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意動(十)
萬豪酒店大門口.

葉和歡剛打開車門,一道粉色身影已經沖到了她的面前.

"姑奶奶,再不快點戲都要散場了!"

葉和歡踹了打扮娘炮的秦壽笙一腳:"聲點,白筱睡覺呢!"

"白筱怎麼也來了?"

秦壽笙扭頭,就瞧見副駕駛座上的白筱,穿著色深V裙子,黑發披肩,跟白希的肌膚形成強烈的視覺沖突,連他這個看慣風月的人見了都難免有了三分心動.

葉和歡拍掉秦壽笙去摸白筱臉的咸豬手:"你什麼時候改為喜歡女人了?"

秦壽笙訕訕地摸了把鼻子,扯開話題:"這次她又被誰傷到了?"

"你呢?"葉和歡白了他一眼:"這個世上除了裴祁佑還有誰有這種能力?"

"唉!要咱這姐們,經曆慘得每天都可以上一次《知音》再上一次《今日法》."

葉和歡推了他一把:"別扯遠,你真看到魏海東了?"

"那還能有假?!"秦壽笙眼睛瞪得圓圓地,指著身後的酒店:"那性感的禿頂不是誰都可以演繹得那麼惟妙惟肖的,你要不信,咱們馬上沖上去逮他個措手不及!"

葉和歡瞅著一臉信誓旦旦的秦壽笙,良久,一咬牙:"前面開道!"

……

白筱做了一個夢,是夢,卻又那麼真實,恍然間,憶起是六年前的那個黃昏……

陌生別墅,陌生的人.

她走進書房,看到從沙發上起身的女人,很漂亮,深棕色長卷發,行舉止優雅,有錢人家的闊太太.

"況張秘書應該已經跟你了吧?"

女人莞爾,很親和的氣質:"你放心,事我都已經安排好了,之後這段時間你就去外市."

別墅外,轎車鳴笛聲突然傳來.

女人一臉訝異,隨即對白筱道:"我丈夫來了,別讓他看到你……"

樓梯間是男人沉穩的腳步聲.

"來不及了,你到書架後面去."

白筱剛躲到書架子後,書房門就開了,光線影綽,一道拉長的身影晃動在地板上.

女人已經迎上去:"老公,你怎麼到這里來了?"

"上次有份文件落在了這里."很低沉,很有磁性的嗓音,充斥著成熟男人的獨特魅力.

白筱呼吸壓得很輕,生怕被外面的人察覺到異樣.

鏡頭一個旋轉,夢境里換了樣,她從醫院走出來,一個秘書打扮的青年迎上來.

"這次成功了嗎?"

白筱點頭,想到剛才那冰涼的機器,捂著自己的肚子:"你們答應我的……"

"你放心吧,太太到做到."

白筱咬了咬唇,"張秘書,我已經四個月沒跟家里聯系了……"

張秘書看出她的想法,也無奈:"白姐,你當初答應過的,在你生下孩子之前……"

"我知道,可是我……"

"抱歉,白姐."

畫面又突然一變,她躺在病*上,撫著自己高高突起的肚子,手機響了,她接起,是張秘書的.

"白姐,我接下來要的事,希望你有心理准備……本來今天太太從泰國出差回來後想見你一面,可是,就在剛才,太太所搭乘的國際航班出現故障墜毀,機上的乘客無一生還,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