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局倒計時【二】哪怕他再壞,現在也是我的丈夫
進電梯時,有人從側面擠進去,推搡了白筱一下,郁紹庭的手往她腰上一攬,讓她貼著自己的身體保持平衡,白筱也注意到他動作上的心翼翼,進了電梯也把她護在自己跟電梯光面之間.

陸陸續續有人進來,"讓讓,讓讓!"一張病*就要被推進來.

郁紹庭盯著對方,淡淡的眼神,就那麼直勾勾地盯著,也許是他的氣場比較能震懾人,尤其是他板著臉的時候,那人立刻又把病房拉了出去,笑了笑,忙不迭地道:"我等下一趟."

如果病房被推進來,從白筱所站的角度來看,很有可能被撞到.

電梯門合上,郁紹庭抬起右手,攏了下白筱的針織開衫:"這幾天溫度低,多穿一點."

白筱瞧見自己的手提包還掛在他的手臂上,以前她也見過很多男生陪女生逛街時,會替女朋友背包,但這個動作,由郁紹庭來做,她在視覺上不是很適應,西裝筆挺的英挺熟男,挽著個嫩黃色的挎包……

"把包給我吧."白筱的手,從進電梯後一直輕輕扯著他的西裝,揉出了一點褶皺.

郁紹庭低頭看她,白筱懷孕後體型變化不大,原先的瓜子臉成了鵝蛋臉,濃密的睫毛在象牙白色的臉上投下淡淡的陰影,隨著她眨眼睛的動作,像兩把扇子在他心底一掃一掃地撩著,下意識地,往她身邊又靠近了一些.

兩人的身體幾乎貼在一起,盡管電梯間狹仄,但這個姿勢,依舊過于*.

白筱左右看了下,見沒人往他們這邊看,稍松了口氣,手輕輕推了推他,想讓他退開去一些.

郁紹庭假裝沒看到她的暗示,一動不動,他喜歡看她這副'擔驚受怕’的模樣,就像在逗弄一只膽的貓兒.

電梯到了一樓,人陸陸續續出去了.

白筱的臉頰有些,不知是因為窘迫,還是被他剛才低頭間呼出的氣息熏的,抬頭去看他,郁紹庭剛好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他的嘴邊噙著淺淺的笑,眉眼間些許興味:"發什麼呆,出去吧."

明明是你——白筱剛想要反駁,他卻突然攥緊她的手指,那一刹那,她覺得自己的反應開始變得遲鈍.

被他牽著出了電梯,快走到醫院門口時,白筱才想起來另一件事.

她拉住了郁紹庭的手,:"我想上去看一個人."

至于這個人,是誰,兩人心知肚明,郁苡薇產後一直住在這家醫院.

白筱從郁老太太那里聽,郁苡薇因為懷孕時遭遇了太多事,心理醫生判斷她得了產前抑郁症,雖然孩子掉了,但她的病沒還好轉,就在昨天下午,郁苡薇忽然緒暴躁,用水果刀不心割傷了照顧自己的蘇蔓榕.

"如果你有事,可以——"白筱聽景行過,最近公司比較忙,他又一上午不在……

郁紹庭看出她的意思,握緊她的手,也截住了她的話頭:"今天休息,不用去公司,走吧,我陪你上去."

——————————

從電梯出來時,郁紹庭的手機響了,他摟了下她的肩,低沉的聲音溫柔:"你先過去."

然後自己拿了手機去到旁邊的窗邊才接起.

白筱聽他話的口氣,應該是公司的事,她轉身,因為知道郁苡薇的病房,所以直接過去了.

路過安全過道,隔著門,她聽到蘇蔓榕的聲音,不由放緩了腳步.

……

蘇蔓榕背對著門口,正在打電話,她對那頭的人道:"這方面我不太懂,只能麻煩你多費點心了."

"不用拋掉,元盛的股票先留著,如果有需要,我再聯系你."

蘇蔓榕掛了電話,又握著手機站了會兒,深呼吸了下,一個轉身,看到了外面的白筱.

她一愣,但很快就恢複如常,在這里看到白筱,有些欣喜,視線落在白筱的肚子上:"是來孕檢的嗎?"

"嗯."白筱應了一聲,眼睛還看著她的手機,想問她在給誰打電話.

然而,在看到蘇蔓榕左手臂的傷口時選擇了沉默.

護士剛巧從白筱身後經過,看到蘇蔓榕,立刻道:"蘇女士,正找你呢,你的傷口要換一下紗布."

"我已經沒事了,不用再換."

白筱突然開口:"還是再讓護士看看,免得傷口發炎,最近天氣熱,還是注意點."

