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景希是你跟他的兒子吧?
"我幫你戴……"

郁紹庭一邊親吻她的脖子一邊抓過她的手伸進短褲里,撫上他已經蓄勢待發的欲/望.

"唔……"白筱不可遏制地發出一聲低吟,原本僵硬的身子發軟在沙發上.

短褲不知何時已經脫下,浴袍也掉落在地板上.

當他分開她的雙腿壓上來時,白筱還是推住了他的胸膛,堅持道:"戴套子."

兩人擠在狹仄的沙發里,身上都出了細汗,郁紹庭撐著手臂支起在白筱的上方,他的氣息有些粗,低頭看著兩人緊緊相貼的私密處,他的分身已經進去了一個頭,忍不住又往里挺動了幾下.

白筱攥緊他的肩胛骨,卻怎麼也沒辦法投入,下面干澀得要命.

郁紹庭發現了她的不專心,又快又重地動了幾下,見她依舊老樣子,終究還是退了出來.

"洗洗去睡吧."他撿起地上的浴袍穿在身上,隨手拿過茶幾上的煙盒跟打火機.

白筱跟著坐起來,看著他指間那根香煙明明滅滅的火星,一陣淡淡的煙草熏味彌漫在空氣里.

她也拿過自己的毛衣和褲子套上,理了理凌亂的頭發,然後趿著拖鞋回臥室去了.

沒多久,傳來臥室門關上的聲響,拖鞋走路的聲音由遠及近.

郁紹庭抬頭,白筱已經在他旁邊坐下,手里有一盒避/孕套.

白筱拆了一個套子,兩道灼灼落在她臉上的目光令她臉頰發燙,但她還是厚著臉皮撩開了他的浴袍,那物依舊滾燙堅硬,被她握住時甚至有越趨變大的架勢,頭頂男人的喘息聲越來越重.

費了一番功夫剛替他戴好,人一陣天旋地轉,已經被他壓在身下.

她的褲子被扯掉,兩人都有些急切,郁紹庭掰開她的腿架在自己的腰間,一挺到底.

盡管有橡膠的阻隔,他的火熱依然盡數蔓延到她的身體里,白筱夾緊了雙腿,腳趾蜷縮,當他開始又快又猛地律動時,她又本能地張開/雙腿迎合,心底的煩惱逐漸被興奮和刺激取代,大口地喘息低吟.

郁紹庭低頭看她緊蹙的眉心,身下不由地放慢動作:"還疼?"

白筱搖頭,呼吸急喘:"不疼."

紮著馬尾的頭繩被他取下,瞬間,一頭長發散落在沙發邊沿,輕輕掃過地板.

他忽然又加快了動作,白筱有些抓不住他的肩,她好像聽到他堅/挺的分身進出她身體時發出的撲哧聲,她閉上雙眼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賣力馳騁,到濃時忍不住啞著嗓子喊他:"郁紹庭……紹庭……"

郁紹庭像受到了刺激,動作激狂而迅猛,一聲聲肆虐般的低吼揪緊了她的神經.

兩人從沙發滾落到了地板上,卻沒有停下來,在茶幾跟沙發的夾縫間,兩道交織的身影瘋狂的起伏.

最為激蕩的時刻到來,他紮進她的懷里低低地喘息,濕熱的吻包裹了她本就挺立的乳/尖.

白筱扣緊他的腦袋,身體還沉浸在高/潮的余韻里無法自拔.

過了良久,趴在她身上的男人伸手捏了捏她的臀肉:"下次再走神,弄傷你別跟我哭."

白筱的手指穿過他又黑又硬的頭發,有些心不在焉,隨即被他攥住了手指,送到那兩瓣薄唇邊,細細地親吻,帶著愛憐,一點點吻到她的肩頭,她怕癢,蜷縮著身體忍不住笑出聲:"別親那兒……"

他不但沒停反而吻得越加細密,伸出舌尖在她的鎖骨上打轉,埋在她身體里的軟物有了蘇醒的痕跡.

郁紹庭撐著上半身,勁瘦的腰臀又撞了幾下,氣息急躁卻不失溫柔:"再做一次."

白筱圈著他的肩,壓住他的薄唇,撬開,舌尖掃過他帶著煙草味的牙齒,"輕點,別吵醒孩子."

"這會兒倒想起孩子來了?"他狹長的黑眸彎彎,眼角那道細紋帶著成熟男人的魅力和性感.

白筱的手指摸過他的鬢角,突然一頓,然後看向他:"你有白頭發."

白頭發在某種意義上代表了年齡問題,尤其在做/愛的時候談論男人的年齡,就像在質疑他某方面能力.

仿佛沒察覺到他緒的變化,白筱手指輕輕一動,一根短短的頭發橫插到兩人中間.

是白發,更像是銀發.

有些話題一旦被提及,就難以再被忽略.

