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93】賭注
許老大雖然在黑幫,但畢竟不是親力親為,這幾年來,有事都是讓底下的人出面,所謂的腥風血雨,差不多是前幾年的事了.

但是尉遲風的況卻不同,明著他是三十七軍團的軍長,但是暗地里,每年接任務出去的時候,才是刀尖上走過的,一不心,就有可能粉身碎骨.

以前會去接這樣的任務,是因為覺得日子單調乏味,缺少生活中的激.

男兒血氣方剛,好勝心以及戰斗性都強,追逐這樣的感覺,無可厚非.

但是尉遲風也老大不了,而且成家了,不再是自*瀟灑的一個人,他做的每一件事,還要為站在他身後的女人考慮.

聽到凌霄的話,尉遲風沒有不耐煩,也沒有特別的表."這件事以後再吧,既然這個迪卡不簡單,我也不會貿貿然就出手,這件事會排到明年."

知彼知己,才能百戰百勝,他首先要調查清楚這個迪卡的動向以及喜好.

尉遲風從來不是冒失的人,在做每一件事之前都會做好最周密的計劃,這次自然也不會例外.

正巧顧可欣回來,幾個人收斂了表,一副隨意聊天的樣子.

"哎,美女啊,你的給你的卡衫來宣傳的,我已經吩咐下去了,明天娛樂版的頭版……下面的角落,肯定是安排給你的."凌霄笑眯眯地.

顧可欣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而後點點頭,"你怎麼安排是你的事,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看到效果."

她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她相信被廣大消費者驗證之後,會發現她這里的獨特魅力.

但是前期的時候沒有想到宣傳力度的問題,雖然店里現在也有人光顧,但是畢竟是少,知名度不高.

所以,推廣的力度也要拿捏好,這是她得出的一個深刻的結論.

凌霄聞,張大嘴巴,嘖嘖嘖了幾聲."你要是沒有品質保證,我就是給你報道個十篇八篇,也是白忙活."

衣服講究的是特色以及品質,如果背離地太遠,哪有消費者會購買的?

"放心,沒有你的那些問題."顧可欣充滿信心地保證.

而後,將一雙泛著精光的水亮眸子轉向一直沒有出聲的許老大.

"怎麼,又有事相求?"尉遲風淡笑著問.

她不滿地回頭瞪了他一眼,什麼叫又有事,什麼叫相求?這話聽著真不舒服.

這個男人,還懂得調侃了,不過真心不幽默.

"許老大,打個商量唄."她眨巴眨巴地大眼睛,笑眯眯地,眼底全是狐狸般的狡猾.

可能又在計劃什麼事了,她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有這樣的表,尉遲風想.

"上次的人還不夠?還是資金有問題?"許老大淡淡瞄了她一眼.

這個女人還真的是印證了那句話,得寸進尺,她提要求的時候,臉上那種理所當然的神色著實有趣,不過這女人,看似無害,爪子可利著呢,也就尉遲風,才對這樣的女人感興趣了.

"不是,這樣的,我想將維安和戴卡給要過來,反正你都能將她們調過來了,肯定在梵青幫的事也沒有多少了.何嘗不直接將人給我了呢."

她見識過兩人的能力,非常有女強人的作風,而且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顧可欣就喜歡這樣的人,不多事,守規矩,本分而已能干.

這樣的人培養成得力助手,相信未來是不可限量的.

"顧可欣,我沒有義務事事幫你,你可別得寸進尺了."許老大的臉突然冷了下來,陰沉沉的眸子直視著她.

這個女人太傲氣了,她真的以為事事都會如她的意發展下去嗎?不可能.

如果不是他的出手,她估計連資本都沒有,連談條件的資格都沒有,更別和他面對面了.

若不搓搓她的銳氣,她還真的以為自己很能干了不起了.

許老大賞識顧可欣,這不錯,但是並不喜歡一個女人強勢到這樣的程度.

女人,還是鳥依人的好.

聽出他的冷意以及變相的拒絕,顧可欣眉頭一挑,呦,這是鬧哪樣?瞬間就給她來了個翻臉了嗎?

她心神一定,心平氣和地笑了."好,為了顯示我的誠意以及讓你答應我的請求,我有一個賭注,不知道許老大感不感興趣."

"……"許逸安墨色的眸子里有點興趣了.

這個女人,最起碼會給他一點兒驚喜,知道拿出適當的條件來引誘自己.

"關于那兩千萬的事."顧可欣沉聲了一句,隨後燦然一笑.

"我的賭注是,倘若我在明年的六月份之前還清給你,那麼我就贏了,若是在六月份之內還不了,原定百分之十的利息翻三倍,也就是百分之三十,在兩年之內還清,有問題嗎?"

"你輸了,利息翻三倍,那麼你贏了呢,又有什麼要求?"凌霄跟打了雞血一樣,興沖沖地問起來.

這個女人太有趣了,總能給人驚喜.不可否認她剛才這話的時候,他是不看好而且還覺得可笑,但是看她臉上堅定而且自信的樣子,他心底又不太確定起來了.

"很簡單,贏了的話,我就要許老大給我派的四個幫手,以後他們不再是你梵青幫的人了,而是我顧可欣的,不再效力于梵青幫,而是聽我顧可欣的指揮."

雖然戴卡和維安適合培養,另外兩個男的也不差,她有意栽培,抱著不錯過的心態將這些人都收了.

梵青幫不是吃素的,養的不是廢物,從他們幾個的能力看就知道了.

"甯赫呢?不要了?"許老大臉上恢複了淡漠,緊接著問了一句.

這個甯赫,早就被他整了一頓了,此刻還別流放到國外去了,沒想到顧可欣竟然不要這個鬼才去.

"不需要,既然他心底有微詞,我何必去拉下臉來要這麼一個人?人才比比皆是,我不是非他不可."顧可欣淡笑,對上尉遲風贊賞的視線,倏地撇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