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愚不可及!
完美搞定自己的未來婆婆後,方雅菲得意的把江藝苑約了出來,因為自己脫口而出的懷孕問題,牽扯到了那天的事情,那天跟葉崇熙*的是她,倘若她沒有做任何措施懷孕了,到時候所有的謊言都會被揭穿,而事情也將變得無可收拾!

有些話她必須要跟她當面問清楚才行,免得後患無窮!

接到她的電話,江藝苑雖然不怎麼願意赴約,最終還是去了,牽扯到那天的事情,她對方雅菲多少也有些歉意,雖然吃虧的是她,可終究是自己做錯了.

等她安安穩穩的坐著聽方雅菲講完了她怎麼擺平未來婆婆的時候,江藝苑這才想起來,那天意外之後,爸爸突然被請去喝茶,她急著從北京飛回a市,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吃藥做措施!

拿過手機,她若無其事的擺弄著,躲閃著方雅菲的視線偷偷看了眼上頭的日期,她突然想起這個月大姨媽似乎還沒來,莫名的恐懼在腦海里蔓延,她倏地握緊了手機,抬眸看向方雅菲打量的視線,僵硬的扯了個笑容出來.

"怎麼可能不做措施,那只是個意外,我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再說了,我愛的人只有凌禦行一個,不會有其他人!更不可能懷別人的孩子,你不用擔心.而且那次的意外,不也讓你有了更好的借口待在葉崇熙身邊嗎?有了葉夫人的支持,再加上你虛構的這個孩子,不怕葉崇熙不屈服!"

她倒是沒想到方雅菲為了葉崇熙竟然可以這樣步步算計,甚至對她都咄咄逼人,奈何她還有利用價值,她不好這個時候和她撕破臉皮.

話雖這麼說沒錯,可那次的意外還是讓方雅菲覺得不舒服,尤其是面對江藝苑那一臉無畏的樣子,她更覺得自己太過失敗!

得到了她的答案,她也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轉而說起葉崇熙在孩子的問題上過于狠絕的態度,"我怎麼都沒想到他竟然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放過,為了蘇千乘那個踐人,他現在簡直就是瘋了!"

一想起葉崇熙那天的態度,方雅菲就忍不住打冷顫,咬牙切齒的一臉憤恨!

"既然他讓你不痛快,你同樣的也可以讓他不痛快!尤其是蘇千乘的事情上,他一向都沒什麼理智,你要做什麼事情不是很容易麼?"

戲謔的勾了勾唇,江藝苑想起凌禦行對江家的所作所為和賤死不見,一抹恨意從眸底閃過,"對付蘇千乘這事我可以幫你,能讓葉崇熙痛苦的,同樣也能讓凌禦行不快,他最近對我們江家做的事情,我一忍再忍,就是因為愛他才沒有對他動手,但是這並不表示不可以對蘇千乘動手!"

"那你有什麼辦法?"凌禦行對江家賤死不見的事她聽說了,現在江藝苑應該是跟她一樣,對自己心愛的男人又愛又恨了吧?!

而讓她們又愛又恨的原因恰恰是因為同一個女人,只要這個女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那就可以少很多的麻煩!

輕眯起眼,江藝苑湊到方雅菲面前,笑著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聽完了江藝苑的計劃,方雅菲微微眯眼想了想,似乎是在斟酌可行性,想了好一會兒才點頭答應下來.

從咖啡廳里出來,兩人分道離開,方雅菲坐在車里,看著江藝苑從對面把車子開了出來,想起剛剛江藝苑在她質問她是否有做措施的時候,她的眼神閃了閃,臉色都變了,隱隱的還是覺得有些不妥,開了車子跟了上去.

開著車子,江藝苑左右看著路兩旁的店鋪,斟酌著自己是否找個藥房買根驗孕棒試試,如果真的懷孕了,那她必須提前做好准備,不能給自己留有後患!

紅燈路口,她意外的在後視鏡里看著後頭跟著的車子,瞥了眼上頭的車牌號碼,軒轅集團和葉氏是兩個不同的方向,方雅菲這會兒不是回公司了麼?怎麼會在她後頭?!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她不由得輕哼了聲,她是不相信她說的話,特地跟著過來的吧?幸好剛剛她沒有匆匆忙忙的下車買驗孕棒,否則這會兒她指不定真會沖過來抽她耳光.

