

"怎麼特別?"套好裙子,她走到他面前背過身讓他幫忙拉拉鏈.

"會館的餐都是素的,還有一些野生食材,沒有昏腥,以養生為主,現在這樣的天氣過去吃飯,清淡一些更好!"

"……"轉過身,千乘半眯著眼看他,璀璨的琉璃眸底漾著稀疏的光,似笑非笑的開口道:"凌先生,我覺得你也該養生養生了,這樣會長壽一些!"

看懂了她眼底一閃而過的狡黠,他故意裝傻,反問道:"夫人所說的養生指的是什麼?"

"修身,養性!縱欲過度不利于身體健康!"她抬手拍了拍他的臉,說得很是認真.

他倏地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半笑著把她拉到懷里,清俊的臉揚起淡淡的*,偏著頭蹭在她柔嫩的臉頰旁,沉聲低語:"夫人這是在指控為夫早上不夠溫柔麼?!"

"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知道你聽得明白!"她抬手揪住他的耳朵,笑得一臉明媚又極具威懾力:"所以從今天開始,凌先生你收斂收斂!"

對上她那明媚的笑臉,他不由得笑了笑,"夫人……壓抑自己不太好吧?你不怕為夫憋出病來?!"

半摟著她出了臥室,他笑著跟她討價還價,享受著這難得的爭執時光.

"我看你好著呢!別跟我討價還價,否則我要是跟你上條令明令禁止,你到時候別跟我哭!"

打從見過沈意樂之後,她突然發現,做一個凌太太還是要有點權威才行,否則壓不住老公更別提去震壓他身邊的花花草草!

"不是吧?夫人你來真的?!"他轉頭看了看她,心里一度懊悔,選什麼素字館吃飯,存心找麻煩!

雖然他並不擔心這事會成真,到了*上一樣是由他掌控,只是凌太太突然變得這麼極具威懾力,讓他有些不太習慣.


"你數呢?"她轉頭看著他,嬌俏的臉上依舊是那明媚的表情,卻是再認真不過.

"好……聽夫人的!"*上的事情誰說得清楚,凌太太從沒贏過他,到時候誰還記得說過什麼話?

................................................................................

素字館距離市區有一段距離,少了鬧市的喧囂,卻絲毫不影響會館的人氣.

抵達會館的時候,停車場上已經停了不少的車子,估計有不少也是趁著台風過了雨停了過來吃飯的.

下了好幾天的雨,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潮濕的味道.

素字館坐落在山腳下,雨後的山林四周都彌漫著濃濃的霧氣,看著倒有幾分仙境的感覺,整片區域依山而建,簡單的中式風格,帶著幾分道家養生的原始氣息,純樸而自然.

剛踏進會館,千乘便聽到古典的古琴聲,錚錚悅耳,卻有婉轉而厚重,低沉而緩慢的曲調在這樣的氛圍里,聽著感覺非同一般.

順著聲音看過去,大廳的左側,一個穿著亞麻長裙的女子垂眸彈著古琴,遺世而獨立,似乎絲毫不受進出會館客人的影響,安靜的會館也因為這樣單調卻悅耳的琴聲染上了些許氣氛.

往樓梯上走的時候,千乘轉頭看了眼身旁的男人,"我怎麼感覺你們這些渾身都充滿銅臭味的商人來這里,有些玷汙了這琴聲?"

"是嗎?"凌禦行挑挑眉,輕笑了聲,"如果我告訴你剛剛那個彈琴的就是這間會館的老板,你信不信?!"

"……"她倒是沒想到老板這麼年輕,品位視覺這麼獨特!

"那是雷少的發小,這間會館的老板,可能是因為性子比較冷淡,所以喜歡的東西看事情的角度都跟我們不太一樣,她開這間會館只是為了享受那種自在不羈的生活,卻沒想到反而獨特的東西,更容易吸引別人的目光.現在會館也開始限制接待客人了,一天只接待十桌客人,還要提前預訂."

