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年華遇到你【二十一】她就是壞胚子,十足的壞胚子!
她心里無比後悔,今晚為什麼要答應范恬恬出來玩,還要跑到台上去跳什麼鋼管舞.

如果她不上去,郁仲驍根本不會注意到淹沒在人群里的自己.

她不曉得,外公知道自己混跡酒吧後,會做出怎麼樣的反應,生氣還是失望,反正不會是歡喜.

再然後,爺爺跟姑姑那邊也會知道……

這個時候的葉和歡,早沒了在舞台上恣意的張揚,像個驚慌的孩子,害怕自己叛逆的一面在大人面前揭露.

她望著後視鏡,了眼圈,但這次,郁仲驍直接轉開了後視鏡.

顯然,他不願意再相信'鱷魚’的眼淚.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搭在檔把上,引擎嗡嗡作響,葉和歡抬起自己冰涼的手指,輕輕覆上他那只有力的手.

"姨父,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見他沒反應,她咬咬牙,在車墊跪下,仰起頭看他冷峻的側臉:"我去酒吧,其實是有原因的."

"以前,我是怕你知道後瞧不起我,所以不敢跟你實話."

她的聲音到後來,變得很輕,帶著若有若無的抽泣.

郁仲驍轉過頭,車內沒有開照明燈,路邊的燈光透過車窗落進來,在她臉上打下一片側影,她正望著自己,那雙平日里靈動的貓眼中浮著淚光,有委屈也有倔強,隱隱還有對他的指責.

手背上微涼的柔軟讓他皺眉,下一瞬,甩開了她的手.

"去酒吧,酗酒,早戀,還在那種地方跳那樣的舞,如果那個男人把你帶走了,後果你自己想過沒有?"

低低的嗓音越發的冷:"你年紀,就去酒吧,好人家的姑娘,也都像你這樣?"

好人家?

葉和歡聽到這個詞,心底滑過諷刺,染了哭腔的語氣,控訴味兒更重:"您也好人家了,我家那是好人家嘛?"

"我爸爸在我媽懷孕的時候,喜歡上韓家的繼女,不要我跟我媽媽,我媽媽被逼瘋了,我爸爸嫌我礙眼,十二歲就把我送到國外去了,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寂靜的車內,是她委屈至極的聲音.

淚水從眼角滑落,卻被她伸手胡亂地抹去.

她盯著他線條冷硬的臉廓,眼眶濕:"在溫哥華,我吃不飽飯的時候,只能去巴結那些班上有錢的華裔."

"雖然大家都恬恬是個壞女孩,可是如果沒有她照顧我,我根本沒辦法想象自己會活成什麼樣子."

車內,寂靜了良久.

郁仲驍再開口,語氣卻不若方才那樣強硬:"家里沒有給你打錢過去?"

"我那時候跟爺爺和外公賭氣,把他們給我的銀行卡都丟進了河里,"她垂下眼,睫毛濕漉漉地,吸了吸鼻子,別開頭望向車窗外,眼底又有了淚:"我害得媽沒了肚子里的兒子,我爸恨不得親手想掐死我……"

"那你知不知道,自己今年幾歲?"他道.

葉和歡不話,但神很犟,似乎並不認為自己去酒吧做錯了,只是眼淚又掉出來.

郁仲驍看了一眼後視鏡,喉結動了一下,忽然也不知道該些什麼.

她跪坐在車墊上,低聲抽泣著.

郁仲驍雙手握著方向盤,卻沒有啟動車子,他看著遠處旋轉的摩天輪,閃爍著五顏六色的星星點點,在他二十九年的人生里,都未曾像現在這樣,以一個長輩的身份去訓斥過任何人.

葉和歡眼角余光瞟向前面不吭聲的男人,揣摩不透他的心思,依然戰戰兢兢的不安.

也許下一秒,他就決定開車回家,把所有的事跟外公攤牌……

郁仲驍點了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車窗半降,葉和歡抬起頭,正好看到他沖窗外吐出層層煙圈.

青白色的圓圈,由變大,漸漸地消散在夜色里.

他不話,葉和歡卻不敢一直沉默,在他下某個決定前,她道:"姨父,我真的知道錯了."

郁仲驍沒回頭,抽著煙,靜靜地看著後視鏡里眼睛鼻子的女孩.

煙霧繚繞里,他幽深的眼睛,仿若一對犀利的鷹眸.

"你謊的次數已經太多,我還能相信你嗎?"他.

葉和歡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對視他,視線盯著他夾著煙的修長手指,一滴淚奪眶而出.

啪嗒一聲,落在掛檔上,散開一朵水花.

郁仲驍移開眼,將剩下半支煙丟到了車窗外,他發動了車子,擱下一句話:"以後不能再去這類地方,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斷絕來往,這樣的事我不想再看到第三次."

葉和歡忙點頭:"姨父,我以後絕對不去了,這次不騙你."

他抬眼,瞥了她信誓旦旦的表一眼,似乎並不太相信,只道:"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短短幾個字,聽在葉和歡的耳里,盡是警告.

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都認為,他是不是已經看出自己剛才那些話都是編出來的?

這麼一想,更加不敢再造次.

————————————————————————————————

回到韓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

車子在門口熄火,郁仲驍掛了檔,側頭對她道:"進去吧."

"那你呢,姨父?"葉和歡關心地問.

郁仲驍又往後轉了轉臉,才看到她臉上單純的表,還有眼底的關切,不似作假,道:"我停好車再進去."

葉和歡哦了聲,下車,關車門之前,又傾下/身,沖坐在車里的他:"那我先進去了,姨父."

"嗯."

她往里走了一段路,忽然回過頭,看向停在門口的那輛軍綠色牧馬人.

