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把矛頭指向葉氏!
推門進了辦公室,千乘看著窗邊站著的身影,輕咳了聲抬腳走上前.

"怎麼突然過來了?"走上前,她站到他身邊,轉頭看了他一眼,垂眸的時候瞥見他手里端著的咖啡杯,上頭印著附近咖啡店的logo,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挑剔星云星雨泡咖啡的技術,甯願店里買也不願意喝他們泡出來的速溶咖啡.

"過來看看你."徐蒼烈轉頭看著她,帶笑的俊臉上還帶著淡淡的冷漠,輕挑了挑眉,隨口問了句:"怎麼,夫妻矛盾解決了?"

"這個……似乎不是你要關心的問題吧!說正事,找我做什麼?"

打從知道他對自己的態度有些*不明的時候,她對他就刻意保持著距離,如果不是有什麼急事,絕不找他.

徐蒼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暗眸因為這話而沉了下來,嘴角卻依舊勾著若有似無的笑意,只是那樣的笑容卻沒有達到眼底,沉默著看了她幾秒,這才收斂起眸底的情緒.

"聽說沈意樂找過你了?"倚在窗邊,他垂眸看著她手上的婚戒,矢車菊藍寶石搭配透徹的碎鑽,低調又張揚,凌禦行為了她倒是很舍得燒錢.

為了她,甚至連度假村工程都可以讓給嚴子饒,和他比起來,葉崇熙顯然就卑劣多了.

千乘點點頭,倒也不否認,"她是找過我,不過找我的意圖有些讓人啼笑皆非."

"沈意樂心心念念的人都是凌禦行,她找你除了這個不會有其他."

徐蒼烈輕笑了聲,上挑的桃花眸勾著淺淡的光,"我來就是提醒你提防著點,四大家族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一群跟不上時代步伐的老家伙,為了保住自己的榮華富貴,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

"我知道,不過他們的目標是凌禦行,我會提醒他小心一些."

徐蒼烈輕勾了勾唇,看她那一臉迷糊樣,有些哭笑不得,抬手敲了敲她的頭,"凌禦行的軟肋是你,制住了你,還有什麼不能讓凌禦行臣服的?傻!"

"……"摸了摸頭,她沒好氣的瞪眼,"我自己能保護好自己,不用你擔心!我還不至于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

"你要有自保能力,上次趙敏嘉的事,你還能讓人綁了去?!關鍵時刻就給我掉鏈子,你可真懂得給我丟臉,現在我都不好意思跟別人說你是我教出來的學生!那兩個丫頭都比你強!"

咬咬牙,她別開頭輕哼了聲,無視他的教訓:"你就使勁損我吧!反正你說的都是事實,我無話可說!"

他說的確實是事實,他最出色的學生里頭,就她只懂得給他丟臉,想想也確實挺損他面子的.

"行,那我也不多說了,我等會去找你小叔,你自己小心點,別出了什麼事又要我來給你收拾爛攤子."


點點頭,她輕眯著眼:"知道了!慢走,不送!"

站在他身後,她一副恭送他離開的樣子,徐蒼烈看得歎氣又搖頭,也懶得多說,轉身出了辦公室.

坐回到辦公桌上,她這才看到辦公桌上放著一個禮盒,她打開看了眼,里頭滿滿一盒五顏六色的土耳其軟糖,上頭撒著白白的糖霜和椰蓉,還有各色堅果,襯著各種馬卡龍的顏色,看著就很有食欲.

她抬眸看著緊鎖的辦公室門,想起自己曾經說過想去土耳其吃軟糖,礙著工作和學習,一直都沒去成,他這次從土耳其回來,倒是沒忘記給她帶禮物.

被人珍視的感覺,讓她一掃大清早在樓下被記者擁堵的焦躁.

................................................................................

gm樓下的新聞視頻很快被媒體從絡和報紙報道出來,只是一些簡短的片段,卻也足夠讓人看清楚一直沒有露面的凌氏集團總裁的態度.

針對凌氏愈發明顯的頹勢,凌禦行卻自始至終都沒有做出正面回應,對于凌氏愈漸失望的小股民,紛紛開始拋售手里的股票.

原本靜待時機的四大家族開始蠢蠢欲動,狐狸尾巴漸漸露了出來.

看到這則新聞,葉崇熙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鏡頭里被拍到的夫妻倆,哪里有一點關系破裂的樣子,默契的兩個人如同什麼都沒發生一般,丈夫親自送妻子上班,人前又是恩愛的一對.

這麼看來,他所有的計劃都失敗了,他的挑撥離間和證據,如今在乘乘看來,恐怕都成了刻意中傷吧?

此時此刻,他在她那兒,恐怕早就成了不擇手段的壞人.

既然無路可退,那就不如做得更徹底一些,在這條路上,從一開始,他就沒有回頭的選擇.

韓揚看著會議桌旁一下子沉下臉的**oss,再看看筆記本屏幕上的新聞,他其實也有些不太明白總裁究竟在想些什麼.

贏了旅游城項目,雖然手段不怎麼光明,可贏了就是贏了,應該高興才對,怎麼整個人看起來似乎很不對勁?

礙著身份沒敢多問,他收起會議桌上的文件站起身.

就在這時候,會議桌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葉崇熙看了眼來電顯示,再看看筆記本上的視頻,多少也猜到了沈意樂打電話過來是因為什麼,不緊不慢的接起電話.

"看來,你的第一步計劃失敗了."電話那頭,沈意樂輕蔑的聲音緩緩透了過來.


葉崇熙抬眸看著筆記本屏幕,冷笑了聲,冷冽的眸底閃過一抹寒光:"我這邊失敗了,不是還有你們那邊嗎?你可別告訴我你心軟了不舍得對他下手!"