郁紹庭看著身下明眸皓齒的女人,皮膚細膩找不到一點細紋,天生的娃娃臉讓她看上去像極了那些剛出中學校園的女孩子,不出去有誰會相信她已經是一個快六歲孩子的親媽?

他們之間隔著十年的差距,真准確地是十年零五個月.

郁紹庭俯低身,圈著她的腰,身下狠狠地動了動,有點咬牙切齒的味道:"等到你六十歲照樣能滿足你."

白筱被他這句話得面耳赤:"下流!"不過隨即忍不住想,他七十歲了難道還硬的起來嗎?

郁紹庭壓在她身上,貼著她的耳根難耐的呻/吟:"夾那麼緊,斷了你後半輩子用什麼?"

白筱被他激得惱羞成怒,伸手推他:"男人叫得這麼蕩……"

他輕而易舉地抓住她的手,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張嘴含住她的手指,指尖的熱度一如他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烤化了一般,然後放開她的手指,封住她的嘴唇,一邊和她唇舌教纏一邊喃語:"就叫給你一個人聽……"

做完的時候差不多已經凌晨一點多,郁紹庭抱著她去洗了澡.

衣櫃里掛了許多還沒摘吊牌的男裝跟女裝,都是一些休閑類的家居服,連**都有.

穿了睡衣回到臥室,郁景希歪躺在*上,微微張著嘴打著輕鼾,白筱把他放平在*上掖好被子,然後躺在他的左側,沒一會兒郁紹庭洗漱好進來,看到的就是母子相擁而眠的一幕.

郁紹庭在*邊站了會兒才掀開被子*,把母子倆同時攬進了懷里,雖然有一些擁擠.

良久,白筱睜開了眼睛,側頭望著已經睡過去的男人,拿開他的手背輕聲下了*.

她走到客廳沙發邊,拿起郁紹庭的西褲,把手伸到褲袋里想拿車鑰匙,卻摸到了一個的藍絨盒子,借著玻璃窗上透進來的月光打開,低頭入目的是一道晃眼的光,她眨了眨眼才看清——

是一枚鑽戒.

白筱撫摸著鑽石的棱角,回頭往臥室望了一眼,心里卻甜甜的.

是送給她的嗎?什麼時候買的?

白筱望著戒指卻沒進一步的動作,盯著看了會兒,把盒子合攏放回褲袋里,拿了車鑰匙下樓.

剛才在來的路上,她發現了儲物格里的手機,而不是郁紹庭得丟在辦公室里.

從手機通訊錄里翻到她想要的那個號碼,白筱把手機放回原處,鎖了轎車重新回到公寓.

*上父子倆面對面摟著睡得正香,白筱坐在*邊看著他們相像的五官輪廓,卻沒有一丁點的睡意.

————————————

次日,白筱起得很早,看了會兒電視就跑去做早餐.

冰箱里有昨天在超市買來的食材,她蒸了籠包,又煮了一鍋粥,陽光透過窗戶灑在流理台上.

郁紹庭穿著西褲襯衫走出臥室,聞到一陣粥香,透過半毛玻璃看到廚房里忙碌的身影.

靠在門框邊看了會兒他才走過去.

——————————

"什麼時候起的?"低沉的男聲在身後響起,白筱回過神轉頭,看到郁紹庭走過來.

白襯衫領口和口的紐扣都沒扣上,他半個身子籠罩在晨光里,看上去清雋而充滿朝氣,眉眼間還帶著清晨起*後才有的懶散,白筱調煮粥的火,"怎麼不多睡會兒?"

"昨晚沒睡好?"郁紹庭看到她眼下的青暈,微微皺眉.

"可能認*睡不著."白筱轉回身,拿起勺子攪拌了下粥:"早飯馬上就好了."

郁紹庭扣好口的紐扣,上前撩起她散落的發絲替她勾到耳後:"以後住在這就習慣了."

他的動作很溫柔,倒顯得跟他原本倨傲,目中無人的性格格格不入.

白筱面頰微微泛,他打開冰箱門時掃了她一眼:"都一把年紀了還動不動就臉."

白筱擰眉,替自己辯解:"被熱氣熏的."

郁紹庭扯起唇角,笑聲也很輕,然後拿了瓶水就出去了.

——————————

白筱端著盤子出來就看到郁景希光著腳丫,拿著根牙刷,滿嘴白泡沫地到處跑.

瞧見白筱,郁景希一邊用牙刷往嘴里刷來刷去,一邊晃過來,繞著餐桌轉了兩圈,然後站定在白筱身邊,伸著脖子往餐桌上瞟了瞟:"早上吃什麼?"

"南瓜粥,籠包,還有樓下買的煎餅."

家伙似乎對早餐很滿意,晃進了洗手間,然後傳來清脆的童音:"爸爸,這是我的杯子."

安靜了會兒,洗手間里響起男人不耐的嗓音:"刷個牙哪那麼多話?"

