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79】新店開張是驚嚇
顧可欣張大嘴,還沒有來得及話,顧爸帶著怒氣的聲音就出來了.

"胡鬧,這是好玩的事嗎?開店不跟家里商量一下,沒錢又不跟家里要,你這樣將股份轉讓出去,落到了有心人手里,要針對我們顧氏的話,不就麻煩大了?"

"怎麼了?爺爺,爸媽."尉遲風走進來,朝著丈母娘一家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

他身後跟著氣鼓鼓的聖雪,看到顧可欣,眼睛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顧爸見是他,猶豫了一下,嘴里的話還噎住,沒再.

雖然這人是自家女婿,但是尉遲風一直表現得神色淡淡的,來往得並不緊密.

"阿風來了?看你沒來,我還是不是你也被瞞在鼓里呢!"顧長天率先反應過來,將先前的事拋開,豪邁地大笑著.

指了指旁邊的位置,"快快,坐吧,難得全家聚在一起,人多熱鬧啊."

聖雪乖乖叫了一聲爺爺,又跟顧家的人打招呼,才在旁邊坐下.

顧可欣見他來,先是懷疑了一會,而後就淡定了,最後則是笑了.

她也難得乖巧地坐在尉遲風的旁邊,笑眯眯的.

"還笑,也不想想你捅了什麼漏子出來."魏曼妮又氣又無奈,真的不知道怎麼這女兒了.

"媽,你別擔心嘛,你女兒會這麼沒分寸嗎?真是看我."顧可欣哼唧了一聲,而後又瞥了旁邊尉遲風一眼,帶著討好對顧家人:"你們全都不聽我解釋,就理所當然地以為我將自己的嫁妝給敗了."

顧爸臉上訕訕的,被女兒的有點,主要是面前尉遲風在,覺得滿心的不自在.

他跟這女婿不投緣,總覺得這尉遲風叫人看著毛毛的,雙眼銳利如鷹,他看著就心虛.

"那好,你怎麼回事?"顧可欣的哥哥問.

顧可欣指了指旁邊的自家男人,笑眯眯地:"錢都是他的,我順手用用而已,反正賺了,我給他一份,虧了,再吧."

看顧家長輩個個臉色都不太好看,她又搖手解釋."其實別看著店門這麼大,租金什麼的,都不算貴,我有貴人相助,這些可比人家的花銷少呢."

至于貴人是誰,自然她不會傻傻地出來了.

以顧家愛女程度,要是知道她跟黑幫老大有來往,豈不是嚇得心髒都慢了幾拍?

魏曼妮嚇了一跳,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轉頭看尉遲風,見他臉上一如自己平常所見的,面無表.

而他旁邊的聖雪,雖然是在盡力掩飾,還能看得出她的不高興.

"太胡鬧了,這也不是錢吧?阿風賺錢也不容易,這一下子就被你花的差不多了,叫他怎麼想?我還以為你懂事了呢,沒想到剛剛想稱贊你,現在又給我出了這麼大的事來."顧爸伸手揉揉自己的額頭,覺得心都要亂了.

顧可欣不服氣地:"這有什麼?我花自己男人的錢,那是天經地義,再了,他又不是被逼的,而是自己樂意.男人賺錢不就是給女人花的嗎?"

這一番話,得夠直白,毫無遮攔,霸氣十足.

眾人被她糊弄地一愣一愣的,唯獨尉遲家的兩兄妹,哥哥,冷冷地掃視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上揚.

至于那個妹妹,就不是這麼的了,臉都快被她給氣得變形了.

聖雪跟顧可欣的關系好轉了不少,雖然做不到什麼親如兄弟姐妹,但至少,她對顧可欣的譏諷以及帶刺都是出于別扭.

所以顧可欣也懶得去為難她了,免得浪費自己的腦細胞.

但是,今天一看顧可欣開了一家這麼大的店面,心底顫抖了,覺得這顧可欣還有點能力.

不過她將自己瞞得死死的,頓時她又很不爽了.

而剛才,顧可欣那一番理直氣壯的話,將她嚇到的同時,更是對顧可欣憤憤起來.

自家哥哥的錢都給顧可欣這麼敗光了.

問題是人家壓根不把這麼大的一間店當一回事,還滿不在乎地男人賺錢就是給女人花的.

她在心里是恨死顧可欣了,這個女人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而回過神來的顧長天一拍腿,笑哈哈地:"對對對,我孫女的沒錯,男人掙的錢就是給女人花的.再了,你也不是亂花,而是要干一番事業."

著便撚撚胡須,得意地點頭,嘴里念念叨叨,什麼孫女長大了,懂事了,有抱負什麼的啦,吧啦吧啦一大堆.

顧可欣嘿嘿傻笑,也不反駁,他們這麼認為的話也行.

尉遲風看了她一眼,總覺得在她的家人面前,她又是另一個人了,偶爾會撒撒嬌,剛才跟她爺爺話的時候,那聲音嬌軟的,基本上讓人酥了骨頭.

最起碼在面對他的時候,顧可欣沒有這麼過,也不知道是她本身如此,還是面對自己的時候,才是顧可欣的本性.

"對了爺爺,爸媽,一會兒一起吃個飯吧,今天部隊沒事,一直很忙,沒有多陪陪欣欣,更沒有登門拜訪,今天趁著新店開張,氣氛也好."尉遲風.

魏曼妮見兩個年輕手牽著手,覺得兩人之間似乎沒什麼問題,安心了不少.

這下聽尉遲風這麼,自然是同意的.

"不過阿風啊,欣欣估計不太會理財,這你還是看著點好啊,免得還真的都被她敗光了."顧爸瞪了女兒一眼,顧可欣吐吐舌,對尉遲風.

他這一次,更是叫人掉眼睛.

只見他抬起手,對著顧可欣柔軟的頭發好一陣蹂躪,嘴角帶著寵溺的笑."爸的是什麼話?要是我真養不起她的話,估計才是讓你們看笑話,既然將錢交給她,自然後是對她很放心的."

這麼一來,顧家的人見兩人似乎還真的有那麼幾分恩愛的樣子,頓時放心了不少.

而尉遲風的表現也不錯,對那點錢也不會是斤斤計較給他們臉色看,頓時顧家長輩心底就一陣舒坦了.

可憐了聖雪,委屈巴巴的望了一眼自家哥哥,奈何尉遲風完全沒有理會她.

這下聽他這麼,心底就更加不好受了.

竟然在自己面前修恩愛,沒看到自己都快哭了嗎?

混蛋哥哥,一點兒都不靠譜,這女人都要把你榨光了也不管管,竟然還寵溺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