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他是不是故意的?
第二天一大早,顧可欣就來到和尉遲風約好的酒店大廳.

去到那里的時候,尉遲風竟然已經到了,看看時間,離他的九點還有五分鍾.

大概軍人比較特別吧,特別守時,不,應該是提前.

"一會兒要去哪里?"她問.

不知道他現在打的是什麼主意,不過她唯一確定的一件事就是,這人不會把自己賣了.

正如他的,既來之則安之,她也懶得去話時間擔憂了.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的語氣沒有絲毫的改變.

兩人隨即上了車,車子開到的,竟然是S市的旅游景點之一,鶴云山.

而她更清楚的一點是,自己就是在鶴云山的頂峰跳下去的.

這個男人,到底要做什麼?帶她來爬山麼?

"尉遲風,我不要去."車子在山腳下停下,她冷著臉.

他是不是故意的?挑了S市,還來鶴云山,難道他是她心底的蛔蟲,知道她最不想去的地方去哪里,就偏要帶她去嗎?

並不是逃避,她只是單純地不想再來這個充滿噩夢的地方,一閉上眼睛,就是自己從頂峰跳下來的景象.

很可怕,很恐怖.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狠狠地掐住了脖子,動彈不得,又喘不過氣來,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似乎更是在提醒她,她此刻詭異地活在別人的身體里,強占了別人的身體,像是做了一件十惡不赦的大壞事一樣.

"你在害怕!"尉遲風揚起眉頭,肯定地."你再害怕什麼?這座山?呵呵,顧姐膽子什麼時候這麼了?"

看得她微微的發著抖,他覺得有趣.

顧家姐,從來都是以大膽而聞名的,桀驁不馴,也可以用在她的身上.

可是,自從見了這個女人之後,發現她和外界的傳相差甚遠,膽子是不,可是在一座山的面前,她便畏懼了.

"難道顧姐是怕爬山?怕苦怕累?"他好整以暇地環抱著手,睨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著.

這個時候的尉遲風,沒有了冰冷,顯出幾分人氣來,看著倒是順眼多了.

不過當他這麼是來嘲笑自己的時候,那就不是這麼了.

"你給我閉嘴."她冷聲道.

"我奉勸顧姐一句話,這尉遲家的夫人,可不是這麼好當的,連一座山都恐懼的顧姐,你覺得自己有能力當好一名軍嫂,有能力操持尉遲家的一切麼?"

"軍長大人這是激將法麼?雖然手段很卑劣,但是我還真的就接受了你的挑戰,至于能不能當好一名軍嫂,以及操持好顧家的一切,自然要尉遲軍長慢慢看了."

仰著脖子完這番話,她高傲地抬起頭,一點也不想在他面前被他鄙視了過去.

不就是一座山麼?不就是一個懸崖麼?她只將那件事當初一個夢就好了,夢醒了,什麼也不記得,不會痛.

"啊,沒想到在這里也能遇到你,真是有緣分!"突兀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尉遲風轉過頭,便看到旁邊一個年輕的女人,笑著和自己打招呼.

俊挺的濃眉皺了皺眉,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一步,不喜歡對方那股香味.

"你是誰?有事嗎?"