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00】對顧可欣余未了?
顧可欣的話,猶如一把利劍直插鍾煥彬的心底.

被她這麼不顧面地揭開來,鍾煥彬頓時臉色陰沉,戲也不演了,冷笑著看著他們.

"果然是如同貓兒般爪子鋒利了不少."他對顧可欣."而且還是夫唱婦隨,呵呵,難道尉遲風軍則還真的愛上了我們欣欣?還是在擔心自己不是我的對手,意圖這樣來嚇退我呢?"

他的臉上,全都是自得的笑意,自信心爆滿的表現,目光陰沉森冷,眼底是志在必得的光."不過尉遲風,你今天的挑戰,我還真的就接了,我倒要看看,以後,你堂堂一軍之長是怎麼樣敗在我鍾煥彬的手里."

鍾煥彬挑釁地,帶著侵略之光的眸子緊緊盯著尉遲風懷里的顧可欣,這個女人,他還真的要定了.

"越是自滿的人,最後會輸的越慘,與其跟我在這里下毫無意義的戰書,還不如好好想想怎麼安慰你身後的女人吧."尉遲風云淡風輕地笑了.

鍾煥彬聞臉色微變,轉身立即看到身後的季穎菡睜大眸子,淚光閃閃地望著自己.

"算了,別打擾別人的甜蜜意,這是不道德的."顧可欣無辜地了一句,又咯咯笑了一聲,挽著尉遲風的手離開.

"鍾煥彬,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對顧可欣余未了是不是?"季穎菡恨恨地瞪著他,看到顧可欣像是一只囂張的狐狸一般挑釁自己,可是她竟然不知道怎麼回應.

"那個女人有什麼好?她纏著你的時候,你愛理不理的,現在人家結婚了,成為有婦之夫了,你倒是對她心心念念了起來,你這是把我放在那里?"她大叫了一聲,心底燃起熊熊火焰.

她肚子里已經有他鍾煥彬的孩子了,自己以為的甜甜蜜蜜,在他的眼里什麼都不是,他還叫顧可欣等她半個月,半個月之後就是他們的婚禮,他這是什麼意思?

是想共享齊人之福,還是要拋棄自己?

無論是哪一個,她都不會答應,不,不是簡單的同意與否,而是,她會瘋掉,會被他氣瘋了.

"你冷靜點,這里很多人,別亂."鍾煥彬低吼一聲,可是理智盡失的季穎菡怎麼聽得進去?

"你叫我怎麼冷靜?倘若就在我們的婚禮前夕,我跟別人跑了,你還能冷靜嗎?"

見逐漸有人看了過來,鍾煥彬還真的怕會鬧出什麼問題,二話不拉著季穎菡便先離開了.

"你放手,你這是什麼意思?"季穎菡被他拉到門外了,才反應過來,一把掙脫他,一種被欺騙的感覺在心底蔓延.

"你聽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樣."鍾煥彬擰了擰眉心,也不知道她聽到了多少.

"呵,那麼你,是哪樣?"

"剛才是被尉遲風氣瘋了,一時口不擇,想著怎麼羞辱他就怎麼,哪里想到你在我身後?"他滿是懇切地,可是季穎菡哪里是這麼好糊弄?

雖然不在尉遲家的別墅了,但是外面還是會偶爾冒出幾個人來,若是被人知道的話,那就麻煩了.

鍾煥彬拉著她到了車上,兩人坐下,季穎菡還喋喋不休地要求給一個合理的法.

"我的就是這樣,不過是羞辱尉遲風而已?你到底要聽什麼解釋?我對顧可欣余未了?"他終于不耐煩了,陰沉沉地轉向她.

鬧起來沒完沒了,平時看著是大家閨秀,懂事乖巧,他就喜歡她這樣,但是關鍵時候考驗她,就一點兒都經手不住了.

如果這才是她的真面目,那麼他想自己還要考慮一下,這樁婚事到底值不值得了.

季穎菡聽著他的這話,心底頓時一陣委屈,無力感一陣陣襲來,咬著唇不話.

"好了好了,別瞎想,尉遲風不過是為了給我們之間制造誤會,而他和顧可欣則是可以繼續逍遙自在而已,你還真的聽了他的話,豈不是中了他的招?"鍾煥彬將她摟緊,帶入自己的懷里,柔聲道.

季穎菡哽咽了一聲,眼淚下落,心髒緊縮.

"不許騙我,我受不得別人的背叛,否則我會瘋掉的."她脆弱地,嗚嗚哭了一聲,眼眶微,楚楚可憐.

鍾煥彬見此,終究還是不舍的,輕輕地摸著她的頭,嘴里柔聲:"嗯,不騙你."

可是眼底墨黑,誰知道這話到底是真還是假?

別墅里,熱鬧還在繼續.

賓客來了一撥又一撥,顧可欣也見此暗暗松了一口氣,幸好自己不是呆在樓上一直休息,否則落人口實的話,就難聽了.

"欣欣啊,辛苦你了."楊漫握著顧可欣的手,欣喜但又心疼地.

這孩子,還真是不錯的,老頭子的眼光好啊,自己那時候也覺得這盛氣凌人的女孩不適合自家孫子,可是真正見面了,就不覺得還是一回事了.

"奶奶,你的什麼話呢?我不過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顧可欣微微一笑.

轉過頭,見尉遲云海的臉上笑得開懷,不時地跟旁邊的人著什麼.

楊漫的臉上溢出一抹溫柔的笑,在雍容華貴的臉上看起來如此舒心.

"你爺爺他今天是真的開心,我很久沒看到他笑得這麼暢快了."

"嗯."顧可欣也轉頭看著那邊,不止是尉遲云海在,顧長天也在,好幾個老人家不知道著什麼,都笑得很開懷.

"以前,他也是跟阿風一樣,不苟笑的,整天攤著一張臉,活像是誰欠他似的."

楊漫看著那邊,目無焦距,靜靜地回憶著過去,跟顧可欣著話.

"我跟他結婚,可不是現在的自*戀愛,結婚前連個面都沒見過,雙方家長了行,沒幾天就結了,一開始我沒所謂,他那時候意見可大著呢."

楊漫到這里,轉過頭,意有所指地看了顧可欣一眼.

"那後來呢?"顧可欣聽著也覺得有趣.

"那個年代沒有什麼自*戀愛,好在他也沒有喜歡的人,一開始看著不順眼,不過漸漸磨合了幾十年,我不知道有沒有所謂的愛,但是,親卻已經被融入到骨髓了.這麼多年來,不上多粘膩,但是心底始終有對方的那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