既然她要跟,那就跟著吧,她對她來說還有利用價值,等她和蘇千乘鬧上了,她便可坐收漁翁之利!

................................................................................

葉崇熙被沈佩秋叫回了家里狠狠訓斥了一番,對于孩子的問題他依舊堅持,沒有因為任何人開口求情而有絲毫妥協.

他有他的堅持,過去那幾年恰恰是因為他的軟弱而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現在的他不會再因為任何人放棄他堅持的東西.

心情煩躁的從家里出來,開著車子逛到金葉的時候,他不由得把車子停了下來,剛准備下車,遠遠地便看到從大廈里出來的淺綠色身影,某個念頭剛湧了上來,人已經不受控制的推開車門下了車.

乍一看到擋在面前的男人,千乘不由得微微擰眉,退後了步看著面前的男人.

這一家子人到底是鬧哪樣?!一個兩個的來找她,見不得她過得好是麼?!

"乘乘,我有話跟你說!"沈佩秋擅自做主找了她,在這件事上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跟她道個歉.

"不好意思,我沒話跟你說,如果你找我是為了公事的話,可以跟我的助理聯系!"

不想跟他在這種地方耗著,她轉身從他身邊走過,徑直離開.

剛走沒幾步就被身後的男人一把拉住,不管她願不願意也不管她在掙紮,打開副駕駛座的門就把她帶到了車里.

看著砰一聲關上的車門,千乘有片刻的錯愕,等回神過來伸手去開車門的時候,外頭的男人已經坐進了車里,順勢鎖了車子.

沒想到葉崇熙也會有蠻不講理的時候,千乘微微擰眉,轉頭看向一旁的男人,沒由來的一陣惱怒,"葉崇熙,你到底想怎麼樣?!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不用你來提醒我,我只是有話跟你說,說完了我會送你回去!"他轉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無視她眼底的惱怒,冷著臉別開頭啟動車子.

"……"揉了揉額頭,千乘深吸了口氣別開頭,懶得搭理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倒了什麼黴,怎麼葉家的人一個兩個的都不肯放過她,她實在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他們了!

車里的氣氛僵持了許久,誰也沒說話,安靜的車里彌漫著一股清冷的氣息.

直至車子堵在了高架橋上,葉崇熙這才轉過頭來看向副駕駛座上靜靜坐著不說話的女人,輕歎了口氣.

他剛剛也不知道怎麼的就來了氣了,尤其是她那冷漠而疏離的態度,再加上她已經知道方雅菲懷孕的事,他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子的懼意!

"乘乘,對不起……"他轉頭看著她,暗沉的眸底藏著濃濃的不甘和無奈,"我不知道我媽去找過你,如果她說了什麼不好聽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過去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也沒少收到沈佩秋的排斥和責罵,他也總是這樣安撫她,可是這會兒,他卻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說這句話了.

"你找我有話要說就是為了說這些嗎?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你們的家事跟我沒關系,你媽媽說的那些話我也不會放在心上,你不用覺得有什麼對不起我的."

正是因為都是無關緊要的人,所以對她來說,沒有什麼值得她在意,更不會放在心上斤斤計較.

"我……"被她這樣一句簡單冷漠的話堵了回來,葉崇熙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送我回公司吧,謝謝!"別開頭,她不想再跟他多說,一直沉默到車子停在gm大廈樓下.

車子剛一停穩,千乘便從車里推開車門出來,葉崇熙似是想到了什麼,心里猛地一抽,忙解開安全帶從車里下來,急急的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她的手,"乘乘……我不會讓方雅菲的孩子生下來的!那只是個意外……"

"……"千乘冷冷的撥開他的手,稍稍後退了步保持著一丈距離,"葉崇熙,怎麼你還不明白嗎?我已經結婚了,你們怎麼樣都跟我沒有任何關系,孩子是不是你的你也不用跟我解釋,那是你的事情,倘若跟我扯上一絲一毫的關系,到時候麻煩的人會是我,你媽媽也不會放過我,你明白嗎?!"

