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變天了!
因為凌太太不在家,凌禦行在醫院里住了幾天也習慣了,回到家里來反倒是沒有休息好,一整晚都睡不著,凌晨兩點起來把旅游城的項目設計圖和投資預算重新再算了一遍,順便跟雷逸陽通了個國際電話.

對于旅游城這麼龐大的項目,他也深知自己一個人不容易拿下來,資金方面倒是不成問題.

只是他擔心旅游城的項目只是個幌子,他若把所有的資金都投入到了旅游城的項目里,集團內部資金薄弱,他和葉崇熙打得火熱的時候,四大家族趁機聯手對付他,腹背受敵的境況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他必須在旅游城競標之前,把所有的威脅和任何一個關鍵因素都考慮到.

本來是一個工程項目,用不著他這個總裁這麼費盡心思,偏偏牽扯進來這麼多利益關系,把原本純粹的競爭變得汙穢不堪.

到了現在,他反倒是不怎麼在意旅游城項目是否賺錢了,集團的存亡和他接下來的部署,以及清掃計劃才是他最在意的問題.

只有穩住了這邊的局勢,他才能安心回北京去.

否則,自己捅出來的簍子,就要陸市長替他收拾了.

一早起來,阿姨已經准備好了兩份早餐,帶到醫院的那份替他打包好了放在了餐桌上後就去廚房忙碌了.

最近這段時間他和乘乘都很少住在家里,慶幸凌夫人請來的阿姨手腳利落,家里還是和平常住著的時候一樣乾淨整潔.

吃過早餐,他拎著阿姨准備的早餐往醫院趕,灰蒙蒙的早晨看不到陽光,看起來像是要下雨似得,路上接到林澈打來的電話,提醒他今天有早會需要他主持.

踏進病房的時候沒見著千乘的身影,他掃了眼敞開的洗手間,擱下早餐轉身往icu走去,還沒走到門口就聽到icu里傳來大聲的哭喊聲:"爸……爸,你醒醒……"

乍一聽到這嘶啞的聲音,凌禦行頓時繃緊了神經,腦海里似乎有什麼一閃而過,他也顧不上多想,飛快的奔進icu病房里,看著病*邊發瘋似得搖著蘇老爹的女人,不好的預感夾著某些恐懼一瞬間洶湧而來.

"乘乘……"走上前,他一把抱住發狂一般的凌太太,看著*頭已經暗下來的儀器,剛要收回視線的時候便發現垂墜在一旁的針管,腦海頓時一片空白!

下一刻,他猛地回神過來,按下*頭的響鈴,剛按下外頭已經湧了幾個護士進來,看著這狀況也不敢耽擱,快速的檢查起來.

凌禦行抱著懷里哭得一臉迷蒙的凌太太,再看看正在搶救的護士和醫生,心底那僅剩的一絲光漸漸變得暗淡起來.

沒一會兒,程曦帶著幾個醫生沖了進來,正准備做緊急搶救的時候才發現,蘇老爹早已經斷氣了,寒冷的天氣里,脖頸上的皮膚早已經沒有了溫暖,淡淡的涼意讓人覺得刺骨森寒.

站直身,程曦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凌禦行和死死盯著病*上蘇老爹的凌太太,臉色凝重的搖了搖頭.

"不……不可能!爸……"從凌禦行懷里掙脫,千乘一把撲到病*邊,死活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身旁的醫生和護士從她身邊退開,她不死心的轉過頭一把拽住身旁的醫生,一臉淚水的懇求著:"醫生,救救我爸,求求你……"

被抓住的醫生為難的看著她,再看了看程曦和凌禦行,無奈的歎了口氣,"蘇小姐,蘇總已經去了,您節哀順變……"

"不!不可能!我爸不會死的……你們不是說手術很成功嗎?我爸不會有事的……"

潛意識里不願意接受的事實,從大腦到意識再到行為上都徹底抗拒,那僅剩的一絲希望和希望奇跡發生的幻想,此刻支撐著她做最後掙紮.

程曦走上前,剛要說些什麼,乍一瞥見被扯斷的針管,猛地轉過頭,"你們剛剛誰把針管扯下來了?!"

看著他手里的針管,凌禦行臉色凝重的開口:"我進來的時候就是這樣,程曦,這件事你恐怕需要給我一個交代了!"

"……"程曦看著他,隱隱嗅到了不好的氣息,轉頭看向盯著自己看的蘇千乘,深吸了口氣問:"蘇小姐,icu你今天還不能進來,你怎麼進來了?"

