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意動(七十二)
"白,你是不是很怕我爸爸?"

郁景希的問話讓白筱的臉頰倏地發燙,心跳也沒由來地變快,"怎麼會這麼覺得?"

"那如果我爸爸在,你還去我家嗎?"

"你不是你爸爸出差了嗎?"白筱的聲音跟著拔高,感覺自己上了賊船.

前頭的李嬸回頭插話:"少爺跟你開玩笑呢!"

瞧見白筱彤彤的一張臉,李嬸忍不住笑出聲,"白老師你也別緊張,我們三少爺雖然看上去冷了點,但人不壞."

白筱尷尬地笑了笑:"我沒緊張,只是覺得那樣的話再去打擾不太好."

"白,你別怕."郁景希握住她的手,喜滋滋地晃著兩只腳:"我爸爸確實不在家."

家伙然後對司機道:"梁叔叔,今晚我們去沁園住!"

"三少爺在沁園有一套房子,平日里他跟少爺就住那兒."

李嬸怕白筱疑惑就主動解釋,但她沒的是,今晚少爺本來是住在軍區大院奶奶家的,因為嘴饞才讓她帶著偷偷跑出來買起司蛋糕,結果剛要回去就遇到了白筱.

……

郁紹庭確實出差不在家.

望著漆黑空蕩的別墅,白筱忍不住松了口氣.

郁景希踢掉靴子,拉起白筱往里走,嘴嘰嘰喳喳個不停:"白,我給你看我養的倉鼠,肉圓趁我不在時總想吃掉它們,可是笨得每回都被我瞧見!"

"白,你摸摸它們."

白筱的手心被放進兩只毛絨絨的白色倉鼠.

郁景希踮著腳,胖乎乎的手指摸著倉鼠的毛,"我給這兩只倉鼠起了名字."

白筱學他的樣輕撫倉鼠,"什麼名字?"

"頭上有撮褐色毛的叫希,那只全白的……"他頗為害羞地瞟了眼白筱,"叫白."

白筱輕笑,看著著臉的孩子:"它們就跟景希一樣可愛."

……

因為郁景希喊餓,李嬸又做了宵夜.

三個人圍坐在客廳里,邊享用酒釀丸子邊看電視節目.

看著天真可愛的郁景希跟敦厚熱的李嬸,白筱陰郁的心逐漸轉好,露出這些日子以來的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笑.

用完宵夜,郁景希被李嬸催著去洗漱.

"白,我馬上就回來!"郁景希三步一回頭地進了衛浴間.

家伙一走,白筱忽然就有些無所事事,就主動提出洗碗,李嬸哪敢讓客人動手,一再地拒絕,客廳里的電/話響起來,一接才知道大院那邊警衛員送郁景希的書過來了.

"白老師,你是來做客的,怎麼好意思讓你洗碗?"

白筱已經把茶幾上的碗筷疊起來:"沒事,我在家也常干,您下去拿東西吧."

"噯!"李嬸三步一回頭地出了門.

白筱進了廚房洗碗,當她把洗好的碗放進晾碗架子時,外面傳來開門聲,還有行李箱拖動的動靜,她擦乾淨手出去:"李嬸,碗我都洗……"

剩下的話都卡在了她的喉間,因為她發現在玄關處換鞋的人不是李嬸而是郁紹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