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好消息和壞消息,你想先聽哪一個?
剛聽到電/話那頭白筱的聲音,郁紹庭靠在*頭揉了揉太陽穴.

他來首都主要是為了工作上的事,捎上郁景希也並非像口頭上的把他送去徐家過年.

最近郁景希跟白筱打電/話時總是"不經意"地提起外婆家,他料到白筱會焦急,卻沒想到她會直接追到首都來,還是大半夜殺到軍區大院,最後被衛兵逮住往他這里打電/話求救.

——————————

白筱坐在門衛市里等郁紹庭來接她.

凌晨路上的車輛越來越少,一排路燈照亮了漆黑的夜,遠遠望過去恍若一條燈海.

抬頭盯著牆上的鍾,秒針一圈又一圈地轉,她的意識卻很清醒,完全沒有因為深夜趕到瞌睡.

一輛銀色的轎車打著車燈駛過來,她下意識起身,但車子卻直接駛進了大院,白筱站在門衛室外面看著車道,夜深人靜孤獨時,人總會胡思亂想,她想的是郁紹庭為什麼會看上自己?

她不算很聰明,也不擅八面玲瓏,從寄人籬下的生活讓她比同齡人行事更謹慎,人生的每一步都是按照裴老的安排來走,也漸漸地失去了自己的真性,就像是被裴家提著線的木偶娃娃.

一輛出租車慢慢地在大院門口停下,郁紹庭打開後座車門下來.

他穿著一件厚實的黑色羊絨大衣,里面卻很單薄,一副被人大半夜從*上挖起來的樣子,他走到門衛室門口,沒有看她一眼,直接進去跟值班的衛兵交談,一陣風吹過,白筱忍不住抱住自己的雙臂.

沒多久,郁紹庭就打著電/話出來,聲音低低地,朝還等在那里的出租車走過去.

走了一段路,他停下轉過頭來,看著還站在原地的白筱:"還想留在這?"

白筱望著站在路燈下的男人,心頭被一種甜蜜又酸澀的滋味纏繞.

郁紹庭一邊跟電/話那頭的人講話,一邊折回到她的身邊牽起她的手,然後拉著走向出租車.

——————————

出租車後座因為郁紹庭坐進來而顯得狹仄擁擠.

他還在打電/話,從他的話語間,白筱聽出他是想讓人幫忙隱瞞今晚在軍區大院發生的事.

在郁紹庭掛了手機後,白筱偏過頭,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望著他:"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郁紹庭收起手機,沒有看她:"你給我添的麻煩還少嗎?"像是在自自語一般.

白筱垂眸看著他搭在膝蓋上的大手,帶著試探地伸出自己的手,覆蓋在了他的手背上,然後一點點傾斜自己的身子,慢慢地靠在他的肩頭上,聞著他身上清冽的氣息,她安心地閉上了眼睛,唇角彎起一道淺淺的笑弧.

——————————

郁紹庭在酒店訂的是雙人間的套房,他跟郁景希各睡一間.

也許是找到了依靠,白筱整個人都放松下來,在出租車上就睡著,直到被他抱回房間才醒過來.

她去次臥看了郁景希,才幾天沒見,她就覺得家伙又胖了一點,腮幫子上的肉更多了.

白筱把郁景希露在*沿處的腳丫子放回被窩里,親了親他的臉,才悄悄關了門出去.

郁紹庭脫了大衣,穿著一件薄薄的羊絨衫,站在那里喝水,看到她出來了句:"洗洗睡吧."

白筱迅速清洗了一下,等她從衛浴間出來,客廳里已經沒有人,只有一件大衣丟在沙發上.

她在沙發邊站了一會兒,像是在選擇,最後轉身進了主臥.

郁紹庭已經睡下,占據了左邊的*,白筱躡手躡腳地掀開被子,心翼翼地躺進去.

被窩里很溫暖,白筱在心里發出一聲喟歎,本熟睡的人卻突然一個回身,把她摟進了懷里.

白筱先是一愣然後放松了全身筋骨,靠在他懷里閉眼入眠.

郁紹庭從來就不是柳下惠,所以清晨醒過來,抱著懷里的溫香軟玉終歸還是亂了.

白筱睡得迷迷糊糊,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微睜眼看到是郁紹庭,又閉上了眼睛,仿佛已經習慣這項運動.

