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多米諾骨效應
台風過境,整個城市都陷入在無休止的暴雨之中.

為了不在這風口浪尖上出問題,凌禦行一早就讓林澈通知了各部門高管延遲上班時間,有葉崇熙的先例在前頭,他不得不在公司的小事上謹慎小心.

旅游城項目開工,因為這一場暴雨導致的泥石流事故,葉氏集團再度成為各大媒體報道的話題,對于凌禦行的關注熱度倒是漸漸降了下來.

有人歡喜有人愁,媒體開始追著葉崇熙跑,公眾的視線從凌氏集團的頹敗上轉移到旅游城項目上來,旅游城項目再度受到關注.

看著外頭一晚上都不停歇的暴雨,凌禦行撥了電話給林澈請假休息後,靠在*上拿著ipad看新聞.

已經過去一天*了,泥石流沖刷下來的地方把進旅游城的山路給埋得嚴嚴實實,幾乎大半片山都坍塌下來了,沒有一個星期時間根本挖不通,而被泥石流掩埋出事的幾輛車子,據媒體報道到現在都還沒找著.

剛剛他撥了電話給舅舅,市里已經采取了緊急措施,全力施救,只是生還的可能並不大.

葉崇熙身為工程負責人,沒有兼顧考慮到這一方面的因素,工程已經叫停.

暴雨還在持續,誰都不知道是否還會有另一撥的泥石流和山體坍塌,惡劣的天氣,誰都不願意把自己送到大自然面前接受考驗.

這一次老天爺幫了他一把,可也給他出了個大難題.

山體坍塌形成的堰塞湖處理起來又是一個大麻煩,不僅會拖延施工日期,他後續所有的計劃也都會被打亂.

而這一切"天意"都不在他的預料之中,來得太過突然,以至于他不得不重新安排.

經過這次的事以後,葉氏集團的聲譽必然一落千丈,對他來說卻是個極好的機會.

旅游城項目和度假村工程一直都是陸市那邊嚴抓的項目,單是質量不合格就可以導致工程停工,如今出了人命事故,工程叫停,葉崇熙要保住這個項目可就不容易了.

暗沉的視線從ipad屏幕上淡淡掃過,他不由得勾了勾唇,點擊屏幕把視線轉向郵箱里接收的文件上來.

身旁還在沉睡的小獅子睡相實在不怎麼好看,也許是因為天氣漸漸熱了,少了厚重杯子的阻隔,睡起來更是肆無忌憚,側著身子一只腳夾著他的大腿,右手摟在他腰上,亂糟糟的鳥窩頭埋在他腰間,雖不是賞心悅目的睡相,可他卻莫名的覺得心情愉悅.

收回視線,他看著趙庭赫發來的郵件,四大家族已經蠢蠢欲動,都等著葉崇熙跟他鷸蚌相爭的時候,他們從中得利.

可那幾個老家伙不會想到,他們最看不上眼的人,會成為他們最預料不到的意外.

*頭櫃上的鬧鍾很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他忙拿過手機按掉,轉頭的時候身旁的人兒已經被吵醒了,扭著身子睜開眼,一眼便看到他拿著ipad坐在一旁看新聞.

捂著眼稍稍適應了下光線,千乘沒好氣的開口嘟囔:"凌先生,凌太太我正在睡覺,你把ipad擱我頭上你覺得合適麼?!"

某人猛地想起了什麼,一臉歉意的收起ipad扔到一旁的椅子上,傾過身把半睡半醒的小獅子抱在懷里,心情甚好的親了起來,"抱歉,我一時沒想到……"

"以後這些電子產品都不要出現在房間了,除了手機."縮在他懷里,她偏著頭躲閃著他一大早的熱情,半眯著眼問:"你大清早的在看什麼呢?"

"看新聞,這幾天台風暴雨,估計沒那麼快停歇,所以我今天跟林澈請假了,不用去公司."

"不去公司?為什麼?"她猛地睜開眼,推聳著在自己脖子上亂啃的男人,"現在媒體都追著葉崇熙跑,沒人關注你,對你來說不正是好機會嗎?"

"什麼好機會?"某人半笑著看她,暗沉的眸底漾著星星點點的火光,似乎並不想回答她這個問題,反而順著杆兒繞開話題:"為夫倒是覺得,這種暴風雨天氣,對我們來說是個好機會,適合做點其他事情……"

對上那雙點著了火焰的眸子,她沒好氣的瞪眼,實在懊惱某人的不務正業.

