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年華遇到你【二十】都是鋼管舞惹的禍
震耳欲聾的搖滾樂,絢爛的舞台燈,全場的氣氛被點燃,台上握著鋼管舞動的倩影,引得喝彩聲此起彼伏.

"好!"如潮般的掌聲不斷.

范恬恬在椅子上,興奮地尖叫,舉著雙手搖頭晃腦,叫嚷著:"Julie!Julie!"

舞台上,漂亮的年輕女孩,白細的手指握著鋼管,柔韌的身體隨著音樂節奏做出各種妖嬈撩人的動作,忽明忽暗的光線下,柔黑的長發猛地往後一甩,在空中劃過優美的弧線,也遮擋了她明媚動人的臉.

起哄聲如洪水般爆發:"再來一段!"

葉和歡沉浸在酒精跟喝彩聲里,整個人也跟著亢奮起來,扭動的腰肢,包臀的牛仔褲勾勒出曼妙的身姿,單手拂開眼前的長發,稍抬的下頜,線條緊致的脖頸,迷離的眼神,還有那如烈火豔的雙唇……

整個酒吧都在沸騰,觀眾開始默契地叫喊:"Julie!Julie!Julie!"

一曲畢,葉和歡氣喘籲籲,大腦出現短暫的暈眩,有不少男的大獻殷勤,往前擠著要抱她下來.

"起開起開!"范恬恬吆喝著擠進來.

最後,葉和歡是被范哲元打橫抱下舞台的.

在一片口哨聲里,范恬恬挺直背脊,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好像剛才站在台上的是自己,她扶著葉和歡,曖/昧地低聲道:"你這磨人的妖精,今晚,爺一定要把你就地正法."

葉和歡頭暈,推開她,在吧台前坐下,要了一杯汽水,讓自己冷靜下來.

甚至立即就有衣冠楚楚的男士,端著酒杯過來,想請她喝酒.

"老公,有帥哥請我喝酒,還不快點調酒."葉和歡沖吧台後的范哲元嫵媚地眨眼.

范哲元笑,不否認.

那男士抽了抽嘴角,勢在必得地過來,灰溜溜地離開,范恬恬在他身後呸了一聲:"衣冠*!"

葉和歡把空杯子推給范哲元.

"還要嗎?"

葉和歡點點頭,眯著眼,攏了攏長發.

范恬恬突然湊過來,對她擠眉弄眼:"那邊角落的卡座,有帥哥一直盯著你."

"愛看就看,反正不缺斤少肉."葉和歡不以為然,端起酒杯喝了口果酒.

"但是他外形條件真的不錯,看上去好man,尤其是身材,跟那些歐美雜志上的男模一樣."

范恬恬越越來勁,不時瞟向角落,居然還流露出羞赧的神.

葉和歡瞥她一眼,順著范恬恬所的方向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道熟悉的挺拔身影,一口酒差點噴出來.

居然是他.

葉和歡心跳有刹那的停滯,當她看清范恬恬口中身材性感的男人是郁仲驍後.

細珠簾後,他正靠坐著卡座,一如既往的軍綠色襯衫,上頭紐扣解開了幾顆,領口微敞,子卷起至手肘處,一手夾著根煙,跟他一起的還有幾個人,而他的旁邊,坐了個打扮漂亮的女人,不是韓菁秋.

而讓葉和歡臉色驟變的是,就像范恬恬所,他正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

葉和歡的心跳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慌張.

她轉過頭不敢再去看那雙幽深難測的眼睛,范恬恬還在旁邊推搡她:"酷不酷?很有型吧?"

有型個屁!

葉和歡幾乎要爆粗口,整個人更加心緒不甯,喝了一大口的果酒,她今晚化了一個濃妝,加上酒吧里光線暗,她想自欺欺人他沒認出自己,只不過跟其他男人一樣色迷心竅,但心里越發沒底.

因為范恬恬,他的視線一直都在她的身上.

"我看不錯,要不過去,交個朋友?"范恬恬躍躍欲試.

葉和歡眼尾余光偷偷飄過去,郁仲驍往後靠在卡座背上,跟旁邊的人有一句沒一句著話,但目光一直盯著她.

她跟范恬恬換了個位置,想要擺脫他的注視,但不管她坐到哪兒,那兩道目光始終跟隨著她.

要再他沒認出自己,已經不可能了……

葉和歡不敢再回頭,後背僵硬,如坐針氈,范恬恬也發現她的異樣:"怎麼了?"

"我突然想起來,今晚上還要陪外公看電影."

她已經站起來,不去看卡座那邊,跟范恬恬和范哲元告別,低下頭,用長發擋著臉,匆匆離開酒吧.

"急什麼呀,我還打算晚點讓哥送咱們回去呢!"范恬恬在她身後嚷起來.

然後,她轉頭瞧見那個穿軍綠色襯衫坐在角落的男人,把煙卷按進煙灰缸里,拿過外套,也起身出去了.

——————————————————————————————————

葉和歡真覺得自己倒黴透頂,真是走到哪兒都能遇到這個姨父.

怕被他逮住,不由加快腳下的步伐,越想越急,到後來,在走廊上跑起來,在拐彎處撞到了人.

"對不起……"她道完歉,要走,手腕卻被人一把拽住.

她轉頭,看到的是一個喝的醉醺醺的男人.

葉和歡心生厭惡,甩了甩手,冷聲道:"放開!"

男人把她從頭打量到腳,笑得猥褻,抓緊她的手,觸感柔滑,更不願放,嘴里著下流話:"走什麼,陪哥哥去玩會兒,剛才跳舞的那股馬蚤勁,哥哥特別喜歡……"

"以前怎麼沒有見過你?新來的嗎?三千塊出不出台?嗯?"