"我是舍不得對他下手,倘若蘇千乘答應了我的條件,這件事上就還有轉機,可惜……"

沈意樂冷笑了聲,"你等著看好戲吧!他們幾個家族籌謀的計劃,不勞我動手.旅游城項目你們集團也抓緊時間開始准備,葉氏和凌氏兩邊差價那麼大,你也別太大意,一個不慎,到嘴的項目又有可能長翅膀飛了!"

"我知道,等你們那邊有消息再說吧!"掛斷電話,葉崇熙看著定格的視頻,沉下眼站起身,轉身吩咐一旁的韓揚:"把有意參與投資的投資商都整理出來,安排時間讓他們過來洽談.另外,讓工程師盡快到位,等財務核算出來就開始動工.你等會通知財務部,一個小時後開會."

沉著臉,葉崇熙看向黑下來的屏幕,冷冷的勾了勾唇,陰鹜的眸底彌漫著森冷寒光.

四大家族的人都蠢蠢欲動,尤其是在這種時候都恨不得落井下石,他倒是要看看凌禦行還能怎麼從他手里把旅游城的項目搶回去!

"好!"韓揚點點頭,拿出手機開始通知下去.

掛斷電話的時候,他看著來電顯示,猛地想起了什麼,抬起頭看向站在窗邊的身影,"總裁,永和建築的老總打了電話過來,說是有時跟你談,您看看什麼時候安排時間比較合適."

"我叔叔?"葉崇熙擰著眉轉過頭,隱隱也想到了他在這個時候找他是為了什麼.

旅游城被他競標到手,而從叔叔則掌控著從市區到旅游城那段路的承包權,他若不配合,恐怕整個旅游城需要的建材和車輛都無法進入到那片地區.

而叔叔的性子他多少也了解,即便是至親,也還是利益為重.

想到這,他便覺得有些心煩,沉思了片刻才開口道:"等財務部開完會後你再安排時間吧!"

如果讓叔叔趁機獅子大開口,先別說他能靠著旅游城賺一筆,單是給他的利益就足夠讓他虧空不少,再者,和凌氏集團競標多出來的差價就上達千萬,這千萬的數目,他要補全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凌禦行的財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當初拿到標底的時候他就曾猶豫過,畢竟沈意樂能幫他的也不多,四大家族的人都摻和進來的話,他要滿足他們的胃口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最終為了整個集團將來的利益考慮,他才不得不咬牙吞下這個項目.

如今,打腫臉充胖子的感覺,確實不好受!

................................................................................

台風從沿海登陸,一路橫掃到內陸城市,接踵而來的瓢潑大雨和大風開始在城市里肆虐.

路上的行人和車輛漸少,氣象台也掛出了台風暴雨預警,灰蒙蒙的天氣和狂風,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籠罩在城市上空.


因為這樣的陰雨大風天氣,沈墨言和凌禦行倒是偷得浮生半日閑,坐在辦公室的沙發里,品著咖啡聊著最近的動向.

端著咖啡,沈墨言從窗外肆虐的暴雨中轉過頭來,懶懶的開口:"我聽說前幾天葉永和找上了葉崇熙,去的還是雷少的會所,葉崇熙出來的時候,臉都是黑的,我估計他們叔侄倆談蹦了."

凌禦行端著咖啡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昂藏的身影閑適中透著一股難得的悠閑,清俊的臉上勾著淡淡的笑容,對于沈墨言說的話並不意外,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

"葉永和的公司上一年虧空不少,好不容易逮著了一條大魚,又還是自家侄子,他要是不狠狠撈一筆公司財務上的漏洞怎麼補回去?"

"那倒也是.偷了凌氏的標底,差價一千多萬,以葉氏集團的能力要補上去可不容易,葉崇熙又不願意受人擺布,也沒有讓四大家族的人都摻和進來,自己一個人扛著,挺有骨氣的嘛!"

壓力過大,往往就容易出問題.

好戲才剛剛開始,他可是越來越期待了!

"其實葉崇熙贏了這個項目對我來說也不是沒有好處,你想想,我要是贏了這個項目,葉永和跟我獅子大開口就不會那麼客氣了,但是這個項目要是在葉崇熙手里出了點什麼問題的話,到時候項目回到我手里,葉永和就要來求著我了."

有求于人,總不至于會太過放肆,而他也不會給他放肆的機會.

在這條路上,跟葉崇熙競爭,他一直抱著峰回路轉的想法,事事給自己留一條後路總不會有錯.

就在這時,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凌禦行站起身走回到辦公桌上接起電話.

"總裁,打開電視看看本市的最新新聞,會有好消息!"電話那頭傳來卓風竊喜的聲音.

掛斷電話,凌禦行開了液晶屏幕,調到a市的新聞頻道,看著上頭一線記者傳回來的報道,和屏幕下方的標底,轉頭看向一旁同樣朝自己看來的沈墨言,忍不住勾了勾唇.

"看來老天也在幫你!"沈墨言輕笑了聲,"你瞧瞧這報道的標題,還真是狠啊!葉崇熙為了趕工期,台風肆虐的時候都還讓車子往山里駛,這下好了,泥石流把人埋了,工程剛開始就鬧出人命來,麻煩大了吧!"

凌禦行冷笑了聲,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按下內線電話給林澈,沒一會兒,林澈便敲門進來.

指著屏幕上的新聞,凌禦行淡淡的開口道:"讓集團名下的記者跟著這個新聞報道,把新聞擴大影響力,我要讓公眾把譴責和質疑都指向葉氏集團."

林澈看著液晶屏幕上的新聞,點了點頭,自是明白自家總裁的盤算,沒多說什麼,轉身快步出了辦公室.

暗沉的眸光落在屏幕上,凌禦行微微眯起眼,俊臉上漸漸揚起勢在必得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