"魂淡,我在跟你說正經的!"

"嗯,為夫也在跟你說正經的!"話落時,他已經翻過身來擠在她腿間,大清早不受控制的*,全讓她這雙眸子勾了出來.

真絲的睡衣被他輕而易舉的扯到了胸口,他傾過身吻了上來,阻止了她的抗議和不滿.

利落的大手已經沿著內內的*邊緣滑了進去,攪動著她一大清早還未清醒的*……

灰暗的視線里,她抬眸看著近在咫尺溫柔繾綣的吻著自己的男人,身體里四處亂竄的*開始緩慢燃燒起來,撐不住他的攻勢,她只能攀著他的脖頸迎了上去.

在一起這麼久,他很清楚她的弱點在哪里,再加上他的手段高超,不下片刻她便潰不成軍.

窗外的暴雨掩去了室內的*,昏天暗地里,彼此都忘了時間.

極限里平靜下來的時候,她背對著他有氣無力的躺著,空氣中隱隱還彌漫著*的味道,而她卻莫名的再也睡不著.

半眯著眼,她伸手摸到摟在腰間的手,堅硬的婚戒和他的婚戒碰撞在一起,她不由得挑了挑眉,揚著唇道:"我有個問題想不明白,凌先生你來解我所惑."

"嗯,你問."他埋首在她脖頸間,溫柔的親吻著她裸露的肩膀,許是得到了極致的歡愉,嘶啞的嗓音帶著難以形容的迷人聲線.

"我見過沈意樂了,論身世樣貌都不比我差,你為什麼不喜歡她?她說她第一次跟你表白你就拒絕了人家,印象中凌先生不像這麼沒風度的人啊!"

若說她能想到的理由,怕是只有一個,沈意樂太要強了.

不過,任何一個女人,在自己喜歡的男人面前,都會願意妥協柔軟下來,喜歡就會為了他而改變,他連一丁點幻想的機會都不給她,乾淨利落到有些絕情了!

"喜不喜歡跟風度沒關系,不喜歡不需要什麼理由,看第一眼就不喜歡,為夫怎麼可能會委屈自己多看第二眼?"

他半笑著在她身後磨蹭著,某個地方似乎又漸漸蘇醒……

後背貼在他胸口,她自是再清楚不過抵在身後的堅硬,沒好氣的拿手肘撞上他的胸口,抓著某人的手狠狠咬了一口,擰著眉警告道:"別亂動!你今天真打算不去上班了?!"

某人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嗯,休息在家陪老婆."

順便,做點兩人世界喜歡做的事情.

"隨你,反正公司不是我的,你這個總裁都不擔心公司倒閉,我擦哪門子的心!"

"嗯哼,夫人不用擔心,天塌不下來……"

話落,他扣著她的腰,趁其不備從身後撞了進去,意猶未盡的拉著她繼續狂歡.

................................................................................

市里下達了通知,旅游城工程暫時停工,掛上電話的時候,葉崇熙整個人無力的靠在椅背上,仿佛一瞬間被人抽空了全部的力氣.

雖然事故發生的時候,他也猜到了會有這個可能,可他沒想到竟然這麼快.

項目一旦停工,接踵而來的問題就會越來越多,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局面會變得越來越難以控制.

他千算萬算都沒算到會出這樣的事故,施工家屬那邊雖然可以賠償,但是最近這幾天的新聞報道對他越來越不利,公眾的譴責和質疑盡數指向葉氏集團,葉氏的信譽和聲譽一落千丈,不管是公眾方面還是董事會上的施壓,對他來說無形的壓力就像山一般,重重的壓在肩頭上.

四大家族的人對這次的事太過失望,已經開始不打算支持他,大有自己親自動手的念頭.

沈意樂不過是個女人,她能幫他的地方不多,現在他只覺得自己好像走到了絕境,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絕處逢生.

自己現在的境況,恐怕凌禦行才是最樂見其成的,只是說到底,四大家族的目標還是他,就算他走到了死胡同,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不到最後一刻,他絕不會放棄!

想了許久,他決定最後拼一把,拿過辦公桌上的手機給沈意樂撥了過去.

"你什麼時候有空?我要見見你們幾個家族的掌權人,你安排個時間吧,我有事要跟他們商量."

沈意樂似乎並不意外接到他的電話,又或者說,他們都在等著葉崇熙來求他們.

"素字館,晚上我們在那邊有一場家族聚會,你有什麼要說的可以到那兒來找我."

————————————》謝謝眾愛卿支持,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