這話時,她臉上神色雖然淡淡的,語氣也別扭,但蘇蔓榕還是聽出她對自己的關心,一時有些激動:"其實也就不心劃到一點,真的沒大礙……"

白筱別開頭,先往外走了幾步,又轉過身問護士:"是在哪兒包紮?"

——————————

白筱替蘇蔓榕纏好紗布,抬頭,正好對上她的雙眼,蘇蔓榕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

"好了."白筱把剩余的紗布放回推車上,就跟著就要起身.

"筱筱."蘇蔓榕急急地,按住了她的手背.

白筱回過頭看她.

"這幾天,還好嗎?"蘇蔓榕關切地望著她,"雜志報道出來那天,我想去看你,又怕你見了我不高興."

雖然蘇蔓榕沒親自去沁園看她,但每天都會打電話給郁紹庭詢問白筱的況.

昨天,郁苡薇就是聽見她打電話,才會突然緒變得失控.

……

走出外科包紮室,白筱看到等在外面的郁紹庭,他站在那里,低頭,有些百無聊賴地玩著自己的手機.

白筱有意放輕腳步,走去他的背後,想要驚嚇他一下.

只是手剛抬起,還沒碰到他的肩膀,郁紹庭驀地回過身來,抓著她的手直接把她擁入懷里:"想干什麼?"

白筱嘴邊帶著笑:"不干什麼,就想跟你打個招呼."

郁紹庭望著她臉上的笑容,也跟著笑了,那樣的笑,完全是發自內心的,白筱看了,有短暫的恍惚.

"下次再搞背後襲擊,直接就地正法."

包紮室的門開了,白筱回頭,看到出來的蘇蔓榕,輕輕地,拉開郁紹庭的雙手,終歸是有那麼一點的尷尬.

倒是郁紹庭,臉色如常地喊了蘇蔓榕:"大嫂."

蘇蔓榕已經接受郁紹庭跟白筱的關系,但有時候想想,心里難免還是疙瘩.畢竟,女婿比自己才了十二歲.

這純粹是一種為人母會有的心,盡管她知道,不管是對白筱還是對郁苡薇來,自己都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

白筱忽然對她:"我想見一下苡薇."

——————————

病房里,郁苡薇正坐在*上看明星的八卦新聞,聽到開門聲,偏過頭看到了進來的白筱.

"你來這里做什麼?"郁苡薇立刻沉下臉,也沒了剛才的好興致.

白筱在*尾站定,看著她年輕卻又蒼白的臉:"來醫院檢查,順便,過來看看你."

檢查?郁苡薇的目光落在白筱的肚子上,雖然她穿著寬松的衣衫,但她的打扮,一看便知是懷了孕的女人,想到自己引產流掉的孩子,郁苡薇冷聲譏誚:"怎麼,過來看看我是不是還活著?"

白筱沒接話,過了會兒,才開口:"有些話,我了,也許你覺得我虛偽.但不屬于你的,與其勉強在一起彼此痛苦,倒不如早點看開,尋找適合你的那個人."

"這算是你的經驗之談嗎?"郁苡薇面露諷刺.

"隨便你怎麼想."白筱沒有順著她,刻意地放低自己的身段:"話已經完了,你自己保重."

完欲走,郁苡薇卻道:"你這些不過是為了讓我心軟,害怕我把你那點事出去.你放心,裴祁佑現在是想買後悔藥來追回你,他越是想怎麼樣,我越是不會讓他如願."

白筱轉回身,目光平靜地望著她:"如果你真想出去,那你已經錯失了很多機會."

倘若郁苡薇真的打從心底想要毀了她,但凡已經狠下心來,白筱覺得,自己都不會像現在這麼好過.

"……"

"你不承認我這個姐姐,同樣的,我也很不喜歡你這個妹妹.在我的第一場婚姻里,你扮演的角色確實不討喜."白筱像是沒看到郁苡薇難看的臉色,繼續道:"沒有妻子會跟丈夫的其她女人和睦相處."

"那你怎麼不,我會跟裴祁佑在一起,我叔他占了多大的功勞?"

郁苡薇自嘲地笑了下:"那時候,我還傻乎乎地跑去跟你示威,告訴你,我叔去郊外,是為了救我,結果被你走了運,但我現在想明白了,也許那時候,他根本就是特意趕去找你的."

"裴祁佑救了我,把你丟在那里,他剛好冒著大火進去,還傷了手臂,人又長得好,哪個女的不動心?"

"那時候多早,你跟裴祁佑還沒離婚."郁苡薇定定地盯著白筱:"我叔顯然已經對你上了心."

"後來,我知道你和裴祁佑結了婚,打了你一巴掌,我叔把我拉走,我原以為他知曉後會立刻跟你斷乾淨,結果他卻警告我不要多嘴,甚至還找人看著我,生怕我把你結過婚的事告訴家里."