——————————

郁景希穿著睡袍從臥室晃出來,發現自己今天居然比爸爸起得早.

他踮著腳偷偷趴在主臥門口聽了一會兒,確定里面的人還沒醒,跑到沙發邊拿起座機電/話點早餐.

"那個……我要十串羊肉串,五串骨肉相連……嗯……還有一個大杯奶茶……哦哦……快點."

住在五星級的總統套房有一點好,只要你得出來,他們一定會想盡辦法幫你買到.

掛了電/話,郁景希仰躺在沙發上,兩只胖腳丫架在茶幾上,打開電視搜索到少兒頻道開始看動畫片.

等點的早餐都送來了,主臥里還是沒有一點動靜,郁景希啃著羊肉串扭頭不時看向緊閉的房門.

上回他陪奶奶看新聞報告,有個人在睡覺時無緣無故死了,跟爸爸的年齡差不多……

郁景希心里有些不安,也沒胃口吃肉串了,趿著拖鞋走到主臥門口,"篤篤"地敲了兩聲:"爸爸?"

……沒有回應.

郁景希轉了轉門把,發現反鎖了,越發忐忑,又敲了敲門:"爸爸,你還活著嗎?"

耳朵貼著門,還是沒有動靜,郁景希左右看了看,發現旁邊有一個盆栽,他使盡吃奶的勁,拖一點拖一點地搬過來,最後憋住氣漲著臉一提力,搖晃著身板舉著盆栽就要往門上砸,門自動開了.

郁紹庭赤著精壯的上身,單單穿著一條短褲臉色陰沉地握著門把,顯然是剛被人從夢里喊醒.

"爸爸?"郁景希舉著盆栽,一時忘了想干什麼.

"吵什麼?不打你皮癢了?"

郁景希縮了縮脖子,嘴一癟,委屈地放下盆栽:"不是爸爸."

郁紹庭望著低頭扭捏的兒子,臉色緩和,看了眼一團亂的茶幾:"餓了自己點東西吃."完就關了門.

郁景希撓了撓自己的耳朵,一步一回頭地回到沙發上,不知為啥,看動畫片也看不進去,捧著奶茶猛地吸了幾口也索然無味,他拿起座機撥通了熟記于心的號碼,結果手機鈴聲卻在客廳里響起來.

郁景希捧著座機,扭頭看向不遠處的單人沙發,上面有一個女士包,有點眼熟呢……

他又摸下沙發,走到主臥門口,這次沒有敲門,而是盤腿坐在了門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白筱醒過來看了眼*櫃上的鬧鍾,發現已經十點多嚇了一跳.

旁邊郁紹庭還在睡,沒穿衣服,光著胳臂肩膀,薄薄的雙唇緊抿著,一只手還搭在她的腰上.

她輕輕地拿開他的手,然後掀了被子下*,撿了自己的衣服套上.

其實就連她自己也沒料到,有朝一日她一覺醒過來旁邊的男人不是裴祁佑,卻沒有一丁點的驚慌失措.

穿好衣服,白筱坐回到*邊,欣賞著男人的睡顏,起身前不自禁地親了親他凌亂黑發下的美人尖.

打開門,白筱一腳剛要跨出去,卻被坐在門口的一坨擋住了去路.

白筱後知後覺地想起來這個套房里還有另一個人,她想要退回房間已經來不及:"景希."

郁景希轉過頭,仰著臉瞅著她,眼神有點哀愁:"白,你為什麼從爸爸的房間里出來?"

"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你想先聽哪一個?"一道低沉的男聲在白筱身後響起.

郁紹庭一邊系著睡袍的帶子一邊出來,站在白筱的身側.

白筱轉頭看著他,臉頰突地一,想到自己剛才偷親他的事,他是不是已經醒了?

郁景希是個聰明的孩,看著站在一塊兒的爸爸跟白,隱約察覺到了什麼,但還是不願意去承認.

他低垂下腦袋,過了會兒抬起頭,看著郁紹庭:"好消息是什麼?"

郁紹庭瞟了眼身邊的女人,神態自若地:"你馬上就會有媽媽."

"壞消息呢?"郁景希這回沒看郁紹庭,而是直勾勾地瞧向白筱.

"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郁景希嘴一扁,從地上爬起來,氣惱地瞪了眼郁紹庭,轉身就跑進了次臥,重重地關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