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意動(二十六)
裴祁佑站在門口,手里拿著鑰匙,身後陽光打過來,他冷厲的輪廓愈加分明.

白筱望著一身炭灰色西裝的裴祁佑,抬手抹去了睫毛上的水珠,抬步就朝外走.

"看看,看看,這都什麼教養什麼態度!"

裴老太火氣蹭蹭地上漲,他們裴家怎麼就攤上這個喪門星了?!

蔣英美忙扶住氣得身形不穩的裴老太:"媽,你消消氣,筱筱不是有意的……"

"她不是有意的,她那根本就是故意的,想要氣死我老太婆好搬進這個家!"

白筱腳步一頓,在客廳門口站了會兒,驀地回身,對視著裴老太憤怒的目光,"如果我真的迫不及待地想搬進來,那當年我就不會走,別忘了,我是爺爺欽定的裴家孫媳婦."

"你什麼意思!"裴老太拔高了音量,刺耳而失控.

白筱清淺地挽起唇角,"沒什麼意思,不過是告訴您一個事實."

"你……你……你……"裴老太兩眼一翻,差點要昏過去.

白筱不想在這個令人窒息的地方待下去,不理會裴老太越發不堪入耳的責罵,轉身,拎著包走去門口,哪怕是經過裴祁佑時也沒片刻停留.

"英美,你瞧瞧她,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女人?"裴老太扯著兒媳婦的衣,氣惱不已:"我們裴家可是豐城有頭有臉的大戶,這種山野出來的女人絕對不能進裴家!"

蔣英美為難地杵在那里,幫這個也不是,幫那個也不是,不由看向自己的兒子.

裴祁佑身姿頎長,筆挺的西裝襯得他氣質卓爾不凡,俊挺的鼻梁下薄削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一手抄袋一手捏著車鑰匙站在門邊,沒有任何勸慰的話.

裴老太也把注意力轉向自己的孫子,想到自家出色的孫子被白筱那個平庸的女人綁在了結婚證上,她心里對白筱的恨意又深了幾分,忍不住又開始跟裴祁佑抱怨.

"祈佑啊,你可算回來了!剛才那個女人……"

"如果我沒記錯,奶奶,爺爺年輕那會兒也是從收破爛發家的."

裴祁佑一句話讓裴老太臉色頓變,不敢相信自己的孫子居然會幫那個女人來擠兌自己,而裴祁佑已經在她錯愕的注視下轉身出了門,甚至連棉拖也沒換下.

……

白筱一腳剛邁出裴宅的大門,手臂就被人從後面牢牢地拽住.

下一瞬,她就被扯回身,首先入目的是西裝上的一顆扣子.

"你剛才去禦景苑了?"裴祁佑冷然的聲音在頭頂響起,雖是疑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白筱抬頭,望著他緊皺的眉頭,淡淡地噢了一聲.

接下來是長久的沉默.

兩人靜靜地看著彼此,誰也沒有再話,而他握著她手臂的手始終沒松開.

裴祁佑身後,一輛香檳色奔馳轎車的副駕駛座車門打開,一個穿色裙子,身材火辣的女郎倚著門口,白筱認出那條裙子,哪怕只是一眼,卻足以令她刻骨銘心,而轎車的車牌號讓她的心髒鈍鈍地發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