"我……"千乘喘著氣,抹了抹臉上的淚水,"我在外頭看到儀器上黑黑的什麼都沒有,我怕出了什麼事就進來了,然後……"

回想起自己剛剛瘋狂行為的目的,千乘頓時從渾沌的狀態中回神過來,那支撐著她的一角希望也在這個時候全數坍塌.

不願意接受的現實,像是破空而來的刀刃,毫不留情的劃破了她最後的偽裝.

僵硬的轉過頭,千乘看著病*上早已經沒有了氣息的蘇老爹,眼淚不受控制的往外流,壓抑在胸口的難受和疼痛,一瞬間把她淹沒.

"爸……爸你醒醒……"躥進腦海的現實,讓她幾近崩潰,摸著蘇老爹的手顫抖到不受控制.

站在她身後,凌禦行面色森冷的看著程曦,兩個人都意識到事情不簡單,可是在面對蘇老爹的離去上,凌禦行還是生生克制下來,擰著眉咬咬牙,剛要開口,一旁的護士驚呼了聲:"蘇小姐……"

凌禦行猛地轉過頭,看著哭暈過去的凌太太,一把拉開一旁的護士把人抱緊在懷里,轉頭冷冷的看向程曦,"我要一個交代!"

"我知道了!"當醫生這麼多年,對于生死雖然已經習以為常,可今天的事情卻讓他感到一股子森寒!

轉過身,他看著病*上的蘇老爹,還有那暗黑一片的儀器和被拔掉的針管,他不清楚是蘇老爹自己醒來拔掉的還是昨天晚上有人進來過.

凌禦行臨走的時候那殺人的眼神讓他覺得有些不寒而栗,從病房出來,他拿出手機撥給卓風,電話剛一接通,他便開口道:"卓風,蘇老爹去了……"

大清早的接到程曦的電話,竟然還是這樣驚人的消息,卓風蹭的從*上起身,什麼睡意都在頃刻間消失得一干二淨,"怎麼可能?前天不是還說手術很成功嗎?怎麼會……"

"是啊,我也希望不可能,可是……針管被拔掉了,儀器也被按掉了,我不知道是蘇總醒了自己拔掉了針管還是昨天晚上有人進來過,你還是過來再說吧!"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過來!"掛斷電話的時候,卓風就已經意識到了要變天了,不敢多想,匆匆換了衣服下樓.

剛到樓下就碰見准備早餐的卓瀟瀟,他看了她一眼,憂郁了幾秒,最終還是把事情告訴了她:"丫頭,蘇老爹去了……"

"嘩啦"一聲,卓瀟瀟手里盛著面包的盤子不受控制的摔落在地板上,下一刻,藍色的身影已經沖了過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卓風,拽著他的手再問了一遍:"你說什麼?!"

"蘇老爹剛剛走了,我現在正趕去醫院,你如果要去的話就一起過去吧!"看著一下子紅了眼眶的丫頭,卓風無奈的歎了口氣.

打從boss讓這丫頭跟在蘇千乘身邊以後,她三天兩頭的跟著她回家蹭飯,對他們這樣沒爹沒娘的孩子來說,這丫頭恐怕早就把蘇老爹當成自己爸爸一樣了,過年的時候收到蘇老爹的紅包還高興得一晚上都沒睡,這個消息對她來說無疑也是個巨大的打擊.

"這不可能……哥你開玩笑的吧?"拽著他的手,卓瀟瀟哭鬧著,怎麼都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哥能跟你開這種玩笑嗎?"卓風無奈的輕歎了聲,抬手揉了揉她的頭,"走吧,我們一起過去."

"哥……我好難過……"

卓風拉著她往外走,自己心里也不好受,說出的話卻是讓卓瀟瀟哭得更凶了:"現在你的蘇*估計比你更難受!"

如果這事真像程曦說的那樣,那麼……事情就會變得複雜起來.

他實在擔心真要是查出點什麼來,boss恐怕就不是大開殺戒那麼簡單了.

................................................................................

病*旁,凌禦行看著哭暈過去的凌太太,心疼的拿著熱毛巾替她擦干臉上的淚水,情緒低沉得如同此刻外頭昏暗的夜色.

許是要下暴雨了,外頭刮起了風,吹得窗子呼呼的響.

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只是他沒想到事情並不是自然發展,平靜的表面下透著一股子暗流洶湧,讓他覺得有一雙無形的手正掐著他的脖頸,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謝謝眾愛卿的支持,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