"如果開會館不是為了做生意的話,這樣反而更好,不會汙染了本真."

"嗯,夫人說的是."點點頭,他帶著她進了二樓的包廂.

會館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大部分是公共區域,吃飯的地方只有三個包廂,說是會館,倒更像是個供人游覽的古跡.

踏進包廂,雷逸陽夫婦帶著孩子一早就過來了,小家伙五個多月肉肉得很是可愛.

看到他們過來,雷逸陽轉頭吩咐一旁候著的服務員准備上菜.


小家伙見著陌生人,好奇的看著千乘,伸著手抓啊抓的,又萌又可愛的模樣,看得千乘滿心歡喜,忍不住把小家伙抱了過來.

誰知萌萌的小家伙剛被抱在懷里就壓著頭過來親千乘的臉,親完還一臉無辜的傻笑著,千乘簡直被這家伙給萌化了!

"老公,他親我啊……太可愛了!"轉過頭,她朝身旁的男人看了眼,笑著哄著懷里蹦跶的小家伙.

"小鬼,這是我老婆,不許你親!"逗弄著她懷里鬧騰的小家伙,凌禦行看著這縮小版的雷逸陽,俊臉揚著溫柔的淺笑,心里一陣柔軟.

看著這麼天真無邪的小家伙,他突然有些不敢想,將來他和她的孩子,會是什麼模樣.

雷太太看著這夫妻倆,前些日子聽說冷戰了,今天這麼看倒不像有問題,不由得笑著繞到孩子的話題上來:"你們倆這麼喜歡孩子,自己也生一個嘛,雖然帶孩子辛苦一些,不過也其樂無窮.我聽說凌夫人可是等不及要抱孫子了,你們倆也努力點啊!"

"嗯,在准備呢!"凌禦行輕點了點頭,看著咿咿呀呀的小家伙,淺淺的笑著.

等旅游城的事情結束以後,不管回沒回北京,也確實是需要考慮孩子的問題了,反正凌夫人有時間給他們帶孩子,即便生了孩子以後,也還是可以過自在的二人世界.

一頓飯,雖然是吃素,因為有個萌萌的小家伙在,氣氛倒也熱鬧.

吃過飯,千乘和雷太太坐在沙發邊一邊看著學站立的小家伙一邊聊天,男人有男人的話題,她們也插不了嘴,索性騰位子給他們.

服務員端了茶盤過來,凌禦行取出茶葉泡茶,雷逸陽轉頭看了眼沙發邊的身影,收回視線看向對面泡茶的男人,"你也老大不小了,該考慮孩子的問題了,等再過幾年年紀大一些,也會像我這樣提心吊膽的,那種滋味可不好受."

"我知道,前些日子吃了不少抗過敏的藥,真要孩子也要過一段時間,而且現在旅游城的事還沒完,也沒什麼心思."

對于他的事,雷逸陽也有所耳聞,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提醒道:"自己小心一些就是,葉崇熙也高興不了太久的,這次的人命事故對他和整個葉氏打擊不小,今天四大家族也在這里聚餐,葉崇熙走投無路還是回來求他們的."

凌禦行點點頭,似乎並不意外,"他現在進退兩難,公眾的質疑和他自己的不甘心,怎麼都不會放棄這個項目,想要繼續只能去求四大家族的人.只不過……那幾個老家伙恐怕不會太好心."

"因為有共同的敵人,所以不擇手段都可以狼狽為殲,你可要小心了."身為局外人,雷逸陽自是把局勢看得一清二楚.

"嗯,我心里有數.那幾個老家伙再聰明,也不會想到我留著後招.置死地而後生,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過幾天我要帶老婆孩子回t市一趟,可能有一段時間不在a市,你如果需要幫忙,可以直接跟我的秘書聯系,我已經交代過他了."

"好,先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