郁苡薇著,盯住白筱的眼睛,一字一頓地道:"那個時候,裴祁佑其實早就跟我,要跟我取消婚約."

"所以呢?"白筱語氣平淡地接了一句.

"如果不是我叔,也許你現在已經跟裴祁佑複婚了."

"沒有也許."白筱回望著她,沒有回避目光:"即便沒有你叔,我也已經決定跟裴祁佑離婚."

"還有,這些事都是你主觀臆斷的,離間不了我跟你叔的關系."離開前,白筱又補充了一句.

郁苡薇擰眉,不甘心:"如果我的都是真的,你還敢這麼篤定?我叔,為人處事的手段不磊落,甚至稱得上陰狠毒辣,不要告訴我夏家這次出事,你還一點都看不出來他的本質."

"夏家怎麼了?"白筱不混跡貴圈,因為報道的事這幾天都沒外出,再加上,也沒人來主動告訴她這些事.

"壹周周刊因為報道了你的新聞,落到停刊,雜志社被合並的下場,夏家也被人針對,他家當官的老大被曝光在外養老婆,幾個做生意的也栽了跟頭,我還聽,夏家老大的老婆跟兒子為了自保還去紀檢委賣了丈夫,現在的夏家,亂作一團,離婚的鬧離婚,分家產的忙著分家產."

郁苡薇看著被郁紹庭護著,對外邊的暴風雨毫不知的白筱,輕笑了下:"還有你爸爸的老婆,現在也不好過,不但要被離婚還要失去工作.我該慶幸我是他侄女,要不然我的下場,不會比他們好到哪兒去."

"你的身邊,每晚都躺著這樣一個一不高興就准備算計你的男人,難道不害怕嗎?"郁苡薇問她.

白筱抬頭,迎上郁苡薇試探的目光:"哪怕他再壞,現在也是我的丈夫."

郁苡薇剛張開嘴想——

"他對別人怎麼不好,我不清楚,但我心里很明白,他對我,比對任何人都要來得好."

白筱完這句話,直接拉開病房的門,出去了.

郁苡薇的耳邊還縈繞著白筱後半句話'他對我,比對任何人都要來得好’,突然知道,她笑了,像是在嘲笑自己的自以為是.郁苡薇靠在*頭,她恍然大悟,終于知道了白筱今天為什麼要跑來開解自己.

並不是無緣無故.有些事,其實白筱心里或許也猜到了一二,只是她不願意承認.

……

白筱關上病房的門,還想著郁苡薇的關于夏家的事,往前走了一段路,直到後衣領被人扯了一下.

她回過頭,看到的是不知什麼時候站在自己旁邊的男人.

郁紹庭的睫毛也比一般男人長,跟那副眉眼一樣,都是極其的黑,他的皮膚偏白,清雋中又透著凌厲之氣,這股凌厲之氣,在他動怒的時候,又會化為戾氣,她突然記起那個老和尚的話——"一身戾氣!"

"怎麼突然竄出來,嚇了我一跳."白筱著,還捂了下自己的心口.

郁紹庭沒在意,問她:"在里面這麼久,都了什麼?"

"反正不是誇你的好話."

郁紹庭把她擁過來,輕笑了兩聲,低頭親了下她的唇瓣:"她不我好話,那你呢,有沒有為我據理力爭?"

白筱禁不住好奇,反問:"你怎麼知道我一定站在你這邊?"

他只是笑,不話,然後帶她離開了醫院.

——————————

回去的路上,郁紹庭在岔路口拐了個彎,開上去一的路:"順便接景希一起吃午飯."

白筱心里還想著夏家的事,到了車上,只剩兩人了,她才:"我聽,首都夏家最近不好過,被麻煩纏身."

"有話問我?"郁紹庭看了她一眼,直接問.

白筱的臉微燙,在他面前,她的想法藏得再深都會被他一眼看*,索性也不再拐彎抹角,坐直身,側過頭問他:"我聽苡薇了很多這兩天發生的事,很多都是夏家的消息,是不是……你做了什麼?"

郁紹庭一邊開車,一邊輕描淡寫地道:"你既然相信了她的話,怎麼還來問我?"

"……我沒有相信她的話,只是想要弄清楚這些事,我想聽你親口告訴我,而不是道聽途."

"我什麼你都信?"郁紹庭突然問了一句.

白筱愣了下,但還是點頭,下一秒便聽到他低緩的嗓音,他:"不是."

白筱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選擇那麼堅定地相信他,或者,這已經是一種偏離理智的選擇,就像她對郁苡薇的,他是她愛的男人,不管他對別人怎麼樣,只要不是他自己親口的,她都不會輕易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