那股熏臭的酒味迎面而來,葉和歡一腳踹過去:"出台你個頭,再不放開,姑奶奶廢了你!"

"臭婊/子,給臉不要臉!"

男人挨了一腳吃疼,借著酒勁,一把抱住葉和歡,拉拽著她就要往外走:"今晚老子在*上擀死你!"

一個女孩怎麼掙紮得過三大五粗的醉漢?

尤其今晚的葉和歡喝了不少酒,又跳了一場高難度的勁舞,整個人頭重腳輕.

"放開我,我了,我不是出來賣的!"

葉和歡剛要去咬男人的手臂,男人要撫上她胸口的咸豬手,被一股橫空出現的力道狠狠地扣住.

"噢!"醉漢一聲痛呼,也松了對她的禁錮.

葉和歡的肩頭被人按住往後一拉,她離開了醉漢的懷里,站穩後轉頭,入目的是郁仲驍陰翳的五官.

這是她第一次在他臉上看見這種表.

"我/操,你他媽誰呀,少管閑事!"醉漢破口大罵,搖搖晃晃地又要過來拉葉和歡.

郁仲驍直接把葉和歡拽到了自己的身後,冷眼看著那醉漢:"我是她姨父."

葉和歡抬頭,看著他寬厚的背影,聽到他低沉又帶警告的聲音,所謂的僥幸消失,果然,他已經認出了自己.

"仲驍!"一道柔和的女聲響起在廊間.

葉和歡聞聲看去,認出了那個穿著一字裙的女人,正是剛才坐在郁仲驍身邊的美女.

郁仲驍也望向那個美女,臉色稍緩:"我還有點事,先回去了."

美女點頭,眼睛卻瞟向葉和歡,見葉和歡也正瞪大眼瞧自己,友好地莞爾一笑,然後回進去了.

這不是Scent/Bar的'公主’,不論是從氣質還是修養上來判別,而郁仲驍的態度,已經明兩人關系不尋常.

剛才兩人坐在卡座上挨得那麼近……

那醉漢看郁仲驍不像是個好話的主,訕訕地罵了兩句,自行離開了.

……

郁仲驍真沒想到會在酒吧遇到葉和歡,還是那個在舞池里肆無忌憚跳鋼管舞的葉和歡,她之前的乖巧委屈還曆曆在目,她她是被蒙騙去的酒吧,她她穿成那樣是迫于無奈……

當他望著舞台上她貼著鋼管舞動的姿態,已經無法再相信她過的每一句話.

等醉漢離開,郁仲驍轉身,剛想以長輩的身份訓責這個謊話連篇的孩子,但他身後——什麼人也沒有.

——————————————————————————————————

葉和歡跑去酒吧大門,迎面襲來的寒風,令她的神智頓時清醒了幾分.

跑到路邊,招手攔出租車.

手機在口袋里響了,她攔不到車,又不敢待在酒吧門口,往旁邊走了段路,接起電話.

"坐上車了沒?對了,剛才你走了後,那個帥哥也跟著離開了."

范恬恬在那頭笑嘻嘻地:"他是不是去追你了呀?"

"追你個頭,我要給你害死了!"葉和歡已經後悔貪圖范恬恬她爸那個青花瓷花瓶:"出租車來了,先掛了."

掛了電話,葉和歡攔下一輛空車,拉開後座車門坐進去,對司機催促:"快快,胡延路,軍區大院南門."

她伸手去拉車門,手臂卻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

整個人已經被帶出了出租車.

葉和歡被迫下車,抬頭望著那只手的主人,不安感加重,沒想到他這麼快就追過來了!

郁仲驍漆黑的目光盯著她,一不發,面色不善.

她有些招架不住,閃爍不定的眼睛望著他,心虛地出聲:"……姨父."

"你走不走啦?"司機降下車窗,沖車邊的兩人喊道.

葉和歡埋下頭,不敢再在郁仲驍跟前放肆.

郁仲驍眼睛盯著她,話是對司機的,謙和的口吻:"我們自己有車,耽誤你做生意了."

……

出租車離開.

葉和歡知道自己躲不過了,抬起頭,想要好好'解釋’一番,聽到郁仲驍:"上車再."

他的那輛牧馬人就停在不遠處的車位上.

葉和歡亦趨亦步地跟他過去,一路上都在想,這次該怎麼服他?

這次,她沒有坐副駕駛座,拉開後座車門,乖乖地坐進去,兩手搭在腿上,換來前頭男人後視鏡里的一眼.

……

牧馬人下了高架後,在路邊停下,對多年未回國的葉和歡而,四周建築都是陌生的.

她不知道郁仲驍要什麼,坐在後面,低眉順眼,心思卻千轉百回.

郁仲驍側頭,黑眸注視著後視鏡里那埋得低低的臉,良久,開了口:"這次還想什麼."

"……"

葉和歡心跳怦怦,她從他這句話里,聽出了他對自己不再相信.

她的手指揪緊牛仔褲,沒有吭聲,也沒有抬頭.

車內縈繞著沉默.

郁仲驍收回自己的目光,重新發動車子:"這件事,告訴你外公,讓他來處理."

這下,葉和歡是真的慌了.

"你自己答應我的,不會把這件事告訴我外公."她抬起頭,控訴地望著後視鏡里那抿緊的薄唇.

果然,唇薄的人薄,還冷血!

"我不告訴你外公的前提是什麼,還需要再提醒你一遍?"

葉和歡無話可,是呀,狼來了的次數太多,他現在估計正惱羞成怒著,一個成年人被她當猴一樣耍……

——————————作者有話——————————

第二更應該會在凌晨左右,建議早點休息,明天上午來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