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意動(八)
那種甜膩過度的氣息讓白筱一陣反胃.

她想起身,一道黑影卻迅速地覆下,裴祁佑已經壓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脖子上甚至還有被指甲抓傷的淡色傷痕.

"放開我!"白筱下意識地掙紮,他身上殘留的女人香水味讓她了眼眶.

裴祁佑扣住她推搡自己的雙手,嘴邊噙著淡淡的笑,只是並沒有抵達眼底.

"你今晚上來這里,難道不是為了躺在這張*上?"

白筱盯著笑得冷酷的男人,從四歲第一次見面開始,一點點銘刻進她心里的臉龐,在這一刻卻變得分外陌生起來,心頭的疼痛讓她感到窒息,視線也越來越模糊.

他們之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裴祁佑俯下頭,微涼的薄唇拂過她的臉頰:"筱筱,這些年,你是不是很寂寞?"

這是他這五年來第一次喊她筱筱,卻是在這種況下.

"夠了!"白筱被鉗制的身體輕顫,直視著冷笑的他,"我不是妓/女."

裴祁佑笑意不減:"筱筱,別玷汙妓/女這個詞,妓/女最起碼不會給客人生孩子."

白筱心中一痛,手不自禁地抬起扇向他的臉,卻被他牢牢地扣住.

"難道我錯了嗎?當年如果裴家真的倒了,你生完孩子恐怕就跟那男人走了吧?"

著裴祁佑突然一把扯掉了她的圍巾.

暴露在橘黃色燈光下的是白筱脖子上那條閃爍著迷人光澤的鑽石項鏈.

白筱盯著他高高揚起的圍巾,臉色倏然變得蒼白,沒有一絲的血色.

"我讓你把項鏈帶上,你是不是以為這是送你的項鏈?我一個電/話一句話你就來了,看來還特意打扮過,按門鈴前是不是很緊張期待呢?"

裴祁佑清晰地感受到白筱的顫抖,下一秒,他的手已經從她的裙擺下方伸進去……

"不要!"白筱驚慌失措地去拽他的手.

裴祁佑盯著她,眼中是意興闌珊的厭惡,冷笑:"白筱,你以為我稀罕嗎?你都生了其他男人的孩子,碰你,我嫌髒!"

白筱的身體頓時僵硬了,耳邊是他的那句"你都生了其他男人的孩子,碰你,我嫌髒",久久散不開去——

裴祁佑甩開她的手,起身拿了自己的衣服跟手機往外走.

"厲荊,你不是天上人間最近到了一批新貨?幫我留兩個,我等會兒過去."

重重的關門聲傳來.

白筱臉色蒼白,久久地坐在*邊,保持著一個姿勢,蹲下撿起襯衫,上面多了一個腳印,皮鞋踩的,黑黑的.

她咬著唇,抬頭看天花板,想逼回那些即將奪眶而出的眼淚,嘴邊卻露出一抹自嘲的笑.

是呀,她怎麼能忘了,她生過一個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