路燈光瑩瑩地落在越野車的擋風玻璃上.

郁仲驍坐在車里,又點了支煙,卻沒有抽,不知道在想什麼,盯著方向盤,薄唇緊抿著.

晦暗的光線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輪廓,高蜓的鼻梁,透著男人獨有的剛硬跟冷酷,一般人駕馭不了的軍綠色,穿在他的身上,卻是別樣的合適.

不知道為什麼,葉和歡隱隱覺得,此刻這位姨父身上,渲染了某種壓抑的落寞.

她掏出鑰匙,開了門,家里人好像都休息了.

傍晚,葉和歡拿跟學同學聚會的理由搪塞韓老的.

在玄關處換了鞋,她躡手躡腳地上樓,剛走到樓梯口,樓道燈就亮了,她抬頭,看到了韓菁秋.

韓菁秋穿著一襲真絲睡袍,纖腰上系著腰帶,襯出她奧凸有致的玲瓏身段,雙手抱臂,似乎特意在等人.

瞧見回來的是葉和歡,她不著痕跡地蹙了下眉心,然後轉身徑直回去自己的房間.

有些響的關門聲傳入耳朵,葉和歡撇了撇嘴角,下意識想到了那個緊挨著郁仲驍而坐的美女.

她家姨父,面對那氣質美女時,那眼神似要柔出水來.

再跟嬌氣的韓菁秋一比,撇去偏見,葉和歡也更喜歡那個美女,溫柔,漂亮,最重要的是善解人意,也難怪能讓那樣一個男人變成柔鐵漢,再加上韓菁秋還*……

想著韓菁秋剛剛的黑臉,葉和歡甚至懷疑,要不是碰到她這事,今晚郁仲驍可能就跟那美女走了.

……

葉和歡回到房間,抱著自己的睡衣,晃到洗手間去洗澡.

剛合上門,聽到樓下傳來大門鑰匙插/進門鎖的轉動聲,然後是腳步聲,她已經猜到是誰回來了.

果然,走廊上又響起腳步,還有韓菁秋的聲音:"現在都幾點了?你一天都干嘛去了?"

葉和歡聽到郁仲驍像是了句'怎麼還沒睡’.

再然後,是臥室的關門聲.

葉和歡哼著歌,在浴缸里放了水,脫光衣服,打算好好泡一個澡.

————————————————————————————————

另一個臥室里.

韓菁秋嘟著嘴,跟在郁仲驍身後,看著他把大衣掛在衣架子上,委屈道:"你都跟誰出去了?"

"以前在B市的同事."郁仲驍像是很累,完直接進了浴室.

瞟了眼浴室,韓菁秋咬著唇,拿過他的大衣,湊到鼻子下仔細聞了聞,然後眉頭松開了.

沒有女人的香味.

姐姐還,仲驍不碰她,讓她注意他身邊的人.

韓菁秋不屑地抿嘴,姐姐當每個男人都是姐夫,這個世界上,哪個男人都會*,但她的老公絕對不會.

想到自己這些天對郁仲驍的冷落,韓菁秋心底升起了愧疚,爸爸過幾天又得回云南去,但他們之間還是這樣.

郁仲驍站在蓬頭下,仰頭閉著眼,任由溫熱的水沖刷著五官.

浴室的門,突然'啪’地一聲被打開.

他轉頭,韓菁秋已經進來,脫去了那件睡袍,里面是吊帶的包臀睡裙,她摘掉了胸墊,豐盈的飽滿若隱若現,薄薄的真絲的睡裙,堪堪遮住圓翹的臀,修長白希的雙腿,在燈光下,猶如光澤瑩潤的美玉.

"要我去泡杯蜂蜜水嗎?"她問道,柔柔的目光在朦朧的霧氣里望過來.

"不用了."郁仲驍關了水,不動聲色地扯過一條浴巾圍在身上,又拿了毛巾擦拭頭發上的水珠.

他像是沒看到她的*,直接出了浴室.

被徹底忽略的韓菁秋,心中有些生氣,回過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不知道哪個環節出錯了.

這趟郁仲驍回來,很不正常……

郁仲驍背對著她站在*邊看手機,她輕步過去,從後面,摟著他的精壯結實的腰,用柔軟的胸脯去摩挲他的背脊:"老公,你昨晚不回來,今天這麼晚才回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啊……"

換做以前,他會摸摸她的頭,溫和地笑,會:"亂想什麼."

但這次,郁仲驍拉開了她的手,順手也把干發巾丟到一旁的沙發上,他:"不是要睡美容覺嗎?休息吧."

完,他去衣櫃里拿自己的衣服.

韓菁秋不服氣,追上去,緊緊地抱住他,郁仲驍一個不穩,往後退了半步,她的臉貼著他健碩的胸膛,纖白的手指挑/逗地撫摸他結實的下腹,聲音嬌媚:"老公,我真的很想你,我想要你……"

話未完,人已經被推開.

她不敢置信地抬頭,看著神色冷淡的郁仲驍,只聽到他:"我累了,早點上/*睡吧."

"你累?你累什麼呀?!"

韓菁秋有些難以忍受:"現在都休假,你還整天往外跑……"

她突然語塞,盯著他的喉結部位,瞳孔一縮,驀地上前,整個聲音都拔高了:"郁仲驍,你背著我搞三!這是哪個女人咬的?!"

"沒有女人."郁仲驍眼底有不耐煩,轉身,從衣櫃里拿出了一套衣服:"我今晚回濱江苑睡."

濱江苑是他們結婚時,郁老太太特意買來給兩人做婚房的.

"你,你是不是在濱江苑養了女人?!"韓菁秋見他要走,一下子攔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