父子倆吃早餐時,白筱進臥室收拾,*上都是新買的用品,她疊被子的時候感覺到有人進來,卻沒有回頭,自顧自地整理*,起身的時候被人拉入了懷里:"吃過早餐可以收拾."

穿著拖鞋的白筱比郁紹庭矮了一大截,被他摟著,鼻子剛巧碰到他的鎖骨位置.

郁景希坐在椅子上,瞧著相擁出來的兩個人,輕哼著撇開頭,狠狠地咬了一口煎餅.

——————————

郁景希狼吞虎咽地吃了兩張煎餅一碗粥,挺著肚皮迫不及待地守著電視機看動畫片.

白筱喝了半碗粥就沒胃口了,望著郁紹庭:"今天你要上班嗎?"

"怎麼了?"郁紹庭抬眸.

"我今天有些事要處理,可能沒辦法帶孩子."白筱不放心在這種況下把孩子放去大院.

昨晚郁戰明的火氣並不是假把式,她不可能讓他們遷怒于郁景希.

郁紹庭一雙漆黑的眼眸盯著她:"什麼事?"

白筱發現郁紹庭這個人很會摳字眼,她明明要強調的是後半句,他卻揪著前半句發難了.

"就是一些私事,等我處理好告訴你."

郁紹庭看了她一會兒,見她嘴巴緊得不肯透露,也沒再強迫:"我帶他去公司呆一天."

白筱見他碗里沒粥了就起身要幫他去盛,他卻忽然轉頭問:"到底什麼事?"

"等我辦好再."

"我陪你一起去辦."郁紹庭直直地望著她神神秘秘的樣子,想要把她看穿看透.

白筱看了眼臥室,然後低頭親了親他的薄唇企圖轉移他的注意力,卻反被他摟住坐在他的腿上,低醇的男中音在耳邊響起:"什麼事這麼見不得人,難道是背著我去跟年輕約會?"

白筱被他逗樂,剛想回頂一句,卻發現他雖然語氣玩味但眼神卻很認真,不像跟她開玩笑.

她靠在他的懷里,握著他擱在她腰際的手背:"我讓和歡陪我去."

——————————

郁紹庭送白筱到星語首府門口,她沒讓他把車開進去,下車時郁景希本能地跟著爬出來.

郁景希把車門甩上,站在白筱身邊:"走吧."

看他這副架勢,白筱就知道車里的男人沒告訴郁景希今天自己不能照顧他的事,或者,郁紹庭是故意為之,想讓郁景希"監視"她,她敲了敲副駕駛座車窗,很快車窗下降,郁紹庭望出來.

兩人對視了幾秒,誰也沒話,最後還是郁紹庭先移開眼,對著郁景希道:"上車."

郁景希哦了一聲就爬回車里,父子倆驅車離開了.

白筱進了區,走到公寓樓下就瞧見裴祁佑從車里下來,還是昨晚穿的那一套西裝.

他走過來,臉色並不算好,眉頭微蹙:"昨晚你去哪兒了?"

白筱看了他一眼,沒回答,打開防盜門就准備上樓.

裴祁佑長腿往前一邁就要跟著上樓,白筱堵在樓梯口:"你到底想干什麼?"

"你難道沒話要對我嗎?"哪怕她站在台階上,他依然比她高出一點,望著她的眼神有點咄咄逼人.

"沒有."

裴祁佑:"我倒是有話想跟你."

"那是你的事,聽不聽由我,現在我不想聽,請你離開."

"你昨晚是不是跟郁紹庭在一起?"

白筱皺眉,他死死地盯著她,扯出一抹嘲笑:"郁景希是你跟他的兒子吧?"

"不知道嗎?"裴祁佑輕笑,但目光直逼她的眼底:"幾年前的事仔細去查查總歸是有線索的."

白筱聽得來了火:"裴祁佑,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熱衷八卦?你未婚妻知不知道你徹夜守在這里?"

果然,他的臉色更加陰沉:"你就那麼想嫁給郁紹庭嗎?"

"他覺得我不錯,剛巧我也蠻喜歡他的,自然就走到一起了,難不成你以為離過一次婚我就打算孤獨終老嗎?以後我的事就不勞煩你插手來管,我已經不欠你們裴家了,也不想再跟你們扯上任何干系."

完,白筱轉身徑直上樓.

——————————

回到公寓,白筱胸口似乎依然有股子火在燃燒,她喝了杯溫水,還是沒消氣.

憑什麼他裴祁佑美人在側,她就必須孤苦伶仃一個人,真是笑話!

又坐了會兒,白筱才想起自己今天要辦的事,她從手機里翻出昨晚得來的號碼,遲疑了幾分鍾,她才撥了過去,很快那邊就接通,傳來優雅而溫婉的女聲:"你好,哪位?"

"你好,我是白筱."白筱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

那邊沉默了片刻,白筱聽到腳步聲,應該是蘇蔓榕起身走到某個角落,不想讓其他人聽到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