實在無力跟他討論這種問題,她輕歎了口氣,帶著幾分懇求的語氣開口:"就不能讓我安安穩穩的過日子麼?人要往前看,而不是一昧的執著于過去!"

瞥了眼他一臉落寞的神情,千乘輕哼了聲,轉身離開,步履匆忙而絕情.

站在原地,葉崇熙看著那漸行漸遠的身影,一瞬間苦澀得說不出話來.

距離停車場不遠的地方,車子里的人收起長聚焦相機,朝著駕駛座上的人說了句開車後,車子快速從路口駛離.

................................................................................

看著驗孕試紙上的兩條線,江藝苑有種想死的念頭,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那麼倒黴,爬錯了*不說竟然還意外中招懷上了!

而且,這個孩子竟然還是葉崇熙的種!

一想到這個,她就覺得有種惡心的感覺直沖喉嚨,匆匆忙忙的跑到流理台前,按下水龍頭狠狠地洗著臉,仿佛只有冰冷的水才能讓她清醒一點.

坐在馬桶上,她看著對面鏡子里的自己,沒有化妝的臉上一片蒼白,亂糟糟的頭發和著水漬貼在臉上,看起來狼狽而可憐!

這個孩子的到來不在她的預料之中,更是打亂了她所有的計劃,也讓她有些難以接受!

先不說葉崇熙會怎麼想,單是她這邊局面就有些無法控制!

而且,現在的江家已經不是之前的江家,所有人都恨不得把他們當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她雖然愛凌禦行,可更恨他把江家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可是,江家想要翻身,如果沒有凌禦行根本不可能!

要讓凌禦行變成她的,首先就要鏟除蘇千乘……

莫名的,她似是想到了什麼,低頭看了眼依舊平坦的肚子,對于里頭孕育著的生命,得意的揚起了唇角.

也許,這個孩子對她來說,會是一個很好的籌碼,即便他是葉崇熙的孩子!

洗漱一番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桌子上的手機有郵件信息提示,她拿過手機看了眼發件人,點開郵件看了看上頭發送過來的一組照片,仔細看了眼,然後回複了幾句話過去.

隨手扔了手機,她懶懶的靠在椅背上,打算給自己放一天的假,好好把事情屢清楚.

................................................................................

收到匿名寄來的信件,方雅菲仔細看了看信封上的同城快遞,沒法判斷信件究竟是誰給她寄過來的!

打開信封抽出照片,她看了看上頭拍到的人,不由得愣了下,尤其是在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是誰的時候,臉色驟變,抓著照片的手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又是蘇千乘這個踐人!"看著照片上葉崇熙拉著她的手,那樣含情脈脈的樣子,她忍無可忍的直接把照片撕了個乾淨!

似乎是覺得不夠解恨,不忘在照片上狠狠踩上幾腳!

尖銳的高跟鞋踩在撕碎的照片上,很快印出一個暗黑色的印記,她轉身坐回到辦公椅上,拿過手機撥了個電話,問清楚了蘇千乘的下落後,拿了外套匆匆出門.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車子剛從停車位上駛了出來,後頭跟著的車子悄無聲息的跟著.

gm樓下,千乘接到裴航的電話,正准備開車去總部開會,剛從大廈里出來就看到迎面而來的車子急急的在她面前停了下來,他以為是外出剛回來接她的裴航,沒想到卻是方雅菲!

還沒想明白她找他是有什麼事,方雅菲迎面而來就朝她狠狠抽了一耳光過來!

措不及防,千乘挨了她一記耳光,就在她撲過來動手的時候,她倏地側過身,一把拽住方雅菲的手臂,狠狠的把她前邊扯了過去,抬著右腳直接把她絆倒在地!

方雅菲似乎是沒想到她會還手,整個人都懵了,乍一看到周遭停下腳步的路人,她掙紮著從地上站起身來,顧不上自己的狼狽,哭著喊著大聲控訴:"蘇千乘你這個踐人,你竟然*我的未婚夫!你是不是當小三當習慣了,總愛拆散別人?!我都已經懷了他的孩子了,你怎麼這麼賤……"

千乘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大聲哭喊招來眾多路人的女人,實在不明白她這又是鬧哪一出?!

臉頰上**辣的疼,方雅菲過來找她,為的恐怕又是葉崇熙吧?!

可是,什麼叫*?她什麼時候*過葉崇熙了?!

"方雅菲,你腦子有毛病是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葉崇熙了?!你這沒頭沒腦的上來打人,我隨時可以告你!"

"這是什麼?!"方雅菲從口袋里掏出僅剩的兩張照片,恨恨的朝千乘砸了過去:"證據確鑿,你還想狡辯嗎?!"

千乘偏頭看了眼地上的照片,被拍到的照片是昨天葉崇熙強硬拉她上車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拍攝角度的問題,兩個人站著的樣子看起來格外*!

果然,人倒黴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

看著方雅菲那認定了她跟葉崇熙之間有牽扯的樣子,她也無力為自己辯解,她今天在大庭廣眾之下找上門來就是想鬧事,她再怎麼解釋都沒用.

"我不想狡辯,你認為怎樣就怎樣吧!不過,我要說清楚的是,我沒有*葉崇熙,誰是小三誰自己心里清楚,你懷了他的孩子你要鬧騰,你找葉崇熙鬧騰去,跟我有什麼關系,莫名其妙!"

"你怎麼這麼下賤,他是我的男人!"

"我也沒說他不是,你的東西你以為我稀罕嗎?相比較起來,凌禦行比葉崇熙好上千倍,我何必舍近求遠跟你搶?有意思嗎?!你可真把自己當回事兒!既然你說葉崇熙是你男人,有本事你拿著這些照片找葉崇熙算賬去,找我做什麼?!"

居高臨下的看著一臉哀怨的女人,她深深地覺得方雅菲這個女人可悲又可憐,被卷進這些人的世界里,她總是頭疼又無語.

"不要以為我蘇千乘好欺負,以後也別拿這種幼稚的照片來找我算賬,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你以為找我算賬就能解決問題?愚不可及!"

輕哼了聲,她懶得多看她一眼,轉身往車庫口走去.

身後,指指點點的一群路人,議論紛紛各種咒罵,她已經無心去辨析到底是在罵她還是同情方雅菲,她只是覺得有些累,累得一句話都不想說.

剛從車庫里開車出來,星雨眼尖的見著這里圍攏著一群人,一眼看到等候在一旁的老大,忙把車子停了下來,"老大,那邊出什麼事了?!"

"沒事,走吧,免得等會開會趕不及了!"坐進後座,千乘無力的靠在椅背上,眉頭緊緊的擰了起來.

星雨見她臉色不對,朝後視鏡看了眼,最終什麼也沒說.

................................................................................

僅僅只是兩個多小時的會議時間,等凌禦行領著一眾高管從會議室出來,准備去聚餐的時候,等候在外頭的卓瀟瀟抱著ipad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老大,出事了!你看!"她把ipad遞了過去,一臉緊張的看著他.

林澈瞥了眼ipad上的內容,笑著請身後的一眾高管先回辦公室.

很快會議室外的走廊上,走剩只有五個人,凌禦行略略掃了眼ipad上的內容,轉頭看了看身旁的凌太太,暗眸無瀾卻深沉得讓人琢磨不透,可問她的話卻依舊溫柔:"來之前跟人打架了?!"

剛剛開會,她坐在他的左手邊,他沒仔細看,現在正對著他,他才看到她左臉上有被粉底遮蓋的紅痕,想必是被方雅菲打了一耳光.

"……"千乘愣了愣,對著他暗沉的眸子,點了點頭,似乎覺得這話問得不對,忙給自己解釋:"也不是打架……怎麼了?!"

"傷著了嗎?"他再度旁若無人的問.

"沒有……"她又不是弱不禁風,怎麼可能會被傷著!

他點點頭,"那就好,剩下的你自己看吧!"

千乘不解的看著他,接過他遞來的ipad,仔細看了眼上頭的頭版頭條的新聞,乍一看到自己跟方雅菲的照片出現在上頭,頓時倒抽了口冷氣,猛地抬起頭來,"怎麼會這樣?!"

兩個小時前的事情,怎麼現在就上了新聞頭條了?!

———————————》謝謝